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四章 奖励到 卫青衣
    李飞燕本来就不是这里的人,自然不可能长留不走。套用句里的话,“天下无不散之筵席”。该走的自然会走,各人也都有各人的事要做。

    林旭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虽心中有些不舍,却也没再多纠结感叹什么。回家的路上便已收拾了心情,吃饭的时候照样胃口大开地吃了三大碗面。

    插曲已过,林旭的生活重新踏入正轨,每日专心学习、练武,抽空跟关落雪约个会,谈谈秘密恋爱。

    上一个周六的那天,刚好是二十四节气的惊蜇。惊蜇一过,万物复苏,天气渐渐回暖,春天的气息越来越浓郁。

    时间可以冲淡一切,随着时间的推移,林旭在学校里所造成的轰动影响,也渐渐趋于平淡。不再每天都有那么多人关注地谈论他,也不再有许多女生给他传纸条,乃至写情书。

    不过时间会冲淡一些东西,却也会酝酿一些东西。有些事要做成,需要的就是时间。就比如种地,作物从发芽到成熟,必须有足够的时间,否则施再多的肥也没用。

    武功也是一样,要想把功夫练得深厚高明,同样需要日积月累的长久练习,不可能一蹴而就。

    经过差不多半个月的时间后,林旭帮助警察勇擒逃犯的见义勇为事迹,也终于酝酿出了成果。在这周的周二,三月十六日的上午语文课上,班主任梅秀芳通知他,让他中午放学后,去教导处一趟,教导主任有事找他。具体找他什么事,梅秀芳没,林旭也没多问。

    等中午放学后,林旭便带着疑惑来到教导处找徐长兴。到了教导处的门口后,他还是照例先喊“报告!”

    没有什么特殊事情的话,他对学校里的老师、领导,还是会维持表面上的尊重。

    “进来!”里面徐长兴的声音回道。

    林旭便挑开门帘,推门而进。

    “是林旭啊!”见到林旭进来后,徐长兴满脸堆笑地站起身招呼道:“来,过来坐!”

    走到徐长兴的办公桌前,林旭便也不客气地在他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坐下。

    徐长兴随后落坐,瞧着他道:“我今天上午接到了市里警察局的电话,通知我,市局与见义勇为协会的领导,会在三天后,也就是这周五过来咱们学校,对你进行当面嘉奖,颁发见义勇为的证书与奖励。现在我也通知下你,你提前做好准备。另外,我打算到时候再办个正式的嘉奖大会。大会上可能需要你上台发言,你先提前写一份演讲稿。写好之后,先拿过来给我看,我亲自给你把把关。”

    林旭闻言,才知道是这件事。想到会有奖金,他倒也挺高兴,只是要上台发言,他就有不喜欢了。他平常本就不爱话,更何况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儿演讲。但他作为事件的主角,要上台却也是免不了的,当下想了想,也只能心下很无奈地头答应。

    徐长兴找他过来,主要就是这件事。将事情交待完后,便放他离去,临走前又叮嘱他演讲稿一定要在周四前写好交过来。

    林旭答应后,也不多留,告辞离去。

    教导处离校门口便已是挺近了,出了教导处后,林旭也没回宿舍,直接出校门打算到校外的私人食堂里去吃饭。

    路过门口处的门房时,他习惯性地又往门房的窗户处瞧去。目光一扫后,便忽然面上一喜地停步站住,然后转身往门房里走去,因为他终于发现了自己的来信。

    学校里学生的来往信件,一律都是先由门房的看门大爷代收。然后有谁的来信,这位门房大爷会将其贴放在门房的窗户口处,学生过来过去,在外面透过玻璃就可以瞧见,很是方便。

    门房的大爷姓柴,是学校后面柴村的人。林旭进去后,跟柴大爷明来意,报了姓名签了名后,便将信取走。

    这封信,是他所交的一位笔友的来信。这个年代,电话、手机、网络等还没有全面普及,学校里所流传的虚拟交友方式,便是交笔友。笔友的信息来源,则是在一些青少年杂志上。

    林旭也是在上了初中后,才接触到这个新奇的交友方式。他对此也很感兴趣,便也在一份跟同桌张雨薇那里借来的杂志上,找了几个感兴趣的笔友,与其写信交友。

    他开始的时候,交了有六、七个,但有的没给他回信,有的则发现并不是很谈得来,便断了信件来往,其中也有他自己主动断的。到现在为止,就只剩下了一个跟他最谈得来的,一直保持着联络。

    这位他现在唯一的笔友,名叫卫青衣,是首都人,跟他同龄,也是现年正上初二。来倒也有些巧,这个卫青衣所上的中学,正是黄容现在就读的京城师范大学的附属中学。

    这个卫青衣的身世却也有些奇特,据她所,她们家是京剧世家,她从也是跟家里人学唱京剧的。她“青衣”这个名字,便是根据戏曲里的一个行当角色名所取的。

    虽然京剧是国粹,但林旭本身却倒不是很喜欢京剧。也不止京剧,无论别的什么戏种,他也都听不进去。只是虽不喜欢这种艺术形式,但他跟卫青衣却是很聊得来。因为卫青衣本身也不喜欢京剧,她的从学习,只是被家里人逼着学的。

    两人的通信中,卫青衣便很少提起京剧,提起的时候,也多是抱怨为主。

    有时候人们面对陌生人,尤其是见不到面的这种,反而能更加放开地出自己心中的秘密,找到一种倾诉感。就像林旭这种平常不爱话的,但换成这不开口的笔聊形式,却也能在信上写得滔滔不绝,一吐自己心中许多的想法与观。

    两人在寒假期间,因为各自收信都不方便,便都没有通信。这是开学后,林旭收到的卫青衣第一封来信。放假之前,则是他给卫青衣去的最后一封信。

    林旭是因为在村里,纯粹收信不方便。至于卫青衣,则是不想让自己家里人看见他们的通信,需要在学校里收。(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