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九章 李飞虎之伤
    (今天第二更,求订阅!)

    “林旭,你又救了我一回,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了!”李飞燕站在林旭身前,看着他双眼,真诚地道。

    林旭被她看得有不好意思,避开她目光,道:“可惜我回来的有儿晚,让他……”

    李飞燕摇头道:“没事,他没把我怎么样!”叹了一声后,忽然笑道:“真的,我真想对你以身相许了!”

    林旭慌忙摇头道:“这个真不用!”

    “你是不是嫌我比你大?”李飞燕问。

    “不是?”林旭摇摇头,道:“我是,真不用这样。我只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真不是贪图你的报答!”

    李飞燕道:“可我想报答你啊!”稍一顿,颇有深意地带着一丝羞涩的表情道:“想用我最珍贵的东西,用我的一切报答你!”

    林旭不由想起里看过的一句话,叫“最难消受美人恩”,现在他也有这感觉,美人恩重,却也是件令人苦恼的事。忍不住有无奈地苦笑了下,他找到个理由道:“那个,我还没成年。”

    李飞燕笑道:“没事,我可以等。以前有童养媳的法,也是大老婆、丈夫。”她状作深情地看着他,道:“我会一直等你!”

    “这个,我有女朋友了!”林旭又找到个理由。

    “是吗?”李飞燕上下打量地看着他,道:“那你则才摸了我,总得对我负责吧!”

    林旭闻言,不禁又是心头一慌,面红耳赤地辨解道:“我刚才真不是故意的,就是看不清,不心摸着的!”

    李飞燕瞧着他着急慌乱的样子,忽然“卟哧”一笑,推了他肩头一下,道:“好了,不跟你开玩笑了,瞧把你吓的!”

    林旭闻言松了口气,随即有些没好气地道:“你要是真想报答我,就拜托以后别跟我开这样的玩笑。”

    李飞燕哈哈笑着,冲淡了刚才在李飞虎那里所受的屈辱与委曲。她虽然把刚才事发的经过跟林旭讲了,但李飞虎脱了她上衣的细节自是略过没提。尽管李飞虎推开她上衣,使她暴露后,还真来不及多做什么,林旭便已及时赶到,但她心里所受的屈辱与委曲却还是很大,觉着很难受。

    她跟李飞虎可以是从一起长大,一直以来都把他当作亲哥哥一般看待,对他也十分尊重,但到头来,他却竟然这样对自己。她心里真的是非常难受,还有一种惨遭背叛的痛。

    他是帮过她许多,从也对她非常关爱与照顾,但她也同样帮过他许多,对他也有妹妹对哥哥般的关爱与照顾。平心而论,自问也不欠他什么。现在,则是他欠她的。

    笑过一阵儿,她转头看向还晕倒在入口外面洞底的李飞虎时,立即笑意全隐,面上罩住了一层寒霜。

    她转身向着李飞虎走过去,走到一半,弯腰捡去地上那把刚才李飞虎脱手掷出,用来射林旭而被林旭射过的匕首。倒握着匕首,她走到李飞虎身前,蹲下身去,狠狠一匕首扎在李飞虎肩头。

    李飞虎忍不住一声惨叫,直接被痛的醒转过来。待瞧清楚眼前情形后,他立即求饶道:“燕子,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不该那样对你,我只是太爱你了,实在忍不住!”

    事情走到这一步,眼看已有性命之忧,他确实是挺后悔了。不该一时冲动,落到现在这般地步。

    他之前会想要强迫李飞燕,确实是一时冲动所为,是在李飞燕当时发现果然找到了空空儿传承后,一时太过兴奋欣喜下主动抱了他一下,而他也是同样的十分兴奋不已。只觉秘笈在手,美人在怀,简直兴奋地都有些豪情万丈,结果就一时没忍住,想要把这期盼多年的美人师妹真正得到手。

    所以,他倒并非是蓄意谋划地特意准备好了要那样做。否则的话,他会准备的更充分。当然,如果没有林旭的话,他即便是一时冲动所为地临时起意,也是有九成把握会成功。

    按他所想的,只要先占有得到了师妹的人,把生米煮成了熟饭,自然也就能慢慢得到她的心,终有一天会把这美人师妹得到手,两人从此恩恩爱爱,一起修炼空空儿留下的秘笈。等到神功大成后,再在江湖上大有一番作为。

    但结果却是半路忽然杀出个“民兵”,把他的好事全搅黄了。不但师妹没得到,秘笈也没弄到。他自然是十分不甘心,逃走处理好伤后,便又施展他燕子门的看家本领,想方办法地弄到一把枪。

    为免师妹抄完秘笈后会为了防他地直接毁了原刻,他也不及等到完全天黑,太阳落山不久,刚一摸黑,就又重新杀了回来。这回又是眼看将要得手,而且大有进展,他把美人师妹的衣服都给剥了。但还没来得及真正做什么,机关一响,那民兵又半路杀了出来,简直是专门跟他做对的。

    到得现在,他确实算是挺后悔了。早知如此,他当时就该再忍一忍,等先得到空空儿留传下的秘笈,练成了上面的绝世武功后,再长远谋划不迟。但可惜,世上没有卖后悔药的。不过他在后悔的同时,对林旭这两次坏了他好事的“民兵”,也是十分怨恨。如果没有这家伙的话,他早就秘笈、美人全得手,从此豪情万丈,天下我有,岂会落到现今这般地步。

    不过“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眼下最要紧的,还是先保住这条性命再。

    “现在才知道错,晚了!”李飞燕罢的同时,又是猛地一用力,将那把匕首插得更深。

    李飞虎痛得面容扭曲,惨声大叫。但叫过之后,却是忽然痛哭流涕地道:“师妹,对不起,我该死,我混蛋,我真的知道错了!好师妹,看在咱们同门学艺,又从一起长大的份儿上,你就饶过师兄这一回吧!”

    “我刚才求你的时候,你怎么不肯饶我、放过我?”李飞燕面色如冰,丝毫不为所动,罢后,又是手腕一动,匕首在他伤口处用力一剜。

    李飞虎直痛得撕心裂肺,刚张口要大叫时,却是忽然被李飞燕一把撕下他一截衣袖猛地塞到他口里,把他的惨叫全堵在喉咙里。

    林旭在旁边瞧着这一幕,虽然有怵目惊心地略有些不忍,却也始终没多什么。

    李飞燕没再接着折磨李飞虎,站起身来,又是“砰”地一脚,把李飞虎踢晕了过去。转过身来,她看着林旭道:“没吓着你吧!”

    林旭摇摇头,没有开口多。

    “我过了,把他交给我处理!”

    李飞燕罢后,探身抓着李飞虎的衣服,将他一把拎起。然后另一手再抓住,将他猛地往上一掷,直将这一百来斤的大汉一把掷出了丈高的洞口。

    “等我回来!”接着她又向林旭道了句后,双膝一弯,纵身一跃,身子轻灵地跟着跃出了洞口。(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