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 图穷匕首现 请叫我民兵
    (再次感谢书友“活在书海的书痴”打赏。求收藏,求推荐!)

    林旭听着下面密室里的这番对话,忍不住皱起眉头。

    一是不喜那李飞虎的行径,这完全是恃强行恶,欺负女子;二则是在思谋对策,该怎么帮助那燕子。路见不平,拔刀相助,除强助弱。在经过学校里的那一番行事后,他现在心中已是自诩为侠客。对眼下这种事,自然不会束手一边,坐视不理,任其行凶。

    可现在那李飞虎手里有枪,却又不同。他还不认为自己能挡得住子弹,路见不平,行侠仗义是一回事,他却也不会为此搭上自己的性命。所以,必须想个好的办法,先把他手里的枪弄掉,让其不成威胁。

    若是李飞虎手里没枪,他现在早就跳了下去。就算自己不是那李飞虎的对手,可要加上旁边的燕子,两人合力,就一定可以胜过。燕子与其同出一门,想必双方间武功不会相差太多。刚才下面那几下短暂的交手,李飞虎显然也没有立即占到上风,否则也就不会掏枪了。

    其三,则是林旭有不明白李飞虎最后所的那句“通往女人心里的路是是阴`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在翻看过生物课本后,他自然知道阴`道是女人的什么部位了,可按照生物课本上女性`生`殖器官的描述,阴`道只能通向子`宫,怎么会通到女人心里。

    难道李飞虎是要让燕子给他生孩子,听孩子确实能拴住女人的心。但要生孩子就生孩子,怎么冒这么句话。他到底对男女间的事还是一知半解,不明白这话的意思。不过虽然听得不是很明白,却也听得出来这不是什么好话,否则燕子也不会开口大骂了。

    他却是为这句话有儿带偏了,稍想了下想不明白后,就干脆放弃不想,又转回来思谋对策,看想个什么办法能弄掉李飞虎手上的枪。只要没了枪,那他就是没了爪牙的老虎,没什么好怕了。

    这时又听得下面那燕子的声音响起道:“我不会动手的,李飞虎,有本事你就开枪打死我,我死也不会让你得逞。不过我要是死了,你也想想后果,看师父和大师兄会不会饶过你?”她愤怒之下也不称师兄了,直接指名道姓。

    “师妹,你别以为我真不敢对你开枪?”李飞虎罢一顿后,接道:“是,我是不敢开枪打死你,也不舍得打死你。但要打伤你,让你失去反抗能力,必要的话我也不会手软。”

    “师妹,你还是乖乖听话,配合一。免得要我动手,显得粗暴,或是真要我动枪伤你后强来。至于师父和李飞龙吗,我有枪在手,却也不怕他们。要是再让我学会这空空儿留下的武功,更是不怕他们。这个却还要多谢师妹你呢,没想到还真能找到!”

    他到最后,又开心得意地大声笑起来。燕子闻言,则是不作声了,显然清楚已没法再以言语动他。

    林旭在上面听到李飞虎的这番话,也是不禁有些着急,真怕他就会向燕子开上一枪地先打伤她。要是打到什么重要地方,救治不及,也是会死人的。

    急中生智下,却是忽然想到个主意,这时也顾不得稳妥不稳妥,又有多大把握,便提高声音地冲着下面大声喊道:“谁在下面,快给我出来!我是村里的民兵,你们是干啥的,是不是来偷东西的?好贼偷,又来偷我们庙里的菩萨,这回可抓着了,快给我上来!告诉你们啊,我手里可有枪,你们带了啥家伙,先乖乖给我扔上来,然后再老实地给我爬上来,别耍啥花样!”

    喊罢之后,林旭就连忙一闪身,又躲到了后面那尊降龙罗汉像的身后。然后聚精会神地盯着洞口,要等李飞虎一冒头出来,就立即飞身偷袭,先一脚踢掉他手里的枪,接着第二脚就踢他的头,最好一招就能把这家伙解决干倒。

    当然,如果李飞虎真能信他的话,把手里的枪先扔上来的话,那就更好了。不过这可能性不大,李飞虎不至于那么蠢,也不会有这么胆地还没打过就投降。

    至于冒充村里的民兵,也是为了吓唬李飞虎,毕竟这大也是个官方身份。他们村里也确实有民兵的编制,村委会外面就还挂了块民兵连的牌子,他也偶尔从父亲一些关于村里的文件上见到过。但村里具体民兵都有谁,他却是不知道了,一向是只闻其名未谋其面,也从来没见过村里有民兵在农闲时集训过。

    民兵有枪,以前的那个战争年代倒确实有。现在吗,林旭连村里的民兵都根本没见过,就更别谈枪了。不过他倒是知道村里有几户人家,有气枪、土枪之类的猎枪。这么,自然也是为了吓唬李飞虎,让他心生忌惮。

    下面密室里的李飞虎听到林旭在上面这番真假难辨的喊话,也确实不禁吃了一惊,委实料不到在这个时候竟会有人发现了他们。他们在今夜来之前,也曾踩过几次盘子,知道村子里对这座破庙一向都是不甚重视的。甚至前殿那边的西排房舍就是村委会所在,后殿这边也一向都没什么人过来,杂草丛生,十分荒败。没想到在今天这个时候,会有民兵巡查过来。

    “难道是刚才在上面推倒观音像的时候,声音大了,被附近的人家给听见了?”李飞虎心中暗忖的同时,也忍不住稍微走神地往入口处那边转头望了下。

    对面的燕子听得林旭上面的喊话,虽也忍不住吃惊了下,但她这时所面对的更大威胁是面前的这个同门师兄李飞虎。因此只是稍一惊讶,并不敢太过分神。

    眼见李飞虎忽然分神地转头往入口处望了下,她眼中精芒一闪,立即抓住这个机会,趁着他分神的这刹那。忽然身子向后下腰仰倒,同时下面一脚飞踢而起,踢向李飞虎持枪的手腕。又与此同时,自腰间的镖带里摸出一只燕子形的钢制飞镖,在弯下腰头快仰至地面的同时,甩腕向上斜射而出。寒光一闪间,直射向李飞虎的咽喉要害。

    她那一脚,与这一镖,几乎不差先后地同时攻到。脚踢手腕,镖射咽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