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六章 给个回敬 专心练功
    吃完了午饭,黄容临走时给她父亲打了一份饭菜带上。三人出了饭店门口后不久,便道别分开,黄容回家,林旭兄妹俩则回学校。

    “容姐姐!”

    临走时,林旭嘴里咕哝不清地飞快叫了一句,然后头也不回地转身拉着妹妹就走。

    他实在不喜欢欠人家的,既然之前黄容主动抱了自己,又还请了兄妹二人吃午饭,他觉得实在应该还一句。只是这一句也实在不好出口,看都没敢看黄容,匆匆叫了一句就走。

    黄容先还一愣地没反应过来,随即回过味来后便面上大喜地学着电视里般在那里仰天大笑。

    林旭在前面听到后,忍不住就是脸一黑,拉着妹妹更快向校门口走去。黄老师性格多好,人多稳重,怎么这黄容一儿没像了她爸,性子这么跳脱。有时候,也真是显得太不淑女庄重了。

    一青春美貌的大美女,不在那里学大家闺秀地装温柔,搁这儿学电视里的大反派仰天大笑,不知道怎么回事的人见了还以为她发疯,是个女神经呢!

    下午的上课时间是两整,他们开始吃饭的时候就已是不早,要过了一了。这会儿吃完,已是过了一半。回到学校后,兄妹两个便都没回宿舍,直接去了各自教室,准备上课。林旭在路上更是看着表的地多拖了儿时间,掐着儿地等到预备铃打响后才进教室。

    实在是怕一进教室后,又被许多同学围上来问东问西。这预备铃一打,虽然还没正式上课,却也没人敢在教室里胡乱走动了。不过林旭掐着最后一个走进教室的时候,还是不免又享受了同学们的一番注目礼。

    但该躲的也总归是躲不了,第一节课下课后,还是不免被许多同学围上来。上课期间不好话,同桌张雨薇也拿了个本子跟他笔谈一番地问了些他中午的事,关心了下他抓逃犯时有没有受伤。

    既然还要在教室里上课,在这学校里上学,林旭总归也是躲不过去。下了课后,便也只有耐着性子地应付着这些同学。

    早上他打武建国时,还没当众显什么特殊的本领。当时围观的人中也大多数都以为他是仗着人灵活,速度快,另外就是真的敢动手打,把武建国给打懵了,才连连得手。

    但中午这次,他却是使了招李龙招牌动作的垫步侧踢,还一下就把个成年壮汉踢飞出去了五米来远。至于他之前使的那招十二路弹腿里的“二路十字鬼扯钻”,则基本没人能看得出这招里的名堂,也没认出来是什么招数。就只冲着他那招更有名更炫目威力也更大的垫步侧踢,便都以为他是学过李龙的截拳道。

    这回是把他当成了真练过的高手,一些同学便免不了想要请他教上几招,指指,好能让他们也变厉害。

    被他们围上来地问东问西,林旭都挺觉麻烦了。自然不会再自找麻烦地去教他们,全部婉拒。只自己就是照着李龙的电影里自学的。也没什么诀窍,多练就是。他们要想学,也照着来就行了。

    既然被误会成了是会截拳道,林旭便也保持误会地没多去解释。倒是岳俊锋对此很高兴,直林旭不愧是被自己这个李龙的粉丝影响深久,在学校里把李龙的截拳道给发扬光大了。

    林旭对此也没多解释,他中午使那招垫步侧踢倒也不是有意为之,而是灵机一动地自然而然就使了出来,当时都根本没有多想,却是并没有这层意思在里面。不过岳俊锋既然这样想,林旭也就随他了。

    “麻烦大家还有没交数学作业的,赶快交一下。”

    下午放学之后,代课的老师刚一出教室门,林旭就连忙站起来冲着所有同学喊道,以防稍晚一,就有人迫不及待地出门去。万一是没交作业的,一出了门疯玩儿去,他却也不好找。

    好在倒也没有敢无故不交作业的,你不交,被记下后,第二天免不了被老师名受罚。就是有不会的,借别人的作业照抄上一遍,也得交了应付差事。

    抄作业的现象在各班级中可都十分普遍,林旭对此倒也不会特别较真。他只负责收齐作业,抄不抄的,他也管不了那许多。抄作业应付老师的,那其实是对自己不负责。人家本人都不愿意学,他一个课代表,哪管那许多。

    现在所收的数学作业,正是上午黄宗文布置下的。到林旭下午走进教室时,他的课桌上便已有放了十来本数学作业本,那多是学习好的趁着上午课间与中午休息时间完成的。或者是找了学习好的,借了人家作业也自己提前抄完的。等到下午放学时,又有不少人陆陆续续的把作业交上来,这时已收了有大半,只剩下还有几个没交上来。

    多等了一会儿,等剩下的那几个把作业做完交上来后。林旭又重新仔细了一遍作业本,确认该交的数目无误后,便抱着这些作业本出了校门,到桃园去交给数学老师黄宗文。

    本来他还有担心再见到黄容时,黄容会拿中午他临走前叫了句姐姐的事来撩他。但到了桃园后,他才发现黄容刚好不在,倒是让他松了口气。他倒也没多问黄容出门去做什么,为什么不在。只是见到黄宗文后,老实交上了收齐的作业。

    黄宗文也没主动跟他黄容去做了什么,只是问了下作业有没有交齐的情况。

    “黄老师,我听黄容,你为我的事还特地算了一卦,真是谢谢你了!”回答了作业的问题后,林旭开口向黄宗文道谢。

    “也算不了啥,就是容容她嘴长。”黄宗文并不居功领谢,他本身也没打算把这事跟林旭,是黄容跟林旭透了底。顿了下后,他摇头道:“只是我也没算到,这事的转机会是件更危险的事。中午的事,我也听容容了,当时真是挺凶险的,幸亏你没事。中午我在房里倒也有听到了枪响,不过当时我正在看电视,电视里刚好也在打枪,我以为是电视里的枪声,也就没在意,却是没出去,刚好错过了亲眼目者你们见义勇为。”

    “这次也就算了,以后遇到这种事,还是要先以保全自己为上,别总是强出头。有句话得好,‘是非只为多开口,烦恼皆因强出头’,你自己回去后好好琢磨琢磨。有些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过去了,你也不能事事都管,也管不过来。”

    对黄宗文的这番话,林旭并不完全赞同。但黄宗文是他所尊敬的老师,他也知道黄宗文这番话是为了自己好,所以便也没跟黄宗文置辨反驳,什么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之类的话。只是头称是,表示自己记下了。

    又了几句话后,黄宗文便放任林旭离去。

    出了桃园,过了桥后,林旭并没有直接回学校去。而是绕过那家饭店,走到临着学校西边围墙的一条路上。

    这条路是通往学校后面的柴村的,这条路走到尽头,再走出二百米左右,下了一个大坡后,便是柴村的所在。不过林旭并不是要去柴村,他走到这条路的一多半后就停了下来。然后转身向西走出道路,穿插入西边的田地里去。

    在这里也有着一道深有五、六米的沟壑,跟关村的那几条沟很像。而实际上,它们在很久以前,本来就是连通着的一条河。只是在上流源头断流后,被分隔成了数不清的许多段。林旭也不知道这条原本的河延伸有多远,又流经过多少地方,他也没沿着全部走过。

    处于柴村附近的这条沟里,却是不像关付,水源早已经干涸,沟底下面还被人开垦出了田地。

    林旭的目的倒也不是这条沟,而是沟边南岸上的一片杨树林,这是他选定的校外附近的练武之地。这片杨树林占地约有半亩左右,树木都长得高大茂密,也没被人伐去开垦成地。

    平常这里颇为偏僻,轻易不会有人来。就是有人在附近经过,也很难瞧到树林深处去。林旭在这里练武,倒也不怕会被人发现。

    走进树林中后,林旭调整呼吸,先练了一遍早上没来得及练的旋转乾坤掌,然后接着练十二路弹腿。

    之前他在自己家里练的时候,多是在自家的平房上。平整宽敞,尽使得开,不过却也多是对着空气空踢。这回选在了这片树林里后,地方却是有些不够宽敞,但周围尽是树,林旭便将之当作了假想敌一般,不再空踢,尽朝着这些杨树招呼,踢得树木砰砰作响,上面刚抽出了些嫩芽的树枝乱晃。

    他也是体会到了今天中午的实战临场突破,觉着尽是对空气踢地空练,怕是进步不够。虽一时没法多经实战,这会儿却暂时可以用这些树木代替。

    而这回练的时候,他也尽皆附带了内力,体会每一招的用力技巧与变化。

    若是没有内气相助,这弹腿功夫要想练到能踢破空气的程度,确实如那逃犯吴某所会过的那个也练弹腿的人所,需要至少下十几年的苦功方可有成。但那就是属于纯粹的外门功夫,练力不练气。

    而林旭却先修炼出了内气,内外相合,有内气辅助推动,却是能大增这门弹腿功夫的威力,不必非练十几年才能练到那般境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