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二章 郭静的来意
    (再次感谢书友“活在书海的书痴”打赏,求收藏求推荐!)

    林旭第一眼看到郭静的时候,就差儿把她当成了一个长得过于漂亮英俊的男生。直到再细看时,才发现她是个女的。

    郭静的脸部线条不像许多女生一样那么柔和,而是线条分明地显得有些硬朗,鼻子坚挺,眉如刀削,双眼黑白分明,十分明亮清澈,但瞧人时,总是带着几分锐利逼人的光芒。

    她如果把头发留长,再穿件裙子化化妆,那也是个很漂亮的女生。而且因为她五官分明,脸部线条有些硬朗的雕刻感美,也会更凸显出一种立体感,像是电影里那些欧美的女星一样,更带有几分与众不同的魅力。

    但偏偏她却是把头发剪得极短,像是男孩子的发型,再加上全身上下也全是男性化的打扮。外加这时穿着一身港台电影里很流行的机车服,纯黑色的皮衣皮裤,瞧起来非常酷帅,看起来也有种另类美感。但林旭到底是乡下的村子出身,虽然因为看的书多,比许多同龄人及乡下人更加见多识广。可到底还没真正走出过他们这地方,到什么大城市去见过世面。所以对郭静的这种打扮与风格,却是有些瞧不惯地不太喜欢,也不知道什么叫做中性美。

    女孩子就要像个女孩子吗,打扮成这样,真是有不伦不类。这又不是武侠里面的古代,流行什么女扮男装。而且她这都不叫女扮男装,简直是有混淆性别了。

    “我们出去话吧?到操场上走一走,那儿人少!”

    黄容瞧到林旭的时候,瞧他的眼神还颇含期待,似乎希望他能再叫一句“姐姐”听听。但林旭却显然没这打算,而当着林旭这些舍友的面儿,她也没再又变着法儿地强逼,觉着要给他几分面子,便还是先邀他出去话,这里毕竟人多不方便。

    林旭也没多犹豫,想了想就头答应。

    出门走到路上的时候,她向林旭介绍郭静道:“这是我的同学兼好友郭静,也是我跟你过的,我们高中散打社最厉害的那个。当初也是她拉我进的散打社。”

    “郭靖?”听到这名字,林旭忍不住有惊讶地误会。这是黄容加郭靖的组合啊,可惜的是,这郭靖是个女的。

    “她是安静的静。”黄容一听之下,就知他误会了,笑道。

    “哦!”林旭这才头头,也是,女孩子名字也叫“靖”的话,就太古怪了。

    “我倒更希望是那个靖!”郭静在旁开口道,的是普通话。她的声音也是有些中性,不像大多女孩子般显得清脆,而是有些低沉地磁性,还有些浑厚感。

    郭静罢后,瞧了眼黄容。她倒是瞧黄容时,目光会变得比较温柔。不像在瞧别人时,总是带着那么几分锐利逼人。当然,人家是好朋友,相处的时间长了,自然会与对待旁人不同。

    走过女生宿舍区时,郭静那酷帅的身姿与长相,立即就吸引了不少女生发亮的目光。而且人家这穿着打扮,一看就不是乡下地方来的。在这一众乡下学生中,倒也是显得很鹤立鸡群。

    另外不得不一,就是郭静胸前的女性特征非常不明显,简直就像是平的。就算这时穿着的是颇为紧身的皮衣,也瞧不出来多大凸起。这也是很多人第一眼看他时,没办法从其身材一眼看出男女分别的特征来,再被她的穿着打扮一混,就会误以为她是个长得英俊到漂亮的男生。

    一路走向操场,黄容又多介绍了几句。让林旭知道了郭静不但跟她是高中同学,现在也是大学的同学,去年跟她一同考进了京城师范大学。

    郭静家是市里的,这次是开车提前来接黄容到市里,完了跟她一同坐火车到首都上学的。市里的火车站有直达首都的列车,不然从他们县里坐车的话,还得倒一趟车。要再加上坐汽车、公交车的话,那就得倒两、三趟。郭静直接开车带她到市火车站,就省了中途倒车的麻烦。黄容所谓的提前买好了票,也是郭静帮她在市里买的。

    “你们今天就走吗?”林旭听了这个后问道,倒是挺希望黄容早儿走。

    “不急,我们明天走也跟得上,火车是明天下午四多的。”黄容笑着答道。

    他们这里距市里,也并不算太远。他们所在的县,跟市区就是相邻着的,坐车也就是一个时左右的车程。郭静自己开车的话,也能更方便快一。

    走到操场上,到得一处僻静无人的地方,郭静立即有些兴致勃勃地瞧着林旭道:“我今天上午到的,听容儿了你的事,对你很有兴趣。学截拳道的很少,我以前还没遇见过,我想要跟你练练手过两招,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你不愿意也没关系,她这个人就是跟男孩子一样,喜欢跟人打架,你别见怪!”黄容在郭静完后,立即接着对林旭道。

    郭静闻言,却是忍不住皱了下眉,似乎不愿意被黄容阻止她与林旭的这场切磋,不过却也没什么。

    林旭瞧着郭静想了下后,头道:“好。”

    经过昨天中午与逃犯吴某的那场短暂打斗,而得以在实战中发挥地突破后,他现在倒也是正想找人多练练手,多经经实战的。只是却一时寻不下什么好对手,这学校里的人对上,他基本三拳两脚都能解决,对他根本毫无威胁力而言,形不成有效的压力与压迫感,能够迫他在实战中有所突破。而跟他们这些基本毫无武力的打,也增长不了什么打斗经验。

    没想到正愁没有对手时,这个郭静就送上门来了。按黄容的,郭静是高中时他们散打社里最厉害的,一个能打七、八个,想来也不会太差。就是不知道她的水平,跟昨天那个逃犯吴某比起来,哪个更强一。

    他倒希望,郭静能够更强一些,至少也不要比那个吴某差,这样才算能够做为练手的对象,给他增加些对敌打斗的经验。

    “来!”郭静闻言双眼一亮,带着高兴与兴奋地一笑,双手握紧拳头,摆了个散打的姿势便道。她平常就是装着副酷脸不苟言笑,没想到这一笑,却是显得挺好看的,也使她稍多了女性的气息。

    “现在?”林旭看了她脸上的笑容一眼,没想到她这么干脆地打就打。四下望了望,操场上这会儿也有些其他学生在玩,或是散步做些别的,并不只有他们。想了下,道:“我不想被人看热闹,等下午放学后,我过去桃园找你吧?”

    郭静闻言,略有遗憾地放下手,头道:“行,我等着你。”

    黄容见他们讲定这场打架,有儿无奈地叹了口气后,也不再就此事多什么。看着林旭,转过了话题笑道:“今天早上早读的时候,我爸看见武建国三人骑着车子离开学校了。哈,你这回高兴了吧,他们想开除你不成,反倒自己被开除了。伙儿,你现在可是够厉害了啊,徐长兴都得捧着你了!”

    武建国三人被开除出校,徐长兴倒是给他们留了面子,没有全校通报明令执行,只是让三人自己辞职了。不过性质虽有不一样,但结果是相同的。

    林旭道:“那是他们咎由自取,自找的。也不是我非要跟他们过不去,是他们先跟我过不去。”

    “反正你以后在这武乡中学,是可以横着走了!”

    “我没事横着走干吗,有病啊?”

    “你较什么真儿啊,这就是个比喻。横行霸道都不懂,明显偏科,语文没学好。”

    “是,没你学的好。”林旭故意道。

    “那要不要我给你补补课?不收你补课费,叫声‘姐姐’就行。”

    郭静瞧着他们两个看似在斗嘴,实际却显得好像很熟悉亲近的样子,忍不住眼中闪过丝异色。

    林旭闻言,忍不住冲黄容翻个白眼。就知道她不会轻易放过自己,得,这又绕回来了,摇头道:“不用了,我们语文老师教的挺好的。那个,快上课了,我先走了!”罢,便要道别而去。

    “唉呀,早着呢,急啥?”黄容一把抓着他肩头道。

    “我还有作业要写呢,真的。”林旭一缩肩头,轻轻挣开了她手,道声“再见!”又冲郭静了下头,便转身而去。

    黄容正要再叫林旭,郭静拦住她道:“他既然有作业,就让他去吗!”

    黄容道:“他有个鬼的作业,我才不信呢!”顿了下,道:“算了,咱也回吧!”

    郭静头,两人也随后向操场外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