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插手的人来了
    (再次跟大家道个歉,今天算是破功断更了。本来接下来的内容就不好写,这一章删删改改地好几回。晚上还停电丢了次存稿,更是难产了。夏季用电高峰,最近区是经常停电。唉,不多找理由了,剩下的明天会补回。最后,感谢书友“活在书海的书痴”“残阳落川”“夜光下星晨”“枫叶一书”“潘三疯”几位的打赏。)

    武乡中学里,林旭最恨的是教导主任徐长兴,而排第二的,就要算这保卫科长武建国。

    只不过林旭的心胸气度,虽不上是宰相肚里能撑船,却也非是半气量都没有。他并不是那种锱铢必较,睚眦必报的人。所以他原本并没打算要像对付徐长兴一般,也去报复武建国。

    一是他对武建国的恨,并没有像对徐长兴那样深;二是他昨晚报复过了徐长兴后,也算是已发泄了心中的恨意与怨气,不再有那样的积恨难消。所以,对于武建国之流,他心中也就大度一把,懒得再多去计较。只要双方不再撞上地武建国又因什么事要打他,他也不会有什么闲空的去多看这种厌物一眼。

    只是没想到,两人这么快就遇到了。

    刚开始碰到这件事的时候,林旭其实并没打算插手。但见到武建国实在欺人太甚,为这么事打上马朋一下出下火也就是了,竟然还没完没了地不断在打。若不是他及时出手,武建国还差把马朋的眼镜打碎。他终是再看不过去,义愤填膺地挺身而出。

    既然恰逢其会,林旭便也趁机顺便地把自己的私仇给一并报了,把以前被武建国所打的耳光打还回去。不过他此时的出手,虽夹有自己的私仇在内,但更多的则是为大义。

    昨晚他打徐长兴,那是完全为了自己的私仇,是谓快意恩仇。而现在他打武建国是为了大义,是除强扶弱,可谓行侠仗义。

    他本不是个爱多话的人,就像昨晚打徐长兴,根本没有半句废话,打完就走。

    虽然徐长兴那时已晕了过去,他了对方也听不见,但对于一般人而言,在报仇的时候,总是免不了要冒两句话。或感叹,或愤恨,或大骂之类。哪怕是仇人已成了具尸体后,有些人也还会对着死人什么。武侠里,总是有这样的情节。但林旭却觉无话可。

    可现在当着周围一众同学的面儿,秉着大义打武建国,林旭却是一反常态地觉着,有些话不吐不快。他觉着这番话既是在宣判武建国的罪行,也是在为同学们代言。代表着他们发声,以更强有力的方式表达与宣泄着对这学校的不满与不公。

    待得周围同学们的欢呼叫好声稍落,林旭看了周围或认识或不认识,或见过或没见过的众同学一眼,又义正言辞地以普通话大声道:“《未成年人保护法》第十五条明确规定:不得对未成年学生和儿童实施体罚、变相体罚或者其他侮辱人格尊严的行为。”

    林旭完之后一顿,又转眼看向武建国,问道:“你记住了吗?”

    武建国晃着被打得有些犯晕的头,眼睛死死地盯着林旭。

    林旭平静地回望着他,平静的目光中,隐隐有着一层威严与冷酷。

    “让开!让开!”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有人大声喝斥着,自外面的学生中挤了进来。

    武建国一瞧,便是面上一喜。进来的正是他保卫科中的另外三人,其中一个三十多岁的是副科长,另外两个年轻的是科员。学校保卫科连他在内,总共也就是这四个人。

    随着保卫科三人后面进来的,还另有三个人,一个是初三的一个班主任,另两个是初二的班主任。其中一个,正是初二4班的班主任梅秀芳。

    这里的事情闹大了,林旭竟然跟保卫科长动手打起来,自然就有多事的学生就近告老师与通知保卫科。

    班主任是全面管理一个班级的老师,不但管理本班学生的学习,也管理他们的生活与方方面面。所以为了方便管理,各班班主任的职工宿舍都不在前面的教职工宿舍区,而是也安排在了后面的学生宿舍区。都是在各自班宿舍区的那一排,以方便管理自己班的学生。

    每排宿舍区,基本能容纳两个班的学生,所以每排最前面的两间宿舍,就是这两个班班主任的宿舍。就像林旭他们那一排宿舍区,最前面的两间,便分别是班和他们4班的班主任。

    这时来的初二那两个班主任,除了梅秀芳,另一个就是班的班主任赵平。因为他们这一排宿舍是离食堂最近的一排,就在食堂这一排的前面,所以也最先得到消息。

    保卫科的职责是维护学校治安,管理学生纪律。所以保卫科的职工宿舍也是安排在后面的学生宿舍区,就在林旭他们这一排宿舍区相对的东边那一排,却也是离得很近,与梅秀芳、赵平得到消息的时间也差不多,所以几乎是同时赶到。

    至于初三的那名班主任,她的宿舍却是离得远一,她也不是因为有学生来向她报告这件事,她才赶过来。而是她自己刚好在外面路上,瞧到这边聚这么多人,好奇下也凑过来看热闹的。如果是遇什么事,学生打架之类的,那自己也要出面管管。到她过来后,却是刚好碰上了梅秀芳、赵平与保卫科的,也就跟着一起进来。

    林旭瞧着进来的几人,却也并没在意。这件事自然会有人伸手来管,不可能就任他和武建国在这里对掐,所以他对这情况,也是早有心理准备。甚至他的班主任梅秀芳会第一时间赶来,他也不意外。本来她宿舍就离得近,再要是听了闹事的是自己班的学生,肯定是要第一个赶过来。

    “林旭,你咋回事?”梅秀芳一进来,就先怒气冲冲地向林旭喝问,话音一落的同时,扬手一巴掌先向林旭扇来。

    她虽然也算是在得到消息后就第一时间赶来,但到来后因为外面围着许多学生,具体里面到底怎么回事,事情又是怎么发生的,她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是林旭跟保卫科长动手打起来了,所以她进来后二话不,就先动手打林旭,教训自己的学生,以免让人她教学生教不出样,管教不了自己的学生。

    林旭眉头微皱,向后轻退一步,躲开了她这一巴掌,唇边带起一个略带嘲讽地微微冷笑,问她道:“梅老师,你为什么打我?”

    这学校里的老师,当真是一丘之貉居多,他们这个班主任也不例外。不过梅超风本来就是以凶名称著,打学生也一向打的狠,否则何来梅超风的外号,他对此倒也不例外。

    梅秀芳闻言,皱着眉头瞪着眼地看向林旭,没想到他竟然敢躲,还敢质问自己。当即便是不由心中生怒地冷哼一声,道:“你犯了错,我当然要打你。”

    这话的,当真是理所当然,理直气壮。老师打学生,在她看来,也是同样的天经地义,理所应当。

    梅秀芳本来就长得不怎么样,这一皱眉再一瞪眼,当真让林旭有儿不忍直视。略偏过了目光不瞅她这副尊容,林旭又质问道:“你问都不问,就知道我犯错了?你进来不先问清楚青红皂白,就动手打人,不知道咱们俩是谁有错?古人云,‘以德服人’,你为人师表的,难道就是这么跟学生讲道理教育学生的?为人师表,以身作则,如果你是这样教我的,那我是不是也可以有样学样,反过来这样对你?”

    梅秀芳被他一连串言辞逼人的质问,不由问得有发愣。待回过神儿来后,立即以十分惊讶与意外地目光看着林旭,从头到脚地打量他,好像要重新认识他一样。

    她也确实需要重新认识,在她的印象中,林旭在班里虽然学习挺好,但一向是个沉默寡言,不爱话的老实学生,经常性的不引人注意。却没想到今天竟然这么大胆,敢跟保卫科长动手打架。而且他不是不,这一起话来,竟然是言辞犀利,还一套一套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