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 比你想的更天才
    (感谢书友“蛀虫灬蛀牙”“紫竹夕寮”“焰中葫芦仙”的打赏。求收藏,求推荐,求打赏!)

    郭静向林旭借这本《拳经》的目的,就是为了想确定地再看看,上面到底有没有关于桩功的记载。

    刚翻开发现是古文体时,她还有些惊喜,以为真是什么秘籍,但翻看完后,就发现,这跟现在市面上卖的那些武术书籍也没有多大的区别。同样没有桩功的练法,而且因为是繁体字古文体的记载,看起来还不像现代的书籍那样方便。

    倒是最后面那部分辅助练功的药方给了她些安慰,像这种药方,在以前也是门派里的秘传,轻易不会外泄。现在市面上的那些武术书籍里,也很少有这些练功药方,挺难找了。

    除了记下这个药方,书里剩下的内容她便也没多大兴趣。对于她来,如果没有找到桩功的练法,可以用来增长功力的话,学再多的这些传统武术拳法也是没什么用,还不如练自己的散打更实在一些,也更能应用于实战。

    而如果能找到桩功的练法,再回头找像这本《拳经》里的这些太祖长拳之类的武功,市面上与现在流行的网络上也多得是,不用太费事。最多找不见,又感兴趣的话,也可以回头再向林旭借。

    抄好了那篇药浴的药方,她又仔细检查一遍无误后,将那张纸撕下叠好装在自己口袋里,再把《拳经》和纸笔还给林旭。

    待林旭接过收拾时,她抬腕看了下自己的手表,见已是过了五半,向林旭道:“快到晚饭时间了,我请你去前面饭店吃饭吧,谢谢你今天跟我切磋,并借我书看。吃完饭后,我再给你演练我的临清弹腿,咱们到时可以再好好交流下。”

    林旭摇头推辞道:“不用麻烦了,我在宿舍里吃完,再过去找你们就是。”着话,已把《拳经》和纸笔收拾到书包里,然后示意坐在自己座位上的黄容,让她帮忙把自己书包重新塞进抽屉里去。

    跟郭静的那一番切磋,他也受益不浅,谈不上什么让人谢。真要谢的话,倒是他还想要感谢郭静。而把《拳经》借给郭静看,他也觉着没什么大不了的。他也要求了要看郭静完整的使一遍临清弹腿,这本就是互惠互利的事。

    便是没有,看一下也没什么,他没那么气。这本《拳经》对他来,也还不至于那么重要,这又不是真的那种不得了的绝世武功秘籍。否则的话,他也不会就随便放教室抽屉里了,也不怕会被人偷看或直接偷去。

    其实不止这本《拳经》,他的那几本武术书籍,也都没有什么太多好保密的。就包括记载有他自己所研究整理出的修炼内功的《抱朴秘要》的笔记本,便是真被人偷了,他也不觉着有什么太大不了。

    别偷,他就是随便拿给人看,这教室里也未必有人看得懂。就是他自己亲口解释的教,也怕是没人能练成。有关文滔、林彤和岳俊锋的前车之鉴在,打坐入静的那一关,可真不是好过或谁都能过的。也因此,他对把这些书和笔记全放在教室里,放学也不带,并不担心。

    “没事,一顿饭而已。咱们以武会友,以后就算是朋友了,不用跟我客气,走吧!”郭静接着劝道。

    黄容帮林旭把书包重新塞进抽屉里后,也向林旭笑着劝道:“对啊,一块吃吧,她有钱,咱们今天打土豪、吃大户,不用跟她客气。”

    林旭推辞了两句实在推不过后,便也就答应了下来,又跟着她们一起离去。

    到了前面饭店,郭静直接向老板要了个包间。这间简陋的饭店里,却也是有着两个包间的。进了包间后,郭静也没要那些为学校里学生准备的食堂大锅饭菜,叫老板直接拿过了菜单菜。

    林旭直不必太破费,大锅饭一人来一份菜,几个馒头就行了。但郭静却坚持,她请客由她做主,黄容也在一旁吆喝着要菜。实在推不过,也就随她们了。

    菜的时候,林旭还不太好意思的只了两个最便宜的素菜。黄容却是不客气的了一大串,郭静本人也是挑了个最贵的,要了一只山药炖鸡。这饭店里,一只全鸡就算是压轴菜了。完后,趁着等上菜时,黄容回去要叫她父亲也过来一起吃,向两人告辞离席而去。

    但过了一会儿,黄容回来后,却黄宗文不愿过来,叫他们年轻人自己吃就好。晚饭不必管他,他自己在家里做就行了。

    三人皆算是练武之人,饭量都大。黄容也就罢了,她平常并不会每日练习,饭量也就比普通女生稍大一些。郭静却是每天不间断地必要练上一会儿,饭量经常能超过普通的男性,再加上今天又跟林旭打了一场,体力消耗很大,更是比平常吃的多些。

    而林旭年纪虽最,饭量却是最大。到最后她们两个吃饱还剩下不少时,他为免浪费,把所有饭菜都扫光了,直看得两人瞪大了眼睛像是看怪物一般看他。

    林旭被她们两人看着,却也没什么不好意思,只低头吃饭。他在饭桌上,一向都不太跟人客气,觉得该吃就吃。像电视里演的,请客吃饭赴宴之类,去了还讲什么礼貌客气好面子装样子地结果却吃不饱,他觉得那真是太不划算,简直死要面子活受罪。

    吃完饭,郭静结过账,三人出了饭店,沿着跃进渠的岸边道路,向西走着一块散步。刚吃过饭后,不宜做剧烈运动。所以郭静要等散散步消化过后,才向林旭演练临清弹腿。

    散着步,郭静忽然想到个问题问林旭道:“对了,我都忘了问你,你练弹腿多久了?”

    林旭不想显得太惊世骇俗,想了下后,答道:“练了一年了。”

    没想到郭静一听后,还是忍不住瞪大了眼睛露出难以置信地表情看着他道:“才一年?”

    “怎么了?”林旭有不明所以的问,觉着一年应该算挺长了。要是自己实际才练了半个多月,岂不是要吓死她。

    “一年你就能练到这种程度?”郭静还是不信地看着他,忽然想到了什么地问道:“你几岁开始泡药浴的?”

    “什么药浴?”林旭闻言不由一怔,被她问得莫名其妙。

    “就是你那本《拳经》后面的‘易筋壮骨方’,我刚才抄的那个。”郭静忍不住语气带的重了些,心想这家伙还跟自己装。他肯定是从就泡药浴,等到体力大增后,开始正式练武时仗着身体底子好才能进步这么快。一年的时间,就把弹腿练到了这程度。

    “这个啊!”林旭闻言恍然,却是摇头道:“我没泡过。以我们家的条件也泡不起,又是人参又是鹿茸的,怕配一副就要上百了。”

    以他的见识以及这个年代的金钱购买力,上百块的东西对他来,就已经算是很贵了。

    郭静闻言,不由一怔。她在看到《拳经》后面的辅助练功药方时,就单方面地认为了林旭肯定是从泡药浴,才会体力这么好,以比她的年纪而强过经常锻炼的她,却是一直忽略了林旭的家庭条件。

    这时经林旭一提,她才忽然省过来。看林旭的穿着打扮,家里确实不像是有钱的样子。而且这乡下人家,多是中地的,再有钱又能有钱到哪里,像那个药方里所列的那些药物,确实不是普通人家消费的起的。所谓“穷文富武”,这句话可不是假的。

    但他如果不是靠从泡药浴来增长体力,又怎么可能“一个月”的时间就把弹腿练到这程度,难道还真有什么所谓的练武奇才?

    这般想着,她又带着询问的目光看向黄容,黄容可比她更了解林旭以及林旭家里的情况。见她看过来,黄容头道:“他们家条件确实不算是特别好的,也就是康吧!”

    郭静信黄容的话,但看向林旭时,还是又再有些难以相信地问道:“你真的从没泡过药浴?也从没练过桩功?”

    林旭忍不住眉头一皱,被她问得有烦地道:“你不要总是对自己没见过的就选择否定不信好不好?事实就是如此,你爱信不信。”

    郭静道:“不是我不信,是你这太有违常理了。一年的时间,普通人能完全练熟就算很好了,怎么可能练到你这程度?你知道我练散打练了多久吗,练了六年了。弹腿也有练了三年,光那个凌空横转拧旋子的动作,我就练了一个多月才算练熟,中间不知道摔了多少次。可你才练了一年就能打得过我,还没有专业的老师和教练指导,就是自己照着书自学瞎练,你叫我怎么信?”

    “那我要才练了都不到一个月,你岂不是要死啊?”林旭心道一句后,轻咳一声,道:“这个,有可能是我在练武这方面特别有天份吧?”自己夸自己,还真是有不好意思。

    黄容在旁嗤笑一声,道:“真是猪不嫌脸大!”

    这是当地一句土话,人自卖自夸的意思,但却有贬义。

    郭静瞪着眼瞧了会儿林旭后,也只能很无奈地叹口气,接受这个了解释。她现在真是有人比人得死的心思。自己练武的天赋也算挺好了,连那个教他弹腿的老拳师都称赞过。高中散打社她稳居第一,进了大学散打社后,也是能位居前三,平常真没在这方面太服过谁。

    想不到今天所有的骄傲,就被眼前这个今年才虚岁十五的初中生给无情地踩在了脚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