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姐姐 你有毛病吧
    黄容是正从桥上往这边走,手里还拿着个不锈钢饭盒,看样子也是过来饭店这边打饭的。

    黄宗文跟书里的那个黄老邪一样,也是妻子因病早逝,据在黄容十岁的时候就过世了,然后由他独力把女儿抚养大。他们父女平日在家倒也是开火做饭的,不过有时候懒得做,或因为什么事情顾不得的话,也会来对面的这个饭店打饭,反正离得也近。今天中午,看来也是这个情况。

    林旭瞧见黄容后不久,黄容也看见了他,还笑着向他挥了挥手。林旭没挥手相还,不过也还是带着妹妹迎了过去。

    “哥,这个是不是就是你们数学老师黄老邪的女儿啊?”林彤在旁边拽了拽林旭衣角轻声问道。她倒是没见过黄容,不过见黄容是从桃园那边过来,却是也猜了出来。

    “嗯!”林旭头。

    黄宗文本身便是相貌堂堂,年轻的时候也是帅哥一名,便是现在,也是风采不减多少。女儿随父亲,黄容却也是生得很漂亮,尤其一双眼睛显得很大,非常灵动。

    “林旭!”走过脚下的水泥板桥,到得近前,黄容笑着向林旭叫了一声,转头看向林彤问道:“这个就是你妹妹吧?彤彤是吗?”

    着,伸手摸了摸林彤的头。她以前也问过林旭家里的事,对林旭的家庭很了解。林彤还显得年龄,个子也不高,再加上林旭兄妹俩长得也有些像,所以她一眼便猜了出来。

    “黄姐姐好!”林彤一向嘴甜,立即甜甜笑着叫了一声。

    “叫容姐姐。”黄容笑着更正道。

    “容姐姐。”林彤闻言,便立即听话地重叫了一声。

    “彤彤真乖,长得也可爱,比你哥哥可爱多了!”

    林旭在旁边听得忍不住面上一黑,他都这么大了,又不是女孩子,怎么还能用可爱来形容。

    “林旭,你怎么不叫我?”黄容向林彤完后,便立即话音一转地转头看向林旭质问道。

    从第一次见面认识开始,黄容就一直要林旭叫他“容姐姐”。只是林旭本来就不爱叫人,自己家里都是只称呼父母、爷爷奶奶、姥爷姥姥这几个,其他的亲戚一律不叫,更何况黄容这个丝毫跟他没有血缘关系的外人了。

    虽然他是挺喜欢黄宗文这位老师,与黄宗文之间的关系也比较亲近,但对黄容这个自居的姐姐,他还是称呼不出口。所以一向都是不叫的,见面最多只是向她一笑。但黄容每次见他,总是要逼他叫。不过他倒也确实是不太情愿地叫过一回,是跟黄容下五子棋打赌输了,为了履行赌约,被迫叫的。

    “你怎么没去上学?”林旭这回也是不理会她的逼迫,转过话题反问她道。

    “叫我我就告诉你。”黄容一扬下巴,斜着眼瞧他道。忽然“咦”了一下,才发现他变化似地,“好长时间没见,你一过年长高了啊!”

    罢,便紧接着上前一步,站得离他很近地与他比个子。

    这么猛一近前,她身上有股好闻的香气扑面而来,再加上她已满十八周岁成年,身材比初中生发育得更好,高耸的胸脯差一就挨到了他胸前。那张美丽的面孔也是近在眼前,再多靠近儿就已跟他脸贴上了脸。

    他还是第一次跟除了母亲、妹妹以外的别的女性离得这么近,昨晚上跟关落雪也不过是手拉手。再加上黄容也长得很漂亮,还是身体的女性特征都已发育得很成熟,这么近的距离下,让林旭忍不住就是心脏猛地一跳,脸一红地连忙往后退开一步。

    他这一退开,倒是让黄容忍不住一愣。她好几年前就已在市里开始上高中,去年更是考上了首都的京城师范大学,到首都去上学。自身的眼界、见识、风气等却是早已无形中开放许多。首都是国际大都市,平常街上都能见到不少外国人,他们学校里更是也有好些个外国留学生,她也有接触过。

    人家外国人见面都是行拥抱礼,更近一步的还有贴面礼,吻面礼。中国人之间虽然不兴这样,但大城市里的年轻人对男女之间偶有的身体接触却也是看得很习惯,并不觉着会有什么大不了的,这又不是古代男女大防的时候了。

    所以她刚才靠得很近的跟林旭比个子,也实在不觉着有什么,没想到林旭却是好像吓一跳地退开一步,让她忍不住就是一愣地有些疑惑。随即注意到林旭脸红,这才明白地回过味儿来,忍不住就是哈哈大笑地指着林旭道:“哈,还会脸红!不过你一脸红,倒是显得挺可爱了!”

    林旭闻言,又是不禁面上一黑,对她一再用“可爱”这个词形容自己深恶痛绝,硬绷着脸道:“你不想就算了,我也就是随口问问,没啥特别想知道的。”

    黄容眼珠一转,忽然计上心头地露出一笑,把手里的饭盒递给林彤道:“来,彤彤,先帮姐姐拿一下。”

    “哦!”林彤答应一声,伸手接过。

    没了饭盒在上,黄容又跟着林旭上前一步,然后忽然抬手将双手搭在了林旭的肩头。

    “你干吗?”林旭忍不住身子都是一颤,脸更红了。可是又觉着不好强力甩脱,而且心里似乎也想要这接触,有些不忍甩脱。

    黄容带着些许诱惑地向他甜甜一笑,道:“你叫我声姐姐,我让你抱我一下怎么样?”

    “啊?”林旭更紧张了,脸红得像个大柿子一样,简直都要怀疑自己耳朵听错了。这黄容是什么毛病,母亲早丧的单亲家庭独生子女,对兄弟姐妹有迫切需要渴求症吗,怎么就非要自己叫她姐姐,为了换这个称呼,都肯以身相许了。

    黄容瞧着林旭这副手足无措,脸也更红的样子,却是觉着更加好笑。真是好纯洁的男生啊,一逗就脸红,真好玩。

    至于他真开口叫了姐姐,让他抱一下的话,那也真没什么,就当是跟他来个拥抱礼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