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丘比特 黄容
    (感谢书友“残阳落川”的打赏。求收蒇,求推荐!)

    “林旭,对不起,我不知道我姐会那样。她只是太害怕我也会被连累开除,不是有意的,我替她向你道歉!”

    马朋追上林旭后,连忙道歉地道。

    林旭摇头道:“没事。她的那些,我其实也不在意。何况你是你,她是她,我知道你没那意思。”顿了下,道:“倒是我刚才也有几话重了,你完了也替我跟她道个歉。”他这时冷静下来,想想自己因为几句话就得把马丽气哭,心里倒也稍有些内疚。

    马朋本想马丽是活该,她那些话,自己都听得挺生气呢!但话到嘴边,却又觉着这么自己姐姐不太好,想想还是咽了回去,只林旭不用道歉,就当扯平了。

    不过林旭还是坚持了下,马朋也就顺口答应。接着闲话了几句,便一起回到西教学楼,上楼各回教室。

    接下来的两节课,林旭都是照常上课。而校领导方面,也始终没派人来叫他过去问话。林旭估计,还是徐长兴脸肿着没消,不方便露面见人。校长不在,学校里便属教导主任最大。现在校领导的意见,其实主要也就是徐长兴的意见。

    这事的性质与处理结果,基本可全靠他一言而决。其他教导处副主任,各年级级主任,各班班主任等的建议作用都不大。就是校长在的时候,一般情况下也都会同意他所作的决定,采纳他的意见。校长马庆元对徐长兴这个教导主任还是很信任的,也很肯定他的能力。

    倒也不得不,徐长兴除了打学生特别狠,信奉严格管理与严厉教学外,办事的能力还是有的。平常校长不在的时候,学校基本全是靠他来维持管理。在全校的教职工中,威望也很高。所以学校里出了什么事,一般也都是以他的意见为主导,眼下这件事也不例外。

    林旭对此也很清楚,知道在校长不在的情况下,自己这件事的关键性决定人物,就是教导主任徐长兴。而以徐长兴的为人与作风,强权不讲理地下开除他的决定那几乎可以是肯定的。

    林旭嘴上虽跟人要据理力争,但也不会除了等到时候动口外,就什么也不做地干坐着傻等。尤其在明知开除几乎已成定局,动口讲理根本没用的情况下,更加不会坐以待毙。

    要想不被开除,就只有做些什么来改变徐长兴的决定。所以,林旭也有想了几个针对徐长兴,让其改变主意的对策与办法。到中午放学的时候,他斟酌选定了一个最为稳妥也较有把握的办法。

    不过这个办法,却是要等留到晚上执行。现在倒不必着急,一切照常即可,该上课上课,该吃饭吃饭。

    就算徐长兴的脸没被他昨晚打肿,今天脸没消肿前不愿露面见人,他这件事情徐长兴所作的处理与决定也快,今天就把他开除,那也至少会给他一天的时间离校,不会立即就把人赶出去。何况现在徐长兴因为脸仲的事,对他这件事还暂未做决定,他时间也就更足够了。

    中午的放学铃打响后,林旭便跟着同学们一起走出教室。

    有句话叫“时间可以冲淡一切”,再热烈的事,经过一段时间后,也会渐渐冷却,甚至到最后被人遗忘。

    对于林旭的热情与好奇,经过了中午几节课的时间后,他班里的同学们倒是也渐渐冷静,中午放学的时候,便没再像第一节课下课后一样,有那么多人围上来跟林旭问东问西。不过,也总归还是难免有几个,林旭也只有耐着性子应付着。

    下了楼,到得一楼的楼梯口处时,林旭忽然又瞧见妹妹林彤站在楼梯口处目光于人群中搜寻地等着他。他们教学楼的楼梯是开在大楼的正中间,林彤是初一班的,教室就正好在一楼的楼梯口旁边,出了门就是,出来得倒确是比他要快。

    林旭也不知林彤又找他有什么事,不过现在倒也来得正好,便跟身边几人打了招呼,妹妹来寻他,正好籍此脱身。

    “哥哥!”林彤这时也瞧见了林旭,欢喜地上前来叫他。

    林旭答应一声后,便先带着她离开。走到一旁人少的地方,他转头看着林彤问道:“你不会是又要来给我介绍你们班女生的吧?这个我真没兴趣。”

    “我知道。”林彤看着他,像是发现了他什么秘密地带着兴奋笑道,“你只对关落雪有兴趣吗!”

    “别胡。”林旭连忙反驳。虽然他已经跟关落雪确立了关系,但这事他还是想要保持稳秘。不但要瞒着学校,也要瞒着家里人。对妹妹这个快嘴,更是不能。不然,不定回去就把他卖了,嘴快收不住地跟父母了。

    “哼,还跟我装,我都知道了!”林彤背着手,得意洋洋地上下审视着他,一副叫他要老实交待,坦白从宽的样子。

    “你知道啥呀?”林旭却不相信她会知道。自己又没,她怎么可能知道,多半是在唬自己。

    “哼哼!”林彤笑得更加得意洋洋,“关落雪都跟我了!”

    “啥?”林旭这回是再也忍不住脸上的惊讶之色,什么也想不到关落雪竟会把两人的事跟妹妹林彤了。

    林彤瞧着他脸上的样子,不由笑得更加开心与得意,带着胜利地道:“这回不跟我装了吧?”

    “她跟你啥了?”林旭问道。既然关落雪都了,他也确实没什么好再隐瞒的。只是很想不明白,关落雪是怎么想的,一边自己也要保持隐秘的,怎么转头她自己就跟林彤漏底了。难道是因为林彤是他妹妹,就觉着不应该瞒她。

    林彤道:“她做完课间操的时候,过来找我了。让我给你带句话,让你中午放学一时后,也就是一左右,到前面跃进渠边等她,她有话跟你。”罢一顿,她得意地笑着接道:“其实她也没跟我你们俩好了,不过你妹妹我多聪明,一下就猜到了!”

    “行,你最聪明!”林旭随口道了一句,心想关落雪原来是让林彤来给他传话。仔细想一想,林彤倒也真可是这学校里最合适的人选了。

    首先林彤是他妹妹,都在一个学校里,妹妹来找哥哥,这是很平常的,根本不会惹人起疑,来往也很方便;其次林彤同样是女生,再加上又是同村的,关落雪平常跟林彤来往接触,也是既方便又不会让人起疑。

    另外,以林彤跟他的兄妹关系,为了他们好,在这件事上也能做到替他们保密,且平常叫林彤传话,也不用太有什么顾忌。如果他们俩的事将来能成,那到时可都是一家人。

    这般一想,林旭也不禁挺佩服关落雪的聪明,能先想到自己这妹妹。他自己可都还没想好,以后要跟关落雪怎么联系呢?

    至于要放学一时后才见,那也是为了保密性考虑。到前面校外那家私人食堂吃饭的,一个时后,也差不多都吃完回来了。不会再有什么人往来进出,能够尽量减少被人发现。

    “放心吧,我已经答应未来嫂子了,这件事我一定会替你们保密的!”林彤见他一时没话,以为他是担心这个,又接道。

    “待早着呢,别乱叫!”林旭连忙轻斥她道。

    林彤不在意地笑笑,冲他吐吐舌头,问他道:“我这个丘比特也不能老给你们白当,哥,你给我发啥奖励呀?”

    “给你买糖吃行吗?”

    “行,我要棒棒糖,还要泡泡糖和酸梅粉,还要饼干和锅巴。”

    “只能最多选两样,你少吃,零食吃多了不好。”

    “嗯,那就一回两样,这回先要棒棒糖和泡泡糖。”

    林旭便头答应了,然后又冲她头,道:“行,你回宿舍吧,我直接去前面,正好在前面饭店吃饭。”

    想一想,倒也确实不必回宿舍了,就先在校外的那个私人食堂吃过午饭后,出来直接等关落雪,他身上也正好带着饭票呢!校外的这家私人食堂,因为还对外兼着饭店的营生,学生们口中便是称为“饭店”,学校的食堂才称做“食堂”,以作区分。

    “我跟你一块儿去!”林彤却不想回去,还想继续参与。

    “你跟着做啥呀?”林旭忍不住皱了皱眉。

    林彤笑道:“我也想到前面吃饭。你放心,我不会当你们的电灯泡的。等关落雪来了,我就先走,让你们两个慢慢谈。”

    林旭想了下,便头道:“那走吧!”罢,转身先行,林彤高兴地应了一声,连忙在旁跟上。

    拐到学校的中轴大路上,就见也有三三两两的不少同学往前面走着,显然也是去前面饭店吃饭。这些学生中,有的是空着手,有的则是拿着饭盒。前面饭店里,既能堂食,也能外带。拿饭盒的,显然是想把饭菜打回去吃。

    兄妹两个随着人流,一起向校外走去。

    到得前面第一排教职工宿舍区时,林旭转头往东边第三间的教导主任办公室处瞧了一眼。便见到徐长兴的办公室门还紧闭着,旁边宿舍的窗帘也没拉开。看样子,应该还是在里面躲着人不露面。

    从校门口的西边侧门出了学校后,兄妹两人又随着人流拐往西边,饭店就紧挨着建在学校西边,离校门口有百来米的距离。

    饭店的对面,隔着条路就是跃进渠在学校前的那个拐弯处。渠弯那边,则是黄老邪家的桃园。出了校门后,林旭便也习惯性地又往桃园那边望了一眼。

    这一望,却不禁“咦”地一声,瞧着跃进渠上所架的一座连通桃园和这边道路的桥上的一个年轻女性身影,面上露出惊讶之色。

    虽然只是远远望着,但林旭一眼就认出来了,这个女孩子正是黄老邪的女儿,与书里那个黄蓉只有一字之差而读音相同的黄容。

    黄容年纪比他大四岁,过完年后,今年是虚岁十九。黄容的学习成绩也是一向很好,他升入初中的那一年,黄容在市里读高三,去年夏天,则是顺利考入了首都的京城师范大学。

    虽然黄容经常在外读书不回家,而放假的时候,往往林旭也是在放假,但因他是黄宗文的数学课代表,经常来往桃园。次数多了,还是偶有撞见过几回黄容,却也是认识,并且还算相熟。

    令他惊讶的,是现在明明已经是开学时间了,这黄容怎么还在家里。是生病了还是怎么着,又或者是大学那么好,假期比他们中学要长,到现在还没开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