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三章 神偷燕子门 师兄与师妹
    (感谢书友“squareaq”的打赏。求收藏,求推荐!)

    “行,那我们就再找一遍。”男的听了女的话后,头答应。但顿了下后,却又开口问道:“如果这后殿没有,前殿也没有,这里根本不是我们要找的地方呢?”

    女的答道:“不是的话,我们就另外再找其它地方。不过我感觉,这里应该就是。咱们今晚上找不见的话,就改天弄台地下检测的仪器过来。到时候也不用像现在这样偷偷摸摸,就光明正大过来,弄个假文件,再弄两个工作证,然后跟村里的负责人,咱们是市里文物局辖下的考古队,来这里考古的。这村里的人根本没什么文物保护意识,一个村子的村长、支书的见识也有限,还不好糊弄?保准一,他们就信了,到时还要想办法地招待咱们。”

    林旭在门外听到女的这话,忍不住就是心下一惊,按她的办法的话,那真是九成会成功。只要他们文件弄的像真的话,村里的那些头头们甚至根本都不会起丝毫怀疑。他们这么个村子,像文物局这种冷僻部门,别是市里,怕是县里的也没接触过,哪里分得清真假。只要人家拿着上级的文件过来,再出示个工作证,肯定是照章办事地接待,恐怕连跟上面确认一下都不会。

    心惊的同时,林旭也不禁有些佩服这女的。一佩服她头脑灵活,能很快想出办法与针对性的计策;二则是佩服她胆子大,竟敢公然冒充政府部门的工作人员。真可谓胆大心细脑子活,也果然是偷骗不分家,做偷的骗起人来也是一等一的本事。

    那女的完后,忽然叹了一声,接着道:“若是今天晚上找不见,弄来仪器后我非得把这庙里逐寸地仔细检查个遍才肯罢休。不然的话,我是不会对这里死心的!”

    那男的闻言苦笑了下,摇头叹道:“我的好师妹啊,有时候真不是我你,你非要较这个劲干吗?那个空空儿,可能根本就没有建什么密室,留下什么秘笈。就算有,也可能早被人找见,或是因为什么天灾地毁坏遗失了。一千多年呢,什么都有可能发生,谁又能得定呢!”

    “这两个原来是师兄妹!”听到那男的口中对女的称呼后,林旭在门外心中暗道。

    才自想罢,听得那师妹道:“当年创建神偷门的祖师,只是偶然被空空儿祖师所救后,得他指了十日本领,就闯出了日后天下第一神偷的名头,创下了神偷门这个影响深远的门派。而咱们燕子门,只是神偷门覆灭后传下的一个分支门派,技艺只传承了神偷门当年盛时的十之一二。但就是这样,在如今的江湖上也有一席之地,任谁也不敢轻易瞧。由此就可见得,空空儿祖师的本领,是何等高绝。”

    “而他生前并未有明确的传人留世,若是有的话,不可能一直默默无闻、籍籍无名。神偷门祖师只是得了他十日指,并不算是他真正的弟子。既无传人继承衣钵,我不相信他会甘愿自己的一身绝学就此失传,他肯定会以某种方法留下自己的传承。”

    “神偷门的历代弟子都曾遍及天下地追寻过他的踪迹与脚步,一是禀承祖师遗训,以了祖师之后未能再得遇空空儿的遗憾;二也是希望能从他的踪迹中,得到他遗留下来的真正传承。”

    “这份儿传承的珍贵与重要,我以前也跟你讲过,现在就不多了。你的那两种情况,早被人找见我觉着不可能。神偷门的历代弟子在这方面都有追寻过,如果已经被人找见,他们没可能不发现。况且找到的人要是练了空空儿祖师真正传承的武功,也没可能一直声名不显。倒是因为天灾、战乱等原因被毁或遗失,有可能。但有可能毁,也有可能没毁。只要没有确切的证据证明被毁,我就还是会继续追寻的。”

    那师兄听完了师妹的这番话后,又苦笑地叹了口气后,没有再劝,开始从墙那边一路敲敲打打地又往中间仔细寻找。师妹也没多,也同样开始寻找了起来。

    林旭在门外听完了那师妹的这番话后,则是有些心潮起伏。他可实在没想到过自家旁边的这座破庙,还真是唐朝时候建的。不过建庙的却不是村里人传的什么善于建庙的匠师了,而是一代传奇人物空空儿。若真如那师妹所,这空空儿当年的一身本领确实是十分高明,随便指了别人十天,那人后来就成了天下第一神偷,还创下了个神偷门。

    而这对师兄妹,则是神偷门被灭后的一个分支门派燕子门的弟子。至于那神偷门为何被灭,又被谁所灭,什么时候灭的。那师妹话里没提到,他却也不得而知了。

    不过能从其口中听到了“江湖”二字,便已让林旭颇有些兴奋。这明现在的这个世界,也是同样存在着一个江湖的。不过再又细一想,却又有些冷了下来。现在这个社会的形态与架构,怕是即便有江湖,闯荡起来也不会像里来得那么潇洒了。

    有句话得好,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这其实也是任何时代任何地方都免不了的,不过在林旭看来,这应该是广义上的江湖。狭义的江湖,应该是里写的那种,由一个练武人组成的圈子,这或者称之为“武林”更确切些,是练武者的丛林与森林。

    武林中人应该都是会武的,但江湖中人却未必都是,有时不会武功的人,也难免会因为某些事情,而陷入到这个江湖里。

    殿内的那对师兄妹,一路敲敲打打地,又从两头仔细搜寻到中间的千手观音像处会齐。这一番寻找下来,他们仍是未有发现什么异常。

    “如果这后殿里真有室密的话,那我觉着多半应该是在中间。而开启的机关,我猜多时也是在这座千手观音像上。”师妹仰头打量着这座没有了脑袋的千手观音像,忽然道:“要不我们干脆把它拆了看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