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 人怕出名
    “啪啪啪!”

    林旭侧身斜对着一棵树木,上半身向左侧倾斜,与地面几成平行,左腿单足支地,右腿高高举起,对着这棵杨树一连三脚踢出。

    第一脚先踢上部,是一个正面蹬踢,跟中午黄容用过的那记散打里的侧踢差不多;第二脚踢中部,是一个横向的扫踢;第三脚踢底部,是一个带着回勾的拦扫,这一脚也是踢在了树的侧面,不像前两脚都是踢在正面。

    这一招,是十二路弹腿里的“四路斜踢撑抹拦”,一踢便是三脚,分攻人身的上中下三路。第一脚是踢头或胸口,第二脚是踢肚子,第三脚是扫腿。这三脚一踢中,敌人必倒。

    练到高明处,其实也不限于三脚,能多踢多少下就多踢多少下,踢出的先后、位置与出脚的动作、方位等,也非一成不变。当然,如果一脚就能解决敌人的话,也用不了再多踢几脚。要因敌就势而动,随机应变。不过林旭现在是在练习,还是动作尽量求标准地先按流程套路来使。

    他这三脚一踢,这棵树上的树皮登时被踢破三块。放下脚来收势,他正要换过以右腿支地,然后踢左腿练习,忽然手腕上的电子表“嘀嘀嘀”地响了起来。

    抬腕一看,正是之前定好的晚上六。虽然七才上晚自习,但他也得留出一时的吃饭时间。只定半时的话,就太赶了,还是要尽量宽裕一些。不定会碰上什么事耽搁儿时间,就像他早上碰到武建国打马朋的事,一插手就把早饭给耽搁了。就算没什么事,他赶回宿舍的路上也得需要些时间。

    路上的话,十分钟差不多。吃饭,半时左右。饭前或者饭后再上个厕所的话,离七上课也就剩不下多长时间了。所以一个时,也就是不太紧张的刚好够用。

    按键关了电子表的闹铃,有些无奈地叹了一声,林旭也不敢太多耽搁,从口袋里掏出条手帕擦了擦额头上出的一层细汗,便转身往树林外走去。

    而这时经过了他一番练习的周围几棵树,已是显得一片狼籍,被踢得满身伤痕,树皮破裂。轻儿的只是树皮破裂开了,还在树上挂着,严重些的,就直接被踢掉一片,剥落下来,露出了里面白色的树干,看上去好不凄惨。

    上学就是这不好,跑过晚上休息,一天中大半的时间都要上课。再跑过吃喝拉撒等杂事,剩下可以用来练武的时间,自是比假期里大大缩短了许多。

    像下午休息时间最长的这一段,他也就抽出了一个时的练习时间,十二路弹腿只练了两遍,第三遍都来不及练完。之前在家里的时候,他可是一下午的时间都能拿来练习。

    不过他现在到底还是个学生,学习才是首要任务,练武只是个兴趣与爱好,也不能太顾此失彼,耽误了学习。所以在上学期间,也只能尽量抽时间来练了。

    他上学不只是为了自己,身上还有着父母与家人的期望,总不能太过让他们失望。所以他在遭遇开除危机时,也还是要想办法地尽量化解,继续上学。哪怕真的不可避免地被开除了,所想的也只是换家学校继续上,从没想过干脆辍学不上。

    走出树林,重新穿过田地,踏上紧临学校西边围墙的那条道路后,林旭左右望了望,见此时这条路上并无一人,便走到墙边,轻轻一跃,伸手攀上了墙头。

    这段围墙的另一边,是学校后面的操场。他先趴在墙头,向里面望了望,见到附近没人后,便迅速翻过墙头,跃落在围墙这边的一棵大桐树后。

    轻轻拍了拍衣服上沾到的土,再略整理下衣服,林旭施施然地从桐树后走出,向前面的宿舍区走去。这时再有不到一个时就是晚自习的时间,学生们多是抓紧时间吃饭,所以操场上这会儿也没什么人玩闹闲逛。

    回到宿舍门口时,林旭又抬腕看了看表,却是发现自己赶回来还没用了十分钟。走进宿舍后,宿舍中的人见到他回来,都热情地纷纷来跟他打招呼。

    以前他跟宿舍里的几个舍友虽都算相熟,但因他一向不爱话,性子偏冷,除了岳俊锋这个关系较好的外,也没几个经常跟他打招呼。但现在却是不同,学校里人人都以跟他认识为荣。他这一路走回来的路上,便也遇到不少或认识或不认识的纷纷来跟他打招呼,其中还有些女生也不顾矜持、不怕被人闲话地跟他主动打招呼。

    有的瞧他的眼神,都是好直白地一副脉脉含情的爱慕之意。就算是他这个一向对感情不甚敏感的人,也都能瞧得出来,简直都快溢于言表了。其中有本班的,也有别班的,还有别的年级的。

    林旭对此也真是有苦恼,男生各种敬佩、羡慕的眼神也就罢了。但女生这些大胆直白的眼神,对他这个性格内向,一向腼腆的人来,还真是有些受不了。在女生的这些眼神中,都会挺紧张地脸红。

    若换做个性格外向的男生,或可能还会洋洋得意,面带微笑地跟那些女生眉飞色舞地眉来眼去一番。但对他来,真是应付不来。路上只能尽量低着头地不被人瞧见认出,一边则加快脚步回来。

    他觉得自己现在可真应了那句话,“人怕出名猪怕壮”。

    有鉴于此,在宿舍吃过晚饭后,林旭又是掐着地直到预备铃打响后才走进教室,就是想尽量减少路上遇见人。

    走进教室后,同桌张雨薇自是又比他先到。本来张雨薇就经常比他早,更何况是他来这么迟了。

    晚自习一般老师不讲课,都是学生自行学习,做一些老师白天布置下来的作业。所以一般晚自习的时候,老师也不会常来。但还是有时会突击检查,以防他们没人管,纪律太差。

    第一节自习课上,班主任梅秀芳有来坐镇了一会儿,但第二节便没有再来。

    林旭把几门作业压缩到第一节晚自习上全部做完,第二节晚自习上,则是又拿出《拳经》来抄写翻译。这项工作,他从在家里的时候就开始了,到现在,也差不多有完成了将近一半。

    晚自习上,趁着老师没在的时候,却是还有几个大胆的女同学给他传纸条。

    教室里同学间互相传纸条倒也是很常见的,他也有给人传过与收到过,不过多是男生间聊些事情,不方便课堂上大声才用到。以前倒也有女生给他传过纸条,不过却很少,的也不是什么私事,大多数是拜托他晚交数学作业的。

    但今天晚自习上收到的,却多是跟他聊私话。让旁边有偷瞧到字条上内容的张雨薇,瞧着他的眼神很是有些幽怨。

    第一节晚自习上,林旭在专心做作业;第二节上,则在专心抄写译制《拳经》。被这些纸条打断,让他很是有些不耐。看了几条,都不是有什么要紧事后,他便不管谁的,又写的什么,一律都回了“请专心上课”。

    回了两条后,忽然有注意到张雨薇在旁边偷看,便抓住她把柄地叫她帮忙代回。接下来又专心做自己的事,再有纸条过来就都给张雨薇,叫她代回一句“请专心上课”。

    这一来,张雨薇倒是不幽怨了,却是收获了传纸条的几个女生幽怨的目光。连带地,对张雨薇都幽怨起来,瞧着她的目光,都隐隐带了些敌意。

    下了晚自习后,林旭也是留到最后才走。回到宿舍,洗漱过后,便是早早上床休息。同时,又把手表的闹铃定到了半夜十二。今天晚上,他还打算要再去拜会教导主任徐长兴一番,付诸自己的行动。在保证自己不被开除上,多加一重保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