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五章 市府来人 通背缠拳
    (祝大伙儿中秋快乐!感谢书友“邻居蛤蟆”“笔者深井冰”打赏。求订阅!)

    吃过午饭回去后,林旭也没回宿舍,直接去了教室。

    在自己座位上先拆看了卫青衣的来信后,他便从书包里掏出信纸给卫青衣写回信。写完之后,装到买好的信封里,再封住封口,贴上邮票。

    信封和邮票他都是在前面饭店里吃完饭后顺便买的,这饭店里的柜台处也兼营着一个卖部。卖些学校里学生用的文具、学习用品、零食之类。而且这里可以直接用饭店里的饭票代替钱来购买,这一学校里的卖部为,却是很方便。

    将写好的回信先收到课桌抽屉里,压到书包底下后,林旭这才又翻出了作文本,开始写演讲稿。演讲稿他以前却是从来没有写过的,目前所学过的作文体裁里,也没有演讲稿形式的。不过电视里能经常见到一些领导讲话,这演讲他倒也并不算陌生。

    无奈地叹了口气,他心里又暗骂了下徐长兴形式主义,非要搞什么开会演讲的一套后。这才写下了“演讲稿”三字的题目,然后微皱着眉头,回想着一些电视里看过的讲话,打算从中找儿下笔的方向。

    赶在下午上课之前,林旭终于把这篇演讲稿写完。也没写多少,就简单地写了五、六百字,他可不想在台上讲太多。

    下午放学之后,他先把给卫青衣的回信送到门房,这才拿着演讲稿去教导处。徐长兴见他一下午的时间,就已把演讲稿写好交了过来,看起来还是把自己的话很当回事,倒也很是高兴,没看就先夸了两句。

    接着他看过之后,拿红笔作了番批改,又给林旭讲解了几处要,让林旭照他的意思改过就可以了。改过之后,明天再拿给他过目。

    “真是麻烦!”

    林旭无奈地心道一句,接过徐长兴批改过的演讲稿,告辞离去。第二天中午,他将再改过的演讲稿拿给徐长兴过目后,便已没什么问题,终于过关了。

    周五的上午,市警察局与见义勇为协会的人员驾车按时赶到了武乡中学。

    学校这面,不但久没露面的校长马庆元赶了回来,乡里的书记、乡长等乡政府的几位领导也都带着一帮人,一起赶到了学校来迎接上级领导。虽然不算直属上级,但毕竟是市里的人物,该接待还是要接待的。

    学校门口处也挂上了欢迎的条幅标语,徐长兴还把学校的礼乐队拉了出来,号、长号、西洋鼓地吹打着欢迎,气氛倒也搞得很热闹。作为事件的主角,林旭自然也在学校一方的欢迎队列。

    市里面来了有十几个人,坐了两辆轿车与一辆面包车。来得主要是两方人员,一方是市警察局的,由一位姓周的副局长带队率领。其中便有上回见过的追捕逃犯的那两名警察中的一名,叫孙成的,估计主要是来带路的。

    另一方的人,便是市见义勇为协会的。这是市里面,对于见义勇为的事迹与人员专门进行审核评判的一个机构。见义勇为的专项奖励资金,也是由其管理与发放,是属于市政府辖下的一个单位。

    剩下的,还有市晚报社的两名记者。却是没有电视台的,只有报社。这倒也让林旭松了口气,他还真怕上了电视太出名了。只有报纸上报导的话,影响的范围还是比较的。

    另外,林旭则是在市里那边的人群中,还见到一个跟他年纪差不多的少年。却是也不知道是谁,或是市里谁跟来的孩子,跟着来凑热闹。两边互相介绍的时候,也没人介绍到那少年。

    林旭注意到那个少年的时候,那少年也在一直以审视的眼光打量着他。等到两边互相介绍一番寒暄完,一起跟着走进校门口后,林旭有意地放慢脚步,落到最后面。那些人的他插不进去嘴,他也没兴趣跟那些人多什么,也没兴趣多听。

    他落到最后面的时候,那面少年也跟落到了最后面,然后靠过来与他并肩而行,又从近处打量着他问道:“你就是林旭?”

    “是。”林旭了下头,却也没问对方叫什么。虽然他是对市里面的来人中也有插入一个少年挺好奇,但他一向不爱话,尤其在面对陌生人时更是少言寡语,不愿多。

    而且他也并不是好奇害死猫的那种性格,对什么事都非要去探究问底不可。除了他很感兴趣的一些外,有些事不知道就不知道了,没必要非知道。世界那么大,每天发生的事情不可计数,谁又能都知道。真有那样的人的话,那可以称为神了。

    “我叫秦冲!”林旭没问,少年却主动开口了自己的名字。这个叫秦冲的少年,虽然年纪还,但瞧起来却是目光如电,脸上有股子精悍之气涌现,两边太阳穴还有些微微鼓胀,瞧着便是气血充沛。

    林旭听得秦冲的名字后,忍不住向前面跟在那位周副局长身边,刚才介绍时也同样姓秦的那位刑警队长望去。

    “嗯,那是我爸!”秦冲瞧见林旭的目光所望,却也并不遮掩,笑了下,大大方方地承认。

    “哦!”林旭了下头,没有多。

    秦冲道:“我也是从练武的,听你很厉害,就想跟来瞧瞧,见识见识。”

    林旭闻言,倒也没有太过惊讶。他刚才仔细打量时,从其外表的一些特征,却是也判断出了这个秦冲有武功在身。现在秦冲自己起,更是证实了他的判断没错。

    这些从一个人外在的特证判断出其是否会武,从事什么行业之类的,也是李飞燕教他的。

    燕子门源于神偷门,也是从事做贼的老本行。而要想从人身上偷东西,这察颜观物自是第一要务。就是要靠一双眼来先判断出手的目标。哪个目标身上有钱,哪个没钱,又大致从事的什么行当身份等,都能从一双眼里看出来。判断会武不会武,这行走江湖也是必需,否则很可能一不心,遇到扎手的子吃亏。再要是被上更厉害,脾气也不好的,可能一出手,命就没了。

    “我家是洪洞的,从也是在洪洞长大,练得是洪洞通背拳,也叫通背缠拳,不知道你听过吗?”秦冲问道。

    林旭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洪洞也是他们市里所辖的一个县,这个他知道,但这个洪洞通背拳,他却是真没听过。(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