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二章 一场荒唐梦 少年初长成
    (求收藏,求订阅!)

    林旭一声轻声惊呼,猛地睁眼醒来。

    一醒来,他便发觉自己裤裆里竟是不知为何,粘糊糊的湿滑一片,非常不舒服,立即不由脸红发热地羞红了脸,还以为是自己都这么大了还尿床。但随即再细感觉,却发觉不是尿床,裤档里的那东西比尿液要粘稠得多,像浆糊一样,也不知是什么东西。不过,反正不是什么好事,还是脸上很害臊。好在密室里一片漆黑,却也不用担心被李飞燕看见。而且这个时候,李飞燕也还睡着。

    除了裤档里那粘腻湿滑的不适外,他还感觉自己身上压着东西。摸了下,发现是李飞燕的一条胳膊和一条腿都搭在自己身上,而且李飞燕的头还贴着枕在自己怀里。

    他记得昨天晚上,两人在云床上睡下时是脚对脚地和衣抵足而睡,但看现在的样子,却也不知李飞燕什么时候转了过来。他头朝着的方向是没变的,显然是李飞燕转了方向。

    忍着裤档里的不适,他抬腕按了下电子表的夜光开关。莹绿的表盘灯亮起,但见已是凌晨四五十一,却是还差几分钟才到闹铃所定的五整。不过这个时候他也睡不着了,裤档里那粘糊糊的东西可需急做处理。不然就这么湿滑粘腻地贴着,很是不舒服。

    当下心地将李飞燕压在他身上的胳膊和腿抬起挪开。好在他是睡在外侧,挪开之后,便翻身而起。然后又从床头摸到了手电,打开手电,他把自己当作枕头的外套拿起穿上,打着手电走向密室入口,拉下门旁的那个铁环开关。待得上面那座平台缓缓沉落到底后,他连忙飞身跃出洞口。

    林旭身子才一跃出入口,床上的李飞燕便已睁眼醒来地瞧着入口处。她这个时候,脸上也是羞红一片。只是黑暗之中,却也是看不见。她其实是比林旭先早醒来片刻的,而且是被林旭下身晨起的坚硬处给醒的。

    林旭对男女之事还是一知半解,但她却是早已成年,很明白是怎么回事。虽没亲身经历过,但以前夜入人家偷盗时,却曾有过几次亲眼目睹。林旭这个年纪,确实是到青春发育期了,只是她也没想到,早上会有这般尴尬的经历。所以发觉到林旭一醒后,她又连忙装睡,实在是一时有些不知该如何面对。

    林旭出了千手观音殿后,便急忙向自家院子外通向庙里的那座门跑去。从门上的缝隙破洞里望见那边还没有家里人起来上厕所后,他便轻身一跃,直接跃过了墙头后,往西南角的厕所跑去。

    进了厕所后,他解开皮带拉下内裤拿手电往里一照,就见内裤已湿了一片,沾着一大团白糊糊的粘腻东西,瞧着有恶心,味道也有些怪怪的,也不上来是什么味,反正他以前是从没闻过。

    照了下后,他连忙弯腰拿起厕所里的一卷卫生纸,扯下一大片来,擦拭着内裤上与自己撒尿的那话儿及周围地方沾着的这粘腻东西。这东西看起来似乎也是从撒尿的地方流出来的,但却又不是尿。

    一边擦着,他一边仔细回想着这东西到底是怎么流出来的。这一想,隐约记起了好像是昨晚做过一个梦。梦里面,是没穿衣服光着身子的李飞燕在抱着他。但细瞧时,那又似乎像是关落雪和黄蓉。一时像是三人的综合体,一时又似乎脸在三人间不断地变幻着。

    具体也记不太清,只是记得那梦挺羞人的,梦里的自己,好像也是没穿衣服。而等到梦醒后,他内裤里便已流出了这些东西。

    “这难道就是生物课本上的,男孩子青春期的梦遗?这些流出来的东西,就是精子?”

    想了一会儿后,林旭忽地恍然明白了过来,想到了自己这情况,似乎就是生物书里面的男孩子在青春期开始出现的梦遗现象。

    他在练武以前,倒也是经常做梦的。但自从开始练武后,做梦的次数便是越来越少,到后来已是很少有梦。没想到昨天一整天因事耽搁没练武,晚上就忽然发梦地做了场荒唐梦。

    不过有道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会做这样的梦,怕也是有些受了李飞燕身体诱惑的刺激。想起昨晚上因黑不心摸到她的感觉,林旭这时想来,也还是不禁有些心中荡漾。

    而且昨晚上两人还是同睡一张床上地同盖一张被子,虽然都穿着衣服,但对林旭的刺激却还是很大。更何况李飞燕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地调过头来,钻到了他怀里,两人睡醒之前简直就是互相抱着睡的。

    将裤裆里的东西擦拭干净后,林旭又扯了两条卫生纸把内裤里外都垫上,这才提上裤子感觉不那么难受了。他现在其实很想换条内裤,只是家虽然就近在十几步远外,但他却不想让父母知道自己逃了一晚上课,也只好就先这么对凑地忍着。好在学校里也还有条用以换洗的内裤,可以等到了学校后找空再换。

    收拾停当之后,林旭便又打着手电跃过墙头,回到庙里。等回到密室之后,他拿手电一照,就见床上的李飞燕已然醒来坐起,外套也已穿好。见到他回来,笑着道:“你起的真早,出去干吗了?”

    “哦,上了趟厕所!”被李飞燕一瞧,林旭还是不禁有些脸上发热,扯了个谎道。不过,他也确实是去厕所了。

    李飞燕了下头,也没多问,直接站起身道:“时间到了,我们走吧,我送你去学校!”

    “嗯,好!”林旭头,到他这会儿回来,确实也是已经过五了。到床边放下手电,他将自己抄写有秘笈的笔记本重新塞到夹克里面,再看了眼床头地上放着的李飞虎后来从乡派出所偷来的那把枪,他弯腰拿起,揭开床上的被子一角,塞到了底下。

    收拾好后,两人便跟着一起出了密室。这回直接是在下面拉了开关,如坐电梯般站在那块平台上升上去。出去后,也顺便把密室关闭。

    这个时候天还未亮,有些昏暗,村里一片寂静,大部分人家都还没有起来。两人出了千手观音殿后也不必顾忌地遮掩身形,就那么大摇大摆地走了出去。

    李飞燕和李飞虎开来的车,却是藏在村里砖瓦窑的那个大烧窑后面一个隐秘处。因为砖瓦窑还没有开工,平常很少有人去,晚上更是无人光顾,却是也不必担心被人发现。

    李飞虎昨天凌晨逃离的时候,其实已把车开走了一回。但他摸黑返回时,却是又把车开了回来,藏的地方也还是同一个地方。李飞燕昨晚带着李飞虎出去处理,也有动用了车,自是知道位置。

    这车是一辆军式的吉普车,上了车后,由林旭指路,李飞燕驾车。这边已离村子北边的柏油马路很近,所以林旭便指着上了马路,由这边大路上过去。

    等赶到学校后,林旭没让李飞燕在校门口停下,而是又继续指挥地拐到了学校西边通往柴村的那条路上,让她把车开到后面的操场处停下。他在这里下车,与李飞燕道别后,看了下左右没人,便跃上墙头,由此处翻墙而入。

    这时也不过才五半,操场上还是空无一人。看了下时间还有剩余,林旭便到西边大主席台后面那个隐秘处,练了一遍红砂手后,这才往前面宿舍区赶去。

    没走几步,刚好六整的起床铃打响。(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