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一章 帮我脱下衣服
    (第一更,求收藏,求订阅!)

    李飞燕这时已将自己皮衣的拉链拉到底,里面却也是一件同样黑色的紧身半毛衫。解开拉链后,她抬手左右一分,将自己身上的皮衣心地脱下。

    刚才跟李飞虎的打斗中,她身上也有受了好几处伤。不动还不怎么要紧,这一举手脱衣服,便又忍不住牵动伤处地作痛。但瞧着林旭更加慌乱窘迫,手足无措,眼睛都不知该往哪儿瞧的样子,却也是不禁又更加好笑。

    脱下皮衣,随手扔到这密室后面的一座低矮云床上后,她故意白了林旭一眼,道:“我脱衣服上药啊,什么不用的,你要我隔着衣服上药啊?”

    “唉,上药啊!”林旭闻言松了口气。瞧着她双手交叉地抓住了自己羊毛衫的下罢,还要继续脱的样子,连忙道:“我家里有伤药的,我去给你拿!”

    罢,便逃也似地从她身旁跑开,往入口处跑去。

    “不用麻烦了,我身上带着药呢!”李飞燕在后面叫住他道,“你过来下,帮我个忙!”

    林旭闻言,也只好停住,人家都有药了,他也没借口再走。有无奈地叹了口气后,他转身走回去。

    李飞燕双臂缓缓抬起向上,高高举过头,向他道:“你帮我脱下这件羊毛衫,我手一动就牵动受伤的地方,太疼了。”

    “这……”林旭不禁红着脸地很是为难。给女孩子脱衣服,他可从来没做过。

    “什么这那的,我都不在乎,你介意个什么?快!我手这么抬着,可也是挺疼的!”

    “好吧!”林旭看她面上确实露出痛苦之色地在忍着,看着也确实挺疼的样子。想了下,头答应。

    答应之后,便将手里的手电筒放到一边,然后带着十分紧张与忐忑的心情,伸出双手,抓住了她羊毛衫的下摆。接着,便抓着这下摆缓缓上翻地向上提起。

    一提过她腰间,就见她腰间露出一抹雪白,里面竟是再没别的衣物。瞧着那一抹雪白耀眼的肌肤,林旭心情更是忍不住紧张激动,只觉心跳的快要蹦出嗓子眼了。明知不该去看的,但偏偏却又忍不住地想看。

    “别停啊,继续!”李飞燕见他停下,催了一句后,瞧见他看着自己腰间有些呆呆的样子,也忍不住觉着脸上微微一热。同时,则还有着一抹自信与骄傲的神采闪过,为自己的好身材能吸引林旭的目光。轻声一笑,她道:“别看了,待会儿脱完你再好好看吧!”

    “我没……”林旭面红耳赤地张口想要反驳,却也知道自己确实看了,只了两个字,后面的话便已不出口,语气也很无力。

    “行了,继续吧,我都了不介意的。女人生出来,本来也就是让男人看的。这话我虽然不认同,但也没法否认。女为悦己者容吗,不然生得再漂亮,没人欣赏又有什么用?孤芳自赏,对镜自照,其实有时候也挺可怜的!”李飞燕有感而发地道。到最后,忍不住叹了口气。

    林旭听着她的这番话,被她话所吸引,一时倒转移开了注意力,便又继续向上拉着她的羊毛衫。这回双眼虽难免仍在她身上流连,却是没有再呆看着停下。

    将羊毛衫拉到她胸口,见到里面露出同样黑色的胸罩,林旭松口气的同时,也不禁略微有些失望。松口气是怕她还真是里面什么都没穿地真空上阵,那时自己更要紧张尴尬;失望则是不免也隐隐地希望她真的什么也没穿,好让自己能一睹那胸前的风景。

    但尽管她穿着胸罩,林旭的目光还是不免被她胸前的高耸所吸引,流连在那没被遮挡,所显露出来的雪腻上。虽然他在电视上也见过女人穿着内衣的样子,但却没有这一刻近在眼前给他的冲击大。

    不过当这最初的冲击过去,渐渐适应后,他倒也没有再那么紧张了,目光也开始渐渐变的平和,不再过多地只注意李飞燕的身材与所露出的雪白肌肤,也转而开始注意到了她身上的伤处。

    她身上的伤,大部分是拳脚打出的淤伤,只有左肋下有道被匕首轻微划破的伤痕,显露出一抹鲜红。而那些青紫的淤伤,在她雪白的肌肤上,显得也是触目惊心,让人瞧着便很觉心疼。

    终于脱下李飞燕的羊毛衫后,在她松了口气放下手臂的同时,林旭也是忍不住松了口气,连忙退开一步。刚才那么近距离的接触下,真是让他非常紧张。

    “你帮我把镖带捡起来,里面有药。”李飞燕伸手指了下自己刚才扔到地上的镖带,向林旭道。

    林旭将手中的羊毛衫放在后面云床她先前脱下的外套上,然后过去弯腰捡起地下的镖带,转手递给李飞燕。

    这镖带大概有一掌的宽度,左右两边是插两把匕首的皮鞘,前后则是插着一圈展翅飞翔的燕子形状钢制飞镖,大概前后各有十支的样子,总共二十支。

    看着这些燕子飞镖的样子,林旭忽然心中一动地抬头问道:“我以前看过一本叫做《神偷燕子李三》的人书,里面的李三好像也是用这种飞镖,不知道跟你们燕子门有没有什么关系?”

    镖带左右两边的匕首皮鞘后面,每边又各有两个皮制的口袋,里面便是分别装着伤药、纱布、医用胶带等处理伤口的东西,连专门的消毒酒精都有一瓶。

    李飞燕正在把这些东西一一拿出来,放在后面的云床上,听到林旭的问话,她抬头笑道:“这你算问对人了,燕子李三正是我们燕子门的一位前辈,而且还是当时的掌门。因为他闯出的名号响亮,现在我们燕子门后面的历任掌门,对外都是称燕子李三。这已经不是专指某个人,而是成了一个代号。”

    林旭闻言也忍不住惊讶了下,没想到这两者间还真有关系。

    李飞燕将镖带里的药物全部掏出后,将云床上放着的一个蒲团伸手拿过,拍了拍上面的灰尘,再转身放下,自己坐在蒲团上,开始处理起了伤口。她先将左胁下的那道伤口处理包扎好,接着取过一瓶药油倒在手上,往那些淤伤处轻轻揉搓。(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