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一章 劲风扑面呼吸难
    (感谢书友“帅到被人打”的打赏。求收藏,求订阅!)

    “你觉着我会帮你?”

    林旭有儿难以理解地看着关虎,感觉这家伙现在真是典型的病急乱投医,竟然以为刚跟他打过一架的自己会帮他。

    “我给你钱啊,一千块呢!”关虎闻言,也是瞪大了眼有些难以理解地看着林旭。一千块在他们这乡下地方可算是一笔大钱了,除了那不多的几个有钱人外,他相信任谁听到这个数字都会难免心动的。林旭他们家,在村里可也不算特别有钱的。钱财人人都爱,他认为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人不爱钱的。

    话音一落后,他忽然想到什么地道:“你要是不相信我,我现在就先给你一半。只要你帮我把那几个人打发了,我立马给你剩下的一半。”他着话,便连忙解开自己身上装钱的那帆布包,从里面翻出五张一百的钞票,一把给林旭递了过去。

    趁着他打开帆布包时,林旭顺便目光一扫,才发现他包里刚才掉出来的钱只是部分。里面还有很多,而且五十、一百的大票子也比刚才掉出来的多了不少。刚才估计的少一千,看来是估少了。以现在目测来看,怕是有好几千。

    刚才他还猜测这包里可能是关虎做工所领的工钱,现在也是立马推翻了这个想法。一看那边两辆摩托上的人都是来势汹汹,一副来者不善的样子,关虎又对方是来找他的,可见他这笔钱是来路不正。弄不好,怕是抢的那些人的。

    “抱歉,我没兴趣!”林旭罢后,便又拉着关落雪退后到渠岸边,做出了旁观不插手的架势。

    一千块钱,放在以前的话,他听了后不定可能还真会有儿心动。但前几天他才领了三千多的见义勇为奖金,对这一千块钱,也真是不觉着有多少了。

    何况他虽然也喜欢钱,但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对关虎这来路不明,很可能是抢来的钱,他也确实半兴趣都没有。况且,他也不是那种为了钱就什么都肯做的人。

    另外,他也不想插手到关虎和正骑摩托车来的那几人之间的烂摊子破事里。他虽然不怕麻烦,却也不会没事地自惹麻烦。何况这事还跟他一儿关系都没有,关虎也更是他之前所仇恨的人。眼下这事,就叫恶人自有恶人磨,随他们狗咬狗就是,他才不想理会。

    而且,连看也不想看,他还担心旁边的关落雪见他们打架害怕呢!待会儿要是再打严重地见了血,更是显得血腥暴力。这种暴力画面,还是不宜女孩子直视的,有可能会吓坏关落雪。

    所以,他带着关落雪退到渠岸旁后,未有多留,便又拉着关落雪转身,沿着渠岸旁的道路,往学校的方向走回去。

    “我`操……”关虎稍一愣后,便忍不住气急败坏地指着林旭背后又张口大骂。

    但这两字才出口,忽然眼前人影一闪,一股劲风扑面而至,逼迫开他脸前的空气,使得他呼吸为之一艰,一时都喘不过气。立即不由地住了口,面上现出惊恐之色。

    这时再定睛一瞧时,才见到林旭一只腿高高抬起,鞋底就冲着他鼻子尖不到一寸的距离。而约摸有一个呼吸后,他脸前刚才被林旭脚上所带的那股劲风逼迫开的空气才重新回流,让他重新呼吸到地大口喘着气。

    而林旭的话,也在这时同时响起道:“我刚才过的话,可还算数。有本事,你就再多个脏字试试?”

    稍作一顿,从他面前移开脚,在侧面缓缓放下的同时,接着道:“我只是见你有麻烦来了,不愿再落井下石而已,可不代表咱们之间的事就这么轻轻揭过。你若再敢惹我,我一定会比他们先给你一个惨痛的教训。”

    话音一落的同时,他的脚也同时收回,然后再不多看面前的关虎一眼,转身走过去,重新拉住关落雪的手,往学校方向走回去。

    而关虎这时的一张黑脸,已是显得有些面色发白,额头冷汗直下,真是被林旭刚才的那一脚有些吓住了。那一脚若是林旭没有及时停下地踢实了,怕是他脑袋都会被踢爆了。

    骑摩托正赶来的那几个人虽然也挺可怕,过来绝不会轻饶了他。但以对他的威胁感而言,那几个人加起来也不及林旭这一个人。

    其实对这几个人,他原本也并不怎么害怕。仗着自己有铁砂掌的功夫,他自信即便被他们追上,也能够以一对多地应付下来。但现在他却跟林旭先打了一场,还被林旭打得受伤不轻。以现在的情况对上那几个人,可就再没把握了,因此他见逃跑不成后,才病急乱投医地向林旭求救。只要林旭肯帮他,那几个混子自然不是问题。

    但林旭却不肯帮他,连钱也不肯要,这就让他慌急地不知该怎么办好了。所以他那句没骂出口的话,更多的也只是发泄式的咒骂,倒并不是专针对向林旭所骂。但结果却是祸从口出,招惹的林旭给了他一个更大的威胁。

    现在他是紧紧地闭住了口,再也不敢对林旭多半个字。心里这时候已是后悔的要死,暗怪自己见到关落雪后,干吗见色起义地停下来招惹这两人。不然的话,他这会早回了家去。然后收拾下东西,就立马跑路。正好他本就早有心思出去闯闯,趁着这机会,就顺便直下南方去闯荡一番。

    他身上帆布包里的钱,确实是抢的那几个人的。不过却也不是他早有蓄谋,而是临时起意。

    他上学时,便已是开始抽烟喝酒,外加勒索同学钱财地干些偷摸。初中辍学之后,到了乡里去当工,更是跟乡里的一些混子跟着不学好。喝酒、赌博、打架、嫖`娼……逢着乡里与邻近乡镇赶集聚会的时候,还趁机去集上偷摸拐骗地偷人东西。甚至有的时候,就明地去收保护费。虽然大罪没犯过,罪却是不断。

    这包里的钱,是他今天手气不好,跟几个混子赌钱的时候全都赌输了。想要借钱再赌,那几个不但不借,还对他冷嘲热讽,他脾气本就不好,性子爆烈,这一下成了导火索,平日积累下的摩擦恩怨也都一块儿爆发。他直接掀了桌子把那几人爆打一顿,临走顺便卷了桌上所有的赌资。然后打算回去后迅速收拾下东西,就带着这些钱到南方去闯荡。

    回去后也不多留,收拾完东西立马坐车到县城,然后到火车站买票赶晚上的车。等第二天一觉醒来,不定就已经到南方了,这几个人还能到哪里去找他。

    至于他家里的人,他却也不在意。他从亲妈死得早,听是在生他是落下的病,生下他不久后就死了。之后他爸就娶了个后妈,没多久,这后妈也生下了孩子。然后人家两口子对亲儿子更疼爱,对他除了平常管下吃喝,就基本没人管了。后妈偏心也就罢了,他爸对他也是不怎么上心,对他的教育除了打外,就没别的了。

    所以他对家里的亲爸、后妈、那个同父异母的弟弟,也全都没什么感情。就算被那几个找上了门,他还乐得那三口子被几人收拾一顿呢!平常顾忌着儿子不得忤逆父亲那一套,怕被传出去后实在名声太坏,他后来学厉害后,却也没敢真跟他爸去动手。至于他那后妈,他长大后身形放在那里,就再也没敢打过他。他也本着不愿太过跟女人计较,再那又毕竟是他爸的老婆,也没把这后妈怎么样过。

    不过自己不能打一打出气,别人代劳他却也是乐见。

    回村的路上,却是没想到遇到了学时的班花关落雪。两年没见,出落的更是漂亮。因打算今晚就坐火车离开,他这时便也心思一动地见色起义,想要把这早已垂涎已久的妞上了。至于关落雪旁边那个男的,他根本就无视了。

    却没想到,被他无视的林旭会变得这么厉害,直接导致他落到了现在这个陷入困境的地步。(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