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 江湖规矩 以身相许
    (求收藏,求推荐!)

    燕子是现在电视上正热播的一部电视剧里女主角的名字,他也挺爱看这部电视剧的。起来,这个李飞燕跟电视剧里的那个燕子还真有些像,都是做飞贼的,会轻功。就连长相也稍微有些像,尤其是眼睛部位,她眼睛也挺大的。虽然不像电视剧里的那个女演员瞪那么大,却也是双眼灵活,眼珠很灵动。

    另外,她五官外貌上更显得柔和些,身架也有些娇。目测也就是一米六几,不超过一米七,比他现在高不了多少。虽然除了眼睛部位外,李飞燕都跟那个女演员长的不同,但论漂亮程度却也丝毫不下于那个女演员,只是春兰秋菊,各有不同罢了。

    李飞燕自是也知道这部电视剧,闻言又是不禁一笑后,道:“其实我身边很多认识的人也都会这么叫我,只是我却不太喜欢这个称呼,不想跟别人混为一谈。”

    林旭闻言了头,没有就此多,而是回答她之前的问题道:“我是这个村里的,我叫林旭。”

    “林旭!”李飞燕念了一遍这名字后,又问他道:“你多大了?”

    林旭道:“十五。”

    “才十五岁?”李飞燕闻言,又是忍不住惊讶了下,“没想到你才这么,武功就已经练得这么好!我十五岁的时候,可是远远不如你呢!不知道你武功……”张口想问他武功跟谁学的,但想起江湖规矩,不可随便冒然问人师承,又连忙住了口。

    接着向他抱拳一礼,十分郑重地躬身行礼道:“燕子门李飞燕,多谢林弟弟你的搭救之恩!”

    到最后,忽然想起《红楼梦》里是林妹妹,她这里来个林弟弟,忍不住失笑地笑出声来,完全破坏了刚开始的郑重气氛。

    林旭见状,也不禁有些尴尬,轻咳了一声,道:“我也不太喜欢这个称呼,你叫我林旭就行。”

    李飞燕瞧着他尴尬窘迫的样子,忍不住又笑了几声后,看了眼他手里还拿着的枪,道:“对了,你要是不懂枪的话,就先把枪的保险关了吧,免得不心走火!”

    知道了林旭不是民兵,还只是个学生后,李飞燕便已猜到他应该是没接触过枪的,而且一看他现在拿枪的姿势,就知道他是个外行,便提醒他道。万一真不心走火,也很有可能伤到她。

    “怎么关?”林旭闻言,连忙心地提起枪问道,还真担心有可能会走火。至于被李飞燕看破了自己并不懂用枪,他却也并不在意。即便不用枪,他也不怕现在激斗过一场,体力消耗很大又受了伤的李飞燕。何况,他也并不认为李飞燕现在会跟他反目动手。

    果然,李飞燕接下来只是指了他枪的保险在哪,教他如何关闭,并无任何其他举动。

    关了保险后,林旭便撩起衣服,把枪顺手插在自己腰间的皮带里。害人之心不可有,但防人之心却不可无。虽然现在跟李飞燕聊得挺好,李飞燕对他也是只有感谢,但林旭觉着这枪还是自己收着为好,更保险。倒持太阿的事,他可不会做。

    李飞燕能看出他的防备心理,不过却也没破。见他将枪收起后,又笑了笑,道:“我是真心对你很感谢的。不知道你想要什么报答,只要我能做到的,都会尽力而为。”

    林旭捡起地上的一个手电筒,照向密室的墙壁上,但见除了入口门户的那面墙壁,以及与入口相对的墙壁外,其余两面都密密麻麻地刻满了字迹图形,料来便是空空儿留传下来的武学秘笈。用手电光照着这些壁刻,他道:“只要你能让我抄录一份这些秘笈就行了!”

    李飞燕跟着瞧了眼墙上的这些壁刻,道:“其实江湖规矩,见者有份,你既然见到了,自然能抄,但这是空空儿祖师留下的,不是我的东西,算不上我对你的报答,你另一样吧!”

    林旭闻言,不由略作惊讶,这个见者有份的江湖规矩,他倒是也曾在武侠里看到过,没想到现实里的江湖也有同样的这一条规矩。心下略作感叹后,他摇头道:“那我就没什么别的要求了!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其实是为了我自己心中的侠义。行侠仗义,帮助他人,不是专门为了施恩图报的。否则的话,那就不叫侠义了。”

    李飞燕闻言,又忍不住面带惊讶与几分奇怪地打量着林旭,片晌后,轻声一叹,道:“想不到你年纪,竟还有侠义心肠,真是难得。现在这个江湖上,还能保持侠义作风的人,可是越来越少了!”

    稍作一顿后,接道:“不过你有你的侠义,我也有我的原则。行走江湖,讲究恩怨分明,你今天救我的大恩,我还是一定要报答的。”话落后,忽然眼珠一转地笑道:“嗯,大恩难以回报,要不,我以身相许报答你吧?”

    “啊?不用,不用!”林旭闻言,不由惊了一声,慌忙摇手,面上又忍不住有些窘迫地脸红,还往后退开了一步。

    李飞燕见状,又是不禁被逗得直笑。

    她是个从无父无母的孤儿,自记事起就被师父收养,收为了弟子。燕子门一向的规矩,每位师父只收三个弟子,而且每位师父都是分开教授,门派形式是分散的,并不混居在一起。这是为了保障门派的存亡延续,鸡蛋不放在一个篮子里。

    所以,她从是跟两个师兄一起长大,下面再没比她的了。大师兄温厚,二师兄有些调皮,但却对她都很是照顾关爱,把她当作亲生妹妹一般看待。她从只享受了兄妹间的关怀,却是还没尝试过姐弟间的相处,以前也从没跟比自己年龄的男孩子多接触过。

    但这会儿跟林旭短短间的相处,却觉很是不同与有趣。瞧着林旭少年老成的样子,她总是忍不住想要跟他开玩笑地打破他那副故作老成的样子。能把他逗得面红窘迫,便觉很是开心。

    “你是觉着我不够漂亮吗?”李飞燕上前一步,向林旭问道。话间,伸手解开自己腰间的镖带,随手扔到地下。

    “不是,你很漂亮!”林旭回了一句后,瞧见她忽然解开了镖带的动作,忍不住惊讶地道:“唉,你做什么?”

    “脱衣服啊!”李飞燕面带着笑容,很自然地答道。罢,又伸手拉开自己上身皮衣的拉链。

    “你脱衣服做什么?我了,真不用的!”林旭不由面上更显慌乱地退后一步,摇着手道。

    心里很是奇怪她到底是怎么想的,刚才李飞虎拿枪逼着叫她脱衣服,她誓死不从,怎么这会儿自己什么也没,她就主动开始脱衣服。他觉得这个李飞燕跟黄容一样,脑子都有毛病,不是正常人的回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