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一章 秘笈终抄完
    (抱歉,这章晚了!还是算昨天的,求订阅!)

    感叹了一番后,林旭拉开外套拉链,取出一直藏在里面的笔记本和笔,过去坐到云床上,又继续抄写剩下没抄完的秘笈。因为要等李飞燕回来,又已到了晚上,不必担心大晚上还会有人到这后殿里,所以他也就没关密室,任其敞着。

    抄了会儿秘笈后,看到床边还有他上午给李飞燕买来的食物没吃完,便一边抄着,一边挑了几样食物撕开包装吃着。他为了不耽误时间,提早赶回来,去了学校后,也没来得及吃晚饭。

    吃了些食物,喝了瓶饮料后,他便又专心抄写。专心之下,也不觉时间流逝。不知道过了多久后,忽然听到入口处轻轻一响,转头一望,便见到是李飞燕从上面跃下回来了。

    放下手里的笔记本和笔,林旭起身迎了过去。本想开口问她把李飞虎怎么处理了,是真的杀了,还是怎么样。但想想李飞虎毕竟是她师兄,同门多年的师兄妹感情到底也还有,若她真是把李飞虎杀了,想必心里也不好受。张了张口,便又闭上,没有再问。

    就算没杀,她把李飞虎放了,对他来也没什么。他本来也没想过,一定要杀李飞虎。但就算放,想必李飞燕也不会轻易就放李飞虎走,肯定依什么江湖规矩或是他们燕子门的门规,留只手、卸条腿什么的。好吧,这样好像更残忍。对有些人来,残废可能比死还痛苦。

    林旭在脑中设想着李飞燕有可能对李飞虎所做的处理结果,到底还是一字不发地没有多问。

    李飞燕面色显得很不好看,走过来后,忽然叹息地道:“借你肩膀用一下!”

    话音一落,也不等林旭有什么反应,便身子前倾地靠在了他怀里,头枕到他肩膀上,手还环住了他腰将他抱着。

    林旭忍不住便是一愣,随即便又不由心慌意乱地面红发热。刚想要问她干什么,李飞燕又忽然语气柔弱,令人有些怜惜地在他耳边道:“抱着我!”

    林旭听出了她语气里的柔弱之意,似乎还有些哀求之意,微微一愣后,便也反手抱住了她柔软的身子。这一刻,她显得分外柔弱,似是被人欺负后回来寻求安慰的女孩。

    被她情绪所感染,林旭一时便也忘了再心慌意乱,就这么抱着她,给予她安慰。

    少年的肩膀虽还显得瘦弱地并不宽阔与厚实,但李飞燕却在这里找到了温暖与安全感。女人不管再怎么独立自主与好强,都似乎想要找一个充满安全感的温暖怀抱做依靠。

    又不知过了多久后,李飞燕才微微一动,在林旭怀里直起身子。

    感觉到李飞燕的动作,林旭也连忙松手放开她,同时往后退开了一步。

    李飞燕抬手捋了下垂在耳边的一缕头发,低声道:“谢谢!”

    林旭向她笑了下,没多什么。

    接下来,两人又各自抄录秘笈。林旭没有问起李飞虎的事,李飞燕也没主动提起,好像两人都忘了这回事。

    林旭已把内功《青冥诀》、轻功《浮光掠影》和《猿公剑法》抄完,这时正在抄《妙手十三式》。《妙手十三式》因招式变化精妙繁复,是这四篇绝学中,图形字数最多的。不过他这个时候,也已抄了一多半,剩下部分了。

    等到终于把最后一个图形画完后,林旭不禁长长吐出一口气,然后放下笔,活动活动了手腕与手指。抬腕看了下表,但见这时已是过了晚上十半。转头看了下李飞燕,但见她仍在仔细抄着。见他看过来,也转头看向他微微一笑。

    还未笑完,她忽然面色一变地一拍脑袋道:“哎呀,我都忘了!”着话,连忙放下手里的笔记本和笔,然后转身探到云床另一边的床头,伸手往下面抓去。

    林旭不由很奇怪她的举动,待她手伸回来转过身时,林旭才发现她手里竟是拿着个照相机。

    李飞燕晃了晃手里的照相机,道:“这也是李飞虎从派出所里偷来的,我都忘了跟你了。他把墙上的秘笈都已经拍了照片了,现在留给了我们也正好,更保险一。就是这密室里光线不好,也不知道照片洗出来后是什么样子,能不能看清?”

    照相保存秘笈倒确实是个更省事的方法。只是这个时代,相机还是属于很贵重的物品,除了以摄影为业,专门给人拍照挣钱的摄影师外,很少有人会有。反正林旭家里是没有,他们村子里也没人有。

    倒也不是这东西谁都买不起,至少他们关村首富承担这个没压力。只是这东西既贵重,买了也不常用,操作上也较为复杂一,还得专门去学,所以实在很不划算。买回来,怕也是经常当个摆设,没什么太多用处。

    想要照相的话,去请邻村照相的师傅过来照几张便是了,没必要还买个照相机地花这冤枉钱。因为平常很少见到,所以林旭也并没想到这更简单省力复制秘笈的办法。而且照相的话,这密室里光线并不好,影响成像效果。再加上照片洗出来放大后,也可能会看不清字迹,倒也并不是上好的选择。

    李飞燕比他见多识广,之前倒是也有想到过用照相的法子的,只是却也是担心成像的问题,再加上也知道这村子里相机不好找,所以之前也就没有多提。李飞虎却是为求能更省事更快地复制秘笈,直接把派出所鉴证用的相机也顺便一起偷了出来。

    “如果李飞虎已经不用担心的话,那这壁刻的秘笈其实也不用再毁吧?反正这密室现在就只有我们两个知道,我们再把上面开启的机关弄得更隐秘,也不用担心会有别人发现。”

    林旭想了下后,建议道。如果有可能的话,他还是希望能够保存下来这空空儿亲手所刻的原始秘笈。

    李飞燕闻言仔细想了想后,头道:“你得倒也是!”顿了下,道:“李飞虎你不用担心,我已经把他处理了,他永远不会再出现了。”

    “到底还是杀了吗!”林旭忍不住心中暗道。虽然李飞燕没明,但话里显然是这个意思。不过他想了一下,却也仍是没有追问。

    “这样吧,如果以后再没别人发现的话,我们就留着。有人发现的话,我们就立马毁了,怎么样?”李飞燕问道。

    “嗯,那就这样!”林旭略微一笑地头同意。能保留下这原刻秘笈,他确实是挺高兴的。

    罢后,他把笔记本重新翻回到第一页,然后开始对照着墙上的秘笈仔细检查有没有抄错的地方。直到非常仔细地从头到尾检查了两遍,确认再无错误后,他这才珍而重之地把抄有秘笈的两本笔记本收好,向李飞燕道:“我抄完了!”

    “这么快?我还有挺多呢!”李飞燕叹气着抱怨,又道:“你不准走,留下来陪我。”

    林旭倒确实有打算想现在就赶回学校去,这样就不用等明天早上地急赶,便站起身来道:“我明天早上还要上学呢!”

    李飞燕忽然探手过来,一把抓住了他衣角,道:“我明天早上送你。我们其实是开着车来的,车就在村子外面放着。开车很快的,你把时间定好,保证你迟到不了!”

    既然有车,那倒确实有保证。林旭想了下,便答应了李飞燕,然后重新坐回到云床上,抬腕将电子表定时到了明天早上五。有李飞燕在,他凌晨三的内功修炼,也是需要暂时放弃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