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意外的逃犯
    “容姐姐,你是不是喜欢我哥哥啊?”

    林彤看着黄容双手搭在林旭肩上的样子,忽然插口好奇地问道。

    “是啊,我挺喜欢他的!”黄容随口笑着回道。

    林旭听的脸更红,不过却觉着她这么随便地态度来,这个喜欢应该不是男女之间的喜欢。她喜欢个鬼,就是喜欢撩自己而已。

    当地土话,“撩”有多种意思,只用一个字的话,是玩闹、开玩笑、捉弄、调戏的意思。组成“撩尖”这个词的话,则是调皮、顽皮的意思,多是大人用来孩子,也经常“撩尖捣蛋”一起用。所以,倒不是专指男女间的撩骚。

    当然,也可以用在男女之间。如果男的撩女的,就是有调戏的意思。女的撩男的,就是有勾引的意思了。不过黄容撩他,多半只是故意捉弄,想看自己的笑话。这么会儿,林旭倒也算是看出来了。但看出来是看出来,可偏偏黄容双手搭在他肩上,还是让他觉得心里紧张慌乱,手足无措,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可我哥哥已经有女朋友了。”林彤道。

    林旭闻言,便是忍不住面色一变,转头瞪她道:“你嘴咋这快,好的保密呢?”

    “啊,对!”林彤闻言,连忙冲他吐吐舌头,为自己漏嘴抱歉的样子,然后抬手捂住了自己的嘴。

    “真的?”黄容却是很怀疑地用审视的目光看着林旭,“就你这个闷葫芦,还会谈恋爱?我怎么就这么不信呢!”

    “你先放开我行不行?”林旭不想就这件事上更多,随她信不信,不信更好。直接转过话题问她道。

    “不行,你叫了我,我才放。”黄容着,不但不放,还抓的更紧了些,同时又上前半步,让两人之间的距离更近,循循善诱地向他笑着道:“你叫我声‘姐姐’,我不但还让你抱一下,而且还告诉你我为什么没去上学。你看,多划算,只需要你开口两个字。”

    “边儿上有人看着呢!”林旭扭头向后边望望示意,那边确实有人。有从学校出来到饭店去吃饭的,也有打了饭走回学校的。来来往往,瞧见他们这边差着就搂一块,也是不免驻足观看地指指。

    “随他们看,我又不会掉根儿头发。”黄容对此却是一也不在乎。这算什么,大城市里,年轻人大街上当众接吻的多的是。那不止是电视里演的,她可是在首都的大街上,亲眼目睹过好几回。

    林旭有没辙地发愁了,本来叫声“姐姐”也没什么,黄容本来就比他大,就是出于礼貌也该称呼一声,更别两人还算挺熟的了。只是对于他来,真是有难叫出口。否则他家里那些亲戚,这么多年下来,他要能叫出口,早叫了。

    比如他有个姨,是他母亲的亲妹妹,嫁到了外村,现在定居于县城。两家的关系是很亲近的,经常往来,他这姨也对他很好。可每次见到,这个“姨”他也总是叫不出口。

    正在为难僵持之际,忽然听到“叭”地一声很大的声响远远传来,声音像是电视里听过的枪声。

    这边的校外所有人,听到这声疑似枪声的响声,都是不由一惊,寻声转头望去。林旭、黄容、林彤三人也不例外。

    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转头瞧去,就见到学校大门正对的那条路上,一个人影自路东边的田地里大步飞奔地从半途冲上路来。上得路来一刻不停,便顺着路直往学校这边飞快跑来。那人远远望去,额头左侧似乎还有些血迹。

    而在这个人的身后,从他冲上路来的那片田地里,也有两个人在飞快地大步跑着追上来,向前面这个人追来。其中稍落后的一人,刚才便是停了一下,举着手里黑呼呼远处看不太清,但想来就是手枪的东西,朝着天空上开了一枪,像是电视里演的警察追捕逃犯时候的先示威吓地朝天鸣枪示警。

    只是前面那个疑似逃犯的人,听到枪声根本就不理会,连停也不停。甚至连转头往后瞅一眼都不瞅,只是脚下不停地飞速疾奔。而这个人跑得也非常的快,几乎只是眨眼的时间,便已飞快地冲过了学校大门口所正对着的那条南北走向的路,到了学校前这条东西走向的沙石路上。

    “别跑,站住,再跑就开枪了!”

    后面两个疑似警察的人,这时也早已从田地里冲到了路上。一边追,一边在后面不断以普通话大声喝喊着,可虽是在喊着“要开枪”的威胁话,却始终没有开枪。

    一是他们跟前面所追这人的距离有些远,将近百米,超出了他们手枪的有效射程;二是他们已瞧到这边学校门口处有不少学生,实在不敢乱开枪。万一没打中逃犯而流弹乱飞地打中了某个学生,这个责任可是很大。

    瞧到果然是有人在开枪,而且瞧这架势像是警察追捕逃犯,校外的那些学生在惊讶过后,立即便是慌乱地大喊大叫着往学校跑回去。离饭店近些的,则往饭店里跑去。有的刚打了饭菜也顾不得,随手便丢了慌乱地急忙跑着。

    林旭一瞧清楚确实是有人开枪后,也是忍不住惊讶地有些一愣。但随即回过神来后,便先伸手去拉妹妹林彤。另一手则拉向黄容,也要带着他们先跑回学校去。

    “快走!”黄容也是稍一愣就回过神来,再顾不得跟林旭玩闹,连忙收回了手也先去拉林彤。另一只手也反手拉林旭,刚好跟林旭过来拉她的手一起互相拉住。

    只是前面那个疑似逃犯的人却实在跑得很快,而且他本来由旁边田地里冲上路来的位置,就是在路的半截,离学校这边已经很近了。林旭才拉住两人要往学校跑,那人便已冲出路口,到了校门口前的这条沙石路上。

    而林旭他们三人的位置,却是离那个丁字路口最近的,只有十来步的距离。那人冲出路口后停也不停,便直往他们这边跑来。

    林彤似乎有些被吓傻的呆愣住了,林旭和黄容各拉住了她一只手后要跑,她也一时没反应地不动。林旭连忙松开拉着黄容的那只手,正要干脆将妹妹抱起跑开,那疑似逃犯的人便已带着一股疾跑下扬起的劲风扑面而来,伸手便向正对着他这边的林彤抓去。

    “你要干啥?”

    林旭怒目一声大喝,想也不想地便是脚尖蹦直,奋力一脚向着这人肋下踢去。

    几乎与此同时,那边黄容也是一声娇叱,吐气开声,一个侧踢向着那人胸口踢去。

    那逃犯本以为这么三个年纪不大的学生,最大的那个瞧着也不过才刚成年,唯一的男的还长得十分瘦弱,最的那个更不用提。自己一出手,还不是手到擒来,一把就先把最的那个女孩擒下做人质。

    却没想到,手才伸出,那个瞧起来文弱的男生便已飞快地一脚踢来。脚尖上竟还挟着一股尖锐的劲风,破开空气似乎都已带出一股鬼叫似的呼哨声。

    年纪最大的那个女孩也是反应奇快,一个侧踢蹬踹,看起来也是风声猛恶,力道不,动作也十分标准,像是早就练过无数遍的。

    瞧到这一男一女几乎不差先后地同时向他踢来,这人也是不禁面色一变地吃了一惊。

    怎么这随随便便的一个乡下地方,自己也是随便选了离得最近的几个出手,竟然就会碰到扎手的钉子。若非他这次能逃跑是出于很偶然的意外,他简直都要怀疑这是不是有人事先安排好的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