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偷菩萨头的贼
    (为上架攒稿,最近这几天会转为每天一更,等到上架后一起爆发,还请大家谅解。)

    策马轻骑,美人在怀。

    林旭觉得自己这会儿,很像是里侠客抱得美人归的结局。

    两人一边看着沿途路边的田间景色,一边闲聊地着话。不过多是关落雪在,林旭在听。不时凑趣地开两句玩笑,却也逗得关落雪发出阵阵银铃般的笑声。

    夕阳西下,太阳落山后,林旭策马返回两人相约的地。就见关落雪的那辆自行车,果然还停在那里,一动没动。

    扶着关落雪下了马,林旭道:“你先走吧,我在后面跟着,看着你回家。”

    “嗯!”关落雪依依不舍地瞧着他了下头,过去骑上自己的自行车,往回家的路上而去。

    林旭随后策马跟上,到得村西口的那个十字路口处时,他勒马停下,直目送着关落雪转向右边那条路,安全进了家门口后,才拨转马头往相反的左手边路上行去。

    走这边,自是先到庙后面的关巴图家还马。他以前早就借过很多次了,十分熟稔,两人之间倒也没有太多客气。送还马,谢绝了关巴图留他用晚饭的邀请后,他便告辞离去。

    出了关巴图家,走在庙旁的这条路上,林旭看了下这时左右无人。干脆抄近路地轻身一跃,落地后脚下一地再次跃起后,身影便翻过庙的围墙,落到了庙里。

    这座庙的地基是专门垫高的,地势比周围的所有人家都高。这边路上的围墙虽然不算很高,也是通常的两米多,不到三米。但再加上高出路面有两米左右的地基后,却便是高了许多。

    这么高的距离,林旭并不能一跃而上。第一下跃起,是先跃上墙根处的地基,第二下跃起才翻过围墙。

    落入庙里后,转眼看了下四面无人,他又是脚下连地跃出。这回不再是往高的跃,而是平地纵跃,尽量往远的跃。一个起落间,便是三、四米的距离。

    身影如风,只几个眨眼间,便已纵跃扑至了自家院子这边。然后脚下不停地一便又转为高高跃起,轻身上了自家的平房。上了平房后,他往院子外面这边望了下,见这时并没人出来,又再轻身跃下。然后转到大门口处,进院回家。

    他没直接跃落到院子里,是怕被家里人看见。他在上面只能观察到院子里有没有人,却观察不到两边屋里的人是不是正在透过窗户往院子里瞧。这要一落下被瞧见了,免不了要惊人一跳,出来问他究竟。他自是不愿多开口地解释,这种情况能避免还是要避免。

    而且,他至今为止,都从没有在除了自己以外的第二个人面前显露过轻功。这技能,倒也算是他留给自己的底牌。如遇到关键时刻,就可靠这个脱身保命。

    回到家中,也差不多就是到晚饭的时间。吃过晚饭后,他先把学校里布置的周末作业做完。然后便刷牙洗脚地上床睡觉,入睡前,照例把电子表的闹铃定到了凌晨三。

    凌晨三,闹铃一响,林旭准时醒来。然后盘膝坐在床上,面向南方而坐。正要闭眼入静修炼之时,他忽然见到面前的窗户外似乎隐约有手电的光芒快速一闪。

    他屋里后边,也即南面的这扇窗户,是正对向院外空地的西南角厕所方向,跟西北角处通向旁边庙的那扇木门相邻。从窗户里,就能瞧见那扇木门。

    这窗户他晚上自然是有拉窗帘的,不过窗帘却是很薄,是可透光的。虽然一拉上后,里外瞧不见两边的情形,但光照却是可透出。晚上时候,外面可望见里面灯光,而外面有手电照,里面也是能瞧见。

    这么晚了,还有手电光照过来,而且似乎还是从庙里那边照过来的。林旭不禁心下惊讶地有些生疑,便暂停了修炼,趴过去拉开窗帘往通向庙里的那扇木门瞧去。

    这扇木门并不是什么好门,只是林旭父亲随便用几块木板订的,中间有好几道两指来粗的缝隙,甚至门的上面部分,因为刚好有一块的长度不够了,还留有一个约摸手掌宽的方窟窿。不过这扇门又不是遮挡什么重要地方的,破也就破,并无甚要紧。

    刚才的手电光芒,应该就是从不知缝隙还是窟窿里透过来后,再照到他窗户上的。

    趴过去看后,林旭透过门上最大的那个窟窿往庙里那边瞧去,果然隐约瞧到那边有光芒闪动,只是没有再往这边照来。略停了下,还隐隐地听到了有话的声音传过来。

    此时正是夜深人静,万籁俱寂之时,声音会显得特别明显与传播的特别远,再加上林旭这扇窗户的隔音效果又不好,而他现在的耳力又比较好,却是听见了。不过到底还是隔得有些远,又多了层窗户相挡,他虽能隐隐地听见话声,但具体是什么,却也听不清。

    “难道是那些偷庙里菩萨头的贼?”林旭心中一动地忍不住暗自猜测道。

    想到这个猜测,倒是很有些兴趣。这些贼一向只闻其名,从未有人撞见过,似乎也从未有落网。只见得庙里菩萨的头一个个减少,却从不见贼人踪影。今天正逢其会,他倒是想要见识见识。

    当下连忙将衣服穿好,收拾停当。正是艺高人胆大,也不跟家里人,便轻手轻脚地偷偷开了门出去。返身关好房门,到了院子里,他轻身一跃,伸手攀上房檐,再手上一用力,翻身上了平房。

    上了平房后,他弯下腰,脚下轻捷无声地往庙那边的边缘位置凑去,以使自己能刚好看见庙里情形,而庙那边的地下不注意却瞧不到他只探出的半个头。

    才一探到能看见庙里情形的位置,林旭就见到两道手电光挟着两个人影从后面千手观音殿破烂的窗户洞里一前一后地闪身跃了进去,手电的光芒已开始在殿里闪映亮起。

    林旭又探看着观察了片刻,发现也不知是这贼人大胆,还是以为这么晚根本不会有人来这边,又或是知道村里人本就不大把这庙里的东西当回事,在殿外面竟是也没留下个望风的。

    这倒也方便了他,确定殿外无人望风后,他轻身一跃,无声地从平房上跃下,落入了庙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