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 现实的马丽
    (再次感谢书友“unqiano”的打赏。求收藏,求推荐!)

    东邪西毒,南帝北丐。

    武乡中学的东邪是初二4班的数学老师黄宗文,西毒是教导主任徐长兴,南帝是校长马庆元,北丐是学校食堂大师傅崔有富。

    当然,他们四个都不会武功,只是学校里学生的编排。其中唯一一个算有儿名符其实,与书里人物最相合的,就是黄宗文,不但本身姓黄,有个女儿也叫黄容,住的地方是桃园,还有一手弹粉笔头的“弹指神通”绝技,百发百中,从不失手。

    林旭他们班的第二节课就是数学,正是黄老邪的课。

    黄宗文四十来岁年纪,相貌堂堂,面容儒雅,非常有学者风范。头发总是梳得一丝不苟,两鬓微霜,带着些岁月的沧桑。目光总是沉静而深遂,经常面无表情,不苟言笑,也从不跟学生开玩笑。

    “起立!”

    黄宗文一走进教室,班长立即大声喊道。所有同学闻声,全部站起致礼。

    梅秀芳在这个时候,通常会一句“同学们好”,然后全班学生回一句“老师好”。英语老师在这个时候则会以英语问候大家一句,上午的课会“goodornveryone”下午则是“goodafternooneveryone”同学们会同样回一句,把后面那个单词换成“teacher”。

    其他代课老师也跟班主任一样,但黄宗文却从来不多,上了讲台后,只是如往常一样扫了众学生一眼,然后抬抬手,示意他们坐下。

    待全班学生落座后,他目光瞧到林旭叫道:“林旭!”

    “到!”林旭闻声应着站起。

    “这学期还是由你当数学课代表。”黄宗文向他罢后,头示意他坐下。

    “是!”林旭应了一声,重新落座。

    宣布了这件事后,黄宗文便没再多什么,开始讲课。临下课前五分钟时,他布置了课后作业,并交待了赶下午放学完成,然后由数学课代表林旭收齐送往他的桃园。

    第二节课下课后,是课间操时间。一遍《第八套人民广播体操》做下来,大概需要二十分钟左右。不过中间还有学生排队、站队、休息、上厕所时间,所以多给了十分钟,总共半时。

    课间操并没有再到操场上列队去做,而是就在两边教学楼前面的空地上。因为西边的教学楼有初一、初二两个年级八个班,全部以做体操的分散队形站下来的话容不下,所以初二的、4班在做课间操时会被分到初三那边的东教学楼前。这样正好一边六个班,站下来刚好合适。

    做完广播体操散了队,林旭正往回走时,忽然马朋带着一个女生拦到他面前。瞧了一眼后,林旭立即就认出来这名女生正是马朋的姐姐马丽。

    别看马朋长得其貌不扬,不怎么出众,但他这个姐姐却是长得很漂亮。瓜子脸,大眼睛,柳叶眉,皮肤白净。尤其是初三的,年纪大了一岁,身材发育的普遍比初二的女生要好,瞧起来更加动人。

    林旭以前只是在学校的颁奖会上,在台下远远瞧见过几次上台领奖的马丽。这回离近了瞧,发现她比远观时更加漂亮。不过他也只是打量了两眼后,便收回目光,并没有多瞧。直勾勾盯着人家女孩子看,总是不免失礼的,他并没有这样的坏习惯。

    何况马丽虽然长得挺漂亮,但也称不上是什么倾国倾城的绝色美女。至少他觉着,比起关落雪来,马丽还是稍差了一些。所以对她的容貌姿色,倒也不并太在意。

    “林旭,这就是我姐马丽,她要亲自过来谢谢你!”拦下了林旭后,马朋便指着自己姐姐介绍道。

    林旭打量马丽的同时,马丽也在打量着他。原本听了早上的事情后,他还以为敢打保卫科长的林旭,也是跟那个号称全校最凶狠的学生曹强一样,长得就是高大剽悍呢!

    没想到现在一见,却发现林旭跟她想的一也不一样。不但不是曹强那种类型的,反而瞧起来还有些文弱,在学校里一看,就是那种平日好好学习,人又老实的学生,倒是跟她弟弟一类型的。当然,人长得比她弟弟要帅。

    不过眼前林旭的这个形象,还是很难让她想象,这就是那个今日在全校学生中都传得沸沸扬扬的事件主角,已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林旭。

    “林旭,你好,我特地过来代表我弟弟再次谢谢你!”虽然真人瞧着跟她之前想象的不一样,但马朋总不会把人认错。打量着林旭,眼中闪过丝讶异后,马丽还是先开口道谢。

    “不用客气,帮助同学是应该的,何况马朋我也认识,更应该帮他。”林旭礼貌地回道。

    他其实不喜欢这些客套话,不过这个时候,总也不能掉头不理地干脆就走。该的一些客套话还是得,人与人之间的接触交流,这些也终归是免不了的。

    马丽接下来却话音一转,道:“我很感谢你出手帮马朋,但我觉得你当时还是做得太冲动了。你要是想继续留下来上学的话,我觉着你应该先到保卫科去道歉,请求保卫科长的原谅,然后在校领导面前深刻承认自己的错误,这样才有机会。至于马朋得那个,我觉着不会管用,校长也根本不会理我们。而且,校长这两天也不在学校。”

    “姐,你什么呢?”马丽话音一落,林旭还未接口,马朋便已是忍不住对马丽大声怒道。

    马丽转头冷静地对马朋道:“我得是事实。”罢,转回来看向林旭,“我觉着你是个聪明人,相信你也能判断出来我得到底是对是错。”

    林旭瞧着马丽的目光,忍不住有儿淡淡冷笑,他当然知道她得是对的,初三的那个柴老师当时也曾这样劝过他。不过,他绝不会为了能够继续留在学校而去委屈求全。更何况以武建国的为人,也绝不会给他这样的机会。大不了就是开除而已,有得是学校可以念,难道还非吊死在这武乡中学不成。

    他不愿听之任之的坐等落个开除的结果,一是不想父母为此担心失望,二是不想放弃跟关落雪的约定。可最后要真的只能落个开除的结果,并且不可挽回的话,他也绝不会对这破学校多有片刻留恋,肯定是掉头就走。

    宁在直中取,不向曲中求。

    以前的他,或者还可能为某些事而低头,去心不甘情不愿地委屈求全。他自练武以后,可能是每日修炼内功都需要用到神意之火,每天炼精化气的同时也是相当于锻炼自己的精神意识。所以他现在的想法念头,越来越想求取一种纯粹。不屈不挠,不想受丝毫的压迫。不平则鸣,绝不会甘愿下作地委屈求全。

    他觉着只有自己所想所为的先纯粹了,自己的精神意念,也即是神,才能更加纯粹壮大。堂堂正正,坦坦荡荡,行事但凭本心。只有先纯粹了,才能得以升华。心念唯一,不受丝毫屈折了本心的外念所扰,才能够勇猛精进。

    武道武道,学武并不是单纯的练武功,同样还需要学习其中所蕴藏的一些道理。当然,他现在的武功还远远谈不上技近于道的境界。不过他却也隐隐地有些领悟,觉着武功内外相合,这个内并不单是指内功,同样也指自己的内心和自己内在的精神。

    眼前的这个马丽,倒也不愧是常年考全年级第一的人。确实聪明有见地,分析得很对,见事明析,能看清事情的本质。只是在为人做事与想法上,却未免太过现实了一些。

    她的这番话,虽得是事实,但听来却未免刺耳,感觉有些忘恩负义的意思。所以林旭还没开口,马朋便已先受不了地对他这个姐姐生气指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