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 摸到了不该摸的地方
    (这是今天的第一更,零前还会有一章。求收藏,求订阅!)

    借着洞口上方照下来的隐约光线,林旭又把这把枪的保险关了,插在自己腰间,然后转身向密室里大声问道:“李飞燕,你没事吧?”

    “唔唔唔……”又是一阵急促的鼻哼声传来回应。看样子,她确实是被堵住了嘴,不出话来,只能以此回应。先前的哼声,应该是她想要提醒自己。

    可惜密室里面没了手电光照着,却是一片漆黑,林旭一时也瞧不见李飞燕究竟在哪。只能听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慢慢摸了过去。

    “唔唔唔……”声音越来越近,听起来就是在脚下了。林旭这时眼睛也逐渐适应黑暗,隐约瞧到脚下确实有个身影在动弹。连忙蹲下身,伸手摸去。

    一摸之下,忽然摸到一个触手生弹,十分柔软的东西,形状是圆圆的向上隆起,好像个馒头一样,端还有个硬硬的突起的圆。他也不知究竟是什么东西,觉得手感异样,忍不住就又抓了抓。

    “唔唔唔……”李飞燕的鼻哼声更急,身子还有些挣扎地想要把他手甩开。

    “我摸到你哪儿了?”感觉到李飞燕的反应异常,林旭问道。问过之后,另一只手也伸过去,往旁边摸去。

    这一摸之下,忽然又摸到了另一个同样的东西,也是触手生弹,又软又滑,像个馒头。左右两边,一边一个,当脑子里生成这个分析后,他忽然想到自己摸到的是什么部位了。

    “哎呀!”当即便忍不住一声惊呼,连忙将手缩了回去,只觉脸上一片发热,心跳得好快。

    “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实在是看不清楚!”顿了下,林旭连忙道歉。

    “唔唔唔……”李飞燕仍就只能鼻音回应。

    林旭实在听不懂,想了下,避过刚才的部位,伸手往上摸去。这回终于摸到李飞燕的脸部,再摸向她嘴的位置,果然摸到她嘴里堵着东西,连忙帮她拔掉。

    “呼!”一拔掉之后,李飞燕便是长呼一口气,然后立即向他问道:“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

    “我没事,很好。”林旭答了后,又立即问道:“你呢?”

    李飞燕道:“我也还好,幸亏你来得及时,又救了我一次!”顿了下,道:“手电就在床边,你摸着找下。”才罢,忽然又道:“嗯,等等,你先把我抱起来放到床上!”

    林旭对她这最后一句有儿奇怪,不明白她是什么意思,怎么还先要自己把她抱到床上。但想了下后,还是一手摸着托到她脑后脖子处,一手向下摸到了她腿弯处,打横将她抱起。

    这一抱之下,发现她手脚都被绑着,双手还是被剪在后面绑起。她上身衣服倒还是穿着的,只是前面的衣服被撩起了。下身的裤子也是完好着,没被褪下。

    她原本上完药后并没有立即穿衣服,但到下午林旭临走时,她身上的药效发挥开,不再怎么疼后,就已经把衣服重新穿好了。只是这个时候,上身衣服又被李飞虎给拉开皮衣,撩起羊毛衫,连胸罩也给推了上去,露出了胸前的隐秘之处。

    将李飞燕抱起,摸索着放到床上后,林旭便在床边一边瞪大眼看着,一边上下摸着找手电。

    “刚才真是担心死我了,想叫喊提醒你,嘴却被堵着,伸脚踢床,也不知道你能不能明白。幸好你机警,不然要是你也遭了李飞虎的毒手,我可真不知怎么办了?”趁着林旭找手电,李飞燕在床上道。

    林旭听过后,这才明白刚才的“啪啪”声,是她伸脚撞床发出的声音,后面那“砰”的一下,应该是她在床上动弹的动作大了,从床上摔了下来。

    “林旭,你把他打死了吗?”顿了下后,李飞燕问道。

    “没有,只是打晕了!”林旭一边回着,一边继续找手电。

    “好,留着我亲手杀,这家伙真是该死,我一定要杀了他!”李飞燕咬牙切齿地道。

    “他到底是你师兄,你真下得去手?”林旭迟疑着问。虽然他现在也挺恨这个李飞虎,但要杀人,一时还真没这个胆子。

    李飞燕道:“你别管了,把他交给我处理就是!”

    林旭也巴不得不管,又摸了几下后,忽然摸到了手电。打开开关一照,密室内重见光亮。

    往床上照去,便见李飞燕不知何时自己翻过了身子,朝下趴着。而这一照,林旭也明白了她为何要让自己先把她抱上床,就是为了能趴到床上借以遮掩胸前的坦露,怕自己先找到手电后一照曝光。

    李飞燕脸上有哭过的泪痕,现在也还有些眼泪未干。她双腿被一条皮带绑着,那皮带很细,看样子是女式,应该就是李飞燕自己腰里的皮带。而她的双手,却是被一把手铐给铐着,也不知道李飞虎哪儿弄来的手铐。

    林旭打着手电,先过去将她腿上的皮带解开。

    “手铐钥匙应该就在他身上,你过去找找看!”

    不需要李飞燕提醒,林旭也能猜到。解开她腿上皮带后,就径直过去到李飞虎那边,在他身上口袋里翻摸了一会儿,终于找到手铐钥匙,过来给李飞燕解开。解下手铐后,林旭又拿着手铐过去,将李飞虎也双手剪到背后铐了起来。

    李飞燕趁着他转过身背对她之际,连忙从床上坐起迅速把自己衣服整理好。想起林旭刚才过来,不心摸到她时,忍不住也是脸上发热地羞红。

    接下来,李飞燕又给他稍加详细地讲了下过程。原来李飞虎也是天刚摸黑就重新赶了回来,李飞燕能想到的,他也能想到,却也是担心回来晚了,被李飞燕抄完秘笈后毁了原刻。所以也不及等到深夜,刚一摸黑就赶了来。他有枪在手,再次制服李飞燕自然是不成问题。

    至于他的枪,则是偷了乡里派出所的,手铐也是他从派出所里一块儿顺的。这是李飞虎自己得意之下,跟李飞燕亲口的。

    林旭听过后,也是不禁有些暗自佩服李飞虎这家伙胆子大脑子又灵光,能想到去从警察那儿偷枪,也真敢去独自一人闯派出所。重要的是,还被他得手成功了,果然不愧是从被培训专业做贼的。(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