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 策马阡陌
    轻策着马,延着庙旁边的道路,走到村西口的那个十字路口后,林旭一拉马缰,转向西边两沟分界的那条道路。然后双腿一夹马腹,轻喝声“驾”,策马跑了起来。

    他从去年暑假就已学会,这时早已骑得娴熟。以前因为个子矮,人瘦弱,他操控起来还有些心翼翼,生怕会被摔下来。但这时身子长高,又学了武功,艺高胆大。策起马来,竟是越跑越快,到最后马儿四蹄翻飞,已是被他策马狂奔了起来。

    这时正是农闲时节,地里没有什么活计,出了村子后,田间的地里与道路上都并无人影,四面茫茫,视野极为开阔。林旭也不用担心骑马会撞到什么人,跑得很是纵意,这马也正是青壮,这时跑起来也很是撒欢儿地兴奋。

    策马江湖道,天地任逍遥。

    林旭一时间,很有几分这种感觉,驾马跑得也是非常畅快,瞧着四下无人,忍不住都张口长啸了一声。啸罢,更觉畅快淋漓。

    里面的侠客,策马江湖,也是一大纵意之事。林旭以前每每看到,都是非常羡慕。所以当初关巴图一提要教他骑马作为感谢时,他几乎是想都没想,就十分兴奋地头答应了。

    可惜以前他身子,力气,胆子也,却是从来没敢把马打得这么快,像这样策马狂奔过,多只是驾马跑。但现在却是不同,只觉无论是什么情况下,他都能够驾御住跨下这匹马。

    跑过了打麦场,沿着田地间的道路一口气直跑出了约摸三、四里地,眼看着已能望到距离他们关村最近的西边一个叫庄头村的村子后,他这才放慢了马速,慢慢地收束停住。

    “唏律律”,马儿停下后,发出一声长嘶地打着响鼻摇着头,看起来也是跑得很欢快的样子。

    林旭伸手来回摸了摸马颈,又调转马头,往回行去。抬腕看了看手上的电子表,见跟关落雪约定的时间还有八分钟,绝对能赶到,便也不着急赶马,策着马跑地往约定地赶去。

    他今天借了关巴图的马出来,也并不光是为了骑着马遛遛地出来跑一圈,同时也是约了关落雪在村西头这边的田地里见面。今天上午还在学校的时候,他就让妹妹林彤在课间操后给关落雪传了话,约好了回村后见面的时间和地。

    约好的时间是下午五,地是在村西头北边这条沟最北边的西岸头处。

    这条沟大体是呈不规则横卧着的“l”型,最北边的那头,又往西横拐出了一截。他们约好的地,就在这拐出一截,延伸到这边田地里的岸口树林外。辨识度很高,很好找。

    林旭刚才策马狂奔,是从出了村口后就一直顺着路往西边跑,也是为了跑着顺道,不用怎么拐弯。沿村口的那条两边沟的分界路,过打麦场,再直到他这时所在的这条路,差不多是直直的一条,直到这边快到庄头村处,才稍微往南拐过了个弧度。

    这时他便又先跑出这条路,到了打麦场处后,再调头往北而去。顺路再走三、四百米,就可到他跟关落雪约定的地方。

    村子这边的田地,并非是平原似地平整一大片,而是有些丘陵状地高低错落起伏。这边的地势,相对来也比村子要高些。

    林旭往北赶出一百多米路,上了一处落差在两米左右的土坡后,就望见那边约定的地方,关落雪竟是已提前到了,正在那里不时往来路张望。瞧见他策马出现在坡上,先是有些惊讶了下,然后便冲着他这边笑着挥手。

    瞧见关落雪已到,林旭回应地挥了挥手后,便连忙一夹马腹,轻喝了声“驾”,加快速度赶了过去。

    关落雪是骑着自行车过来的,她的自行车就停在身边。本来她以为林旭也应该是骑着自行车过来,又或是干脆走过来,却怎么也没想到,他竟然是骑着马来。

    瞧着他骑马而来的英姿,虽然他座下的不是匹白马,但关落雪这时瞧着,却也觉着他有些像白马王子的感觉。一时之间,似乎都有些像是身处童话里的情景,公主在草地上等着,盼望着,然后王子出现在视野里,从远处骑马而来。

    这时身边四下里田间的麦,都已是长得一片绿油油地高过了脚面,瞧着也很像是草地。剩下的现实不足,以想象补充。哪个青春少女不爱幻想。反正这时的她,已是有些沉醉其中,瞧着远处骑马而来的那个身影,都有些带着迷醉之色。

    那个身影越来越近,马蹄声响,很快奔到近前。勒马停下,林旭在马上向她弯腰道歉,“抱歉,我来晚了!”

    其实这时的时间还没到五,差个几分钟,是关落雪来早了。但他既然比女孩子晚到,不管时间到没到,都自然应该道歉。这道理和礼节,他还是懂的,电视里也经常这么演。

    关落雪却似乎没听清,只是面带微笑地看着他,然后脸上带着抹羞红地向他伸出手。

    林旭见状一笑,便弯腰抓住她伸出的手,然后用力轻轻一拉,另一只手同时伸出扶住,稳稳当当地便将关落雪拉上马,在他身前的马鞍上扶好坐住。

    他今天骑着马过来赴约,也是有一番想要跟关落雪共驾同骑、郊游踏青的心思。没想到过来后还没开口主动提起,关落雪就已向他伸出了手,心里一时便觉着跟她很心有灵犀的感觉。

    带着紧张与激动的心情,他张臂穿过关落雪腰间,将她香软的身子轻拥在怀里,两手越过她拉住马缰,然后双腿轻轻一夹马腹,便策马顺着道路悠悠前行。

    至于关落雪的自行车,附近又没什么人,倒也不用担心会有人偷去。何况他们村子里的风气一向很好,也不会有人不告而取地就随便拿别人家东西。有时急用又寻不到人,先拿了的话,事后也一定会还回去。

    好一会儿后,关落雪方才从那有些梦幻的状态中回过神儿来。察觉到已被林旭搂在怀中地共驾一骑,忍不住面上更是羞红,连耳朵根都红了。

    好在林旭在她后面,她耳朵又被头发遮着,倒也不会被他看见。察觉到这状况后,她也并没做什么挣扎推拒。刚才她自己那状态下,其实也是清楚自己做了什么,知道是自己主动向林旭伸出的手。

    何况恋人之间,拉手、拥抱,乃至亲吻的这些亲密动作,本来也就算平常,她心里倒也并没有什么推拒。不过亲吻的话,她觉着自己现在还接受不来。略略平复了下自己紧张的心绪后,她反而往后轻轻一靠,整个人都靠在林旭的怀里,与他贴得更亲近了。

    察觉到她这一靠,林旭心里也是忍不住更紧张地心又快跳了下。关落雪似乎察觉到了他的紧张,脸上略微一笑后,忽然问道:“那天黄容抱你的时候,你是不是也这样?”

    林旭闻言,却不知该做何回答。想了想后,干脆不答地转过话题问道:“你来了多会儿了?”

    关落雪闻言后,却也没再接着追问黄容的问题,答道:“我也就比你早到一下,我离五前十分钟开始走的。”

    林旭想了下,估计就是自己策马狂奔地跑到西边那条路快到头处时,跟关落雪错过的。那边也是有些高低起伏的不平,西边那条路的两边,都是高出路有两米多的田地,人跑进去后,不顺着路瞧的话,在旁边远处也确实瞧不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