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骂人不带脏字
    “你的确实是事实,但我不会这样去做,每个人都有自己所坚持的原则。大不了就是开除而已,世上学校多的是,我又不是必须要念这间。”

    马丽的话虽然得有些刺耳,但林旭心中却也并没怎么生气,只是平静地回道。

    罢一顿,想了想后,又接道:“我今天所做的事,马朋在旁边算是看得最清楚的,想必他也从头到尾都跟你过了。你也是从初二过来的,而且是全优好学生,政治书上的未成年人保护法和正当防卫这两条,你想必也知道。我今天所做的,件件扣理,全部是合法的,没有一做错。这个,我想你也承认是事实吧?”

    “你做的确实没有错。”马丽看着他头承认,不过随即便话音一转地道:“不过你做的再对又有什么用?学校不会容忍你这样的学生,更不会助长你这样的风气,肯定是会开除你的。现实就是现实,这个你也改变不了。”

    “呵,现实?”林旭忍不住略带讥讽地笑了笑,“我不知道你眼中的现实是什么,但不是人人都会向现实低头。我在一本书里看到过句话,叫‘道之所存,虽千万人吾往矣’。我既然做的是对的,合法也合理,那为什么要去低头,去委屈求全。我不信世上没有讲道理的地方,学校里也全是不讲道理的人。我阻止不了校领导的决定,但我会跟他们据理力争。”

    “如果到最后,他们依然做了错误的决定,那我只能,他们全都是一帮糊涂虫,强权者。这样的学校,我也没兴趣再待。现实是现实,但不能扭曲道理。如果这世上人人都只讲现实,不讲道理,那就真像书里的一样,世风日下,道德沦丧。我相信世上还是有许多讲道理,也愿意去维护道理的人。”

    “有一种勇气叫无畏,有一种精神叫牺牲,有一种境界叫奉献。我们能有现在这样的生活,是靠着许多先辈们的无畏、牺牲和奉献换来的。如果在我们国家最为困难,像八年抗战的时候,人人都像你这样讲现实,那还有我们现在吗?”

    “你我是汉奸?”马丽闻言之下,忍不住瞪大了眼,涨红了脸地愤怒地直瞪着林旭道。

    林旭笑了笑,道:“我没这样。”

    他虽然对马丽的话没有怎么太过生气,但心中还是难免有不平之气,好像是自己上赶着要求她帮忙似的。他根本提都没提,是之前马朋自己提出来的,自己还劝过不必,但马朋一再坚持他也就任之。没想到才过了一节课,换了马丽来,却成了这番辞。

    他性子虽然比许多同龄人沉稳的多,遇事也沉着冷静,但毕竟是少年人,难免有几分火气。马丽的话他虽然觉着不必在意,但要他忍气吞声,不发一言地毫不反驳,却也是难以做到。这话是得稍微有重,不过他到底也没指明带姓地明。这就叫做,骂人不带脏字。

    “你,你竟然这样我?”马丽虽然比他大了一岁,性格也比较成熟,但到底也还是个未成年的孩子,又还是个女孩子。生气地愤怒过后,这时便忍不住有些委屈伤心地眼眶犯红了,指着林旭的手都有些犯抖,双眼水盈盈地,眼泪珠子都已开始打滚。

    林旭瞧着,却并不为所动。他平常不爱话,性子也有些古怪,有时犯起脾气来,也会收不住嘴地些过分的话。从到大,也不是没有气哭过女孩子的经历。为此跟男生之间打的架也不算少。

    “我没有这样你,是你自己的。”林旭冷淡着回了一句,接道:“我帮马朋,是为了自己心中的道义,是行侠仗义,不是为了要求你们的回报与感谢。我做我的,其实跟你们无关,有什么后果,我也会独自承担。我没有向你们挟恩图报,也没求着你们帮忙。马朋所的那个办法,是他自己提出来的,我还劝过他不用。你要是不同意,不帮就是,犯不着当着我面跟我这些。”

    “马丽,这家伙欺负你吗?”

    林旭才完,忽然一个身材高大的男生走过来插口问道。却是马丽的一个同班同学,一向心仪喜欢马丽,在旁边瞧到马丽眼眶犯红要哭的样子后,便立即过来要帮马丽出头。

    “你叫啥?哪个班的?”这男生问过马丽后,也不等马丽回答,便伸手指着林旭凶巴巴的问道。

    林旭转过眼看向他,道:“我叫林旭,初二4班的。”

    “林旭,好子,你个初二的敢……”这男生一听,口里骂骂咧咧的便伸手过来要揪林旭胸口的衣服。但才骂了半句,忽然觉着这名字很耳熟,猛然想起了今天在学校里被传得沸沸扬扬的那个名字。而那个打了保卫科长武建国的林旭,也正是初二4班的。

    这家伙连武建国都敢打,更别自己了。这种猛人,还是不惹为妙。可在喜欢的姑娘面前,他却又不想表现得懦弱害怕,一时不知要该怎么办才好,便那么手伸在半途地怔在了那里,眼神也只是愣愣地瞧向林旭。

    “最后送你一句,‘道不同,不相为谋’,再见!”林旭却没理会这男生,转头又向马丽了一句后,便扭头转身就走。

    “林旭,等一下,我姐她不是那意思!”见到林旭一走,马朋连忙便想追上去解释。

    但才转身,马丽却忽然一把死死拉住他,道:“不准去。”

    “姐,你到底是干啥呀?你这不是让人我忘恩负义吗?”马朋一边甩手挣着,一边很是不解地生气质问道。

    马丽强忍着泪珠在眼眶打转,抽了下鼻子道:“忘恩负义也比被开除强。这事现在已经跟你没有关系了,我不准你再掺和进去。要是你再掺合,被武建国想起来也连带着记恨上你,害得你也被开除了咋办?”

    马朋大声道:“开除就开除,开除了我正好跟林旭一块儿去上别的学校!就像林旭的,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到哪儿不是一样上学,这破学校我也早就待腻了!”

    罢,狠狠一甩,终于挣脱了马丽抓着他的手,连忙跑着向林旭追去。

    马丽这一下再也忍不住,眼泪夺眶而出,如断了线的珠子般扑簌落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