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六章 你牛啥牛 奖金到手
    (今儿中秋节白天事多,晚上动笔的时候有卡文,抱歉更晚了,明天会有三更补上。感谢“月榷”“帅到被人打”“箛卍仴”三位书友的打赏。求收藏,求订阅!)

    洪洞县与林旭所在的汾县,都是与市区相邻着的。不过洪洞县是在市区北边,而汾县则在市区南边,这两座县却是并不相邻接壤。但中间就隔着个市区,离得也并不远。

    洪洞最有名的,是洪洞大槐树这处景,被称做是华夏根祖,据现在全球任何有华人的地方,就有大槐树移民的后裔。林旭上学的时候,父母也曾带着他和妹妹去大槐树公园旅游过一回。

    不过时候去的,离现在好几年了,他印象也不大。唯一记得的,就是那大槐树很大,是他岂今为止见过的最大一棵树。

    大槐树公园并不在洪洞县城,而是在县城北两公里外的一处地方。所以他也没去过洪洞县城,那大槐树公园也是走马观花一般的匆匆一览,再加上那时年纪还,因此虽算是去过一趟洪洞地界,但真谈不上什么了解。这个洪洞通背拳的名头,他也真是半没听闻过。

    “我猜你也没听过!”秦冲见状摇摇头,有些失望又有些不屑一顾地道:“你们这些练现代技击的,就是孤陋寡闻,只知道什么跆拳道、空手道啊,对咱们中华的许多国术却是一儿都不了解!”

    林旭那天制伏逃犯时用的最明显的一招,就是李龙招牌动作的垫步侧踢,而且一下就把那逃犯踢出去了五米多远。所以当时旁观的人,都误以为林旭是练的李龙所创的截拳道,追捕逃犯的那两名警察显然也不例外。而林旭后来又没解释过,所那两名警察传回去的,自也是他练的截拳道。现在这个秦冲,也就跟着这样认为了。

    不过林旭虽然不是练的截拳道,但对于所谓的国术,还真是没有什么太多了解。就连“国术”这个词,他也是前些天才从郭静嘴里刚听过不久。至于李飞燕那里,却是没讲到过。她的分法,就是外功跟内功。

    至于秦冲那不屑一顾的样子,林旭本身就不是练的截拳道,再加上也不是李龙的粉丝,自然也不觉着有什么好生气的。秦冲他孤陆寡闻,不了解国术,那也确实是。虽然他前几天从李飞燕那里了解到了许多东西,但不知道的也确实还有很多。中华武术遍地开花,门派众多,非常博大,也没几个人能全都了解。许多东西,李飞燕自己怕也是未必知道的。

    因为自己确实不了解,对于秦冲的话,林旭便也就没反驳。闻言只是笑了一下,并没有多什么。

    秦冲见他根本不反驳自己的话,也没有丝毫生气的样子,却倒是不禁有些意外。稍愣了下后,才又接着道:“你既然是练截拳道的,想必也该知道你们截拳道出自咏春拳吧?”

    林旭闻言头,这个他自然是知道。虽然他自己了解的不多,但邻床有个李龙的铁杆粉丝,他平常只听岳俊锋,也都很了解了。

    “那你练过正宗的咏春吗?”秦冲又问。

    林旭摇头道:“没有。”

    “那有练过桩功吗?”秦冲又问。

    林旭还是摇头道:“没有。”

    秦冲闻言,不禁有些奇怪地瞧着他,然后忽然伸出手道:“那咱们搭把手!”罢,抬手将手伸了过来。

    林旭却不明白他的“搭把手”是什么意思,但见他把手伸了过来,以为他是要握手,便也伸出手来跟他握了下。

    “你干吗?我搭手,不是握手。”秦冲见状,面色古怪地瞧着林旭,有些生气地道。

    “怎么搭手?”林旭不明白地问。

    “唉,你真是什么都不懂!”秦冲闻言,又是一副不屑一顾,很瞧不起他样子的无奈叹了口气。

    林旭见他又露出这副嘴脸来,也是不禁心头有些气。你懂就可以随便看不起人吗?

    “我是不懂,咱们也没什么共同话题,再见!”林旭罢,直接就不再理会这家伙,大步追赶上前面的那些大人们。

    “哎,你……”秦冲瞪大眼地十分生气,很想直接过去跟林旭打一场,教训教训这家伙,也不搭什么手了。只是当着前面一群大人,还有他父亲,以及他父亲的上级领导在,他却也不敢太过造次。瞪着眼暗恨地瞧着林旭生了会儿闷气后,也只能暂且先咽下这口气。随即跟着上前,在后面默默地跟上。

    徐长兴早已在后面操场上安排好了嘉奖大会,这时本是上午的后两节课时间,但这时也都不上课了,全校师生都聚在后面一起开嘉奖大会。

    徐长兴本还打算要先把市里一行人领到前面第一排的大会议室里稍作休息,但问过那位领头的周副局长意见不用后,便直领着一行人往后面操场行去。一路走过,徐长兴也在旁边指地给周副局长等人介绍着两边的房舍中各有什么设施。如阅览室、多媒体室之类。

    一边着话,走到后面操场上后,徐长兴便将周副局长等人先让上主席台。接着是先让下面的全校师生一起鼓掌欢迎市里的一行人,然后就是请领头带队的周副局长先行讲话。

    周副局长倒也没讲太多,开头讲了几句场面话交待了他们来历后,便先是把林旭帮助警察勇擒逃犯的事迹又了一遍,然后了他们这次来的目的。接着便请上林旭,由他做为颁奖人,向林旭亲自颁发奖励。

    同时上台的还有黄宗文,勇擒逃犯黄容也是有出了儿力的,市里倒也没把她的功劳抹掉。但黄容已经开学去首都上学了,却是不会为了这个再跑回来一趟,市里这些人也不可能大费周章地去跑到首都给黄容发奖励。所以,今天黄容的奖励,便由其父黄宗文代领。

    发放的奖励形式倒都是一样的,先是两个证书,一个是见义勇为行为确认证书,一个是见义勇为荣誉证书。行为确认证书倒是大同异,除了两个人的名字不同外,剩下内容基本相同,最后面盖有市警察局的公章。荣誉证书上则略有不同,就是所授予的称号不一样,林旭上面是写着被授予了“见义勇为先进个人”,黄容的上面则是“见义勇为先进分子”。

    证书过后,是各发了一面锦旗。最后,则是发放的实质奖金。奖金方面两人也不同,林旭发了三千元,黄容则只发了一千元。这也是依据两人在事件上的功劳大评判的,荣誉证书上的称号也是一样。(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