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二章 忍无可忍 踢下渠去
    摩托车的速度很快,没等林旭拉着关落雪走出几步,那两辆摩托车便已轰鸣着很快疾驶到近前。

    两辆车刚一停下,车后座的两人便挥舞着手中的棍棒、钢管跳下。接着开摩托车的两人把车停稳后,也连忙跟着各自下车,从先下车的人手中分了武器,一伙六人阴沉着着脸向关虎围了上去。

    六人横向分散开来,挥舞着手中的棍棒、钢管,把整个五、六米宽的沙石路路面全都占满。分在这边靠渠岸的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也直接拦在了林旭与关落雪的身前。

    “你俩先别走,我刚才在远处看见你俩跟关虎话了,你们俩跟他是啥关系?”这人右手拿着钢管轻轻敲打着左手的手掌,开口向两人问道,不过目光却是只在漂亮的关落雪身上瞄着,不住上下打量,充满了不怀好意的样子。

    关落雪被这人的目光一瞧,又忍不住紧抓了下林旭的手,贴近一步,靠在他身边。

    “啥关系也没有,麻烦让下!”林旭皱眉不悦地道。

    那人怪笑一声,道:“不对吧,我刚才可还看见关虎给你掏钱了。子,我可跟你,他身上装着的,可都是我们兄弟的钱。他给了你多少,马上给我掏出来。再让你对象过来,给我摸一下,我就放你走。”

    “三儿,别多事,没他们俩事!”听到这人的话,居中一个看来三十岁左右,为首的人有些不悦地皱了下眉道。

    这叫三儿的闻言,也是有些不悦地叫屈道:“哥,我刚才可真看见关虎给这子掏钱了。”

    “那你眼睛没瞎的话,就也看见我没收。”林旭闻言,忍不住心中生怒地大声喝道。这话罢,心中忍不住微微有些叹气。

    本来不想插手他们跟关虎之间的破事的,没想到眼前这人竟是横拦生事地不肯放过他们。针对他也就罢了,眼前这人竟还想猥亵关落雪,这就让他不能忍了。

    他发现自己自从练了武之后,以前许多还能够忍气吞声,忍一忍就过去的事,现在越发不能忍了。不过想想却也是正常,谁都不会心甘情愿地去忍气吞声,忍受屈辱,这本是人之常情。

    许多人,包括他之前不得不忍受,是因为形势所逼,迫不得已,没有能够反抗的力量。而现在拥有了超越普通人的强大力量,再遇到这种遭受屈辱的事,自是不会再甘愿忍受。何况女朋友遭人调戏,这是个男人也不能忍。

    “操……”这三儿闻言,立即面色一变地大怒,张口骂着地便要挥舞起手中的钢管。

    只是才骂出了一个字,林旭便已抬腿一脚踢在了他胸口。后面的再骂不出口,化作一声闷哼地离地倒飞出去。

    “日,你要……”三儿旁边的那人见同伴忽然被眼前这个瘦弱的男生一脚踢飞,稍愣了下,立即反应过来地大声喝问,同时也扬起了手中的木棍。

    只是他同样话未完,便已被林旭“砰”地一记鞭腿踢中胸口,同样一声闷哼地倒飞了出去。

    “别动!”眼见两个同伴被打,旁边其他人便连忙要过去帮忙。而这时,刚才为首发话的那个人却是及时制止地连忙大声叫道。

    喝止住剩下的人后,他颇有忌惮地看了林旭一眼,又向剩下的三人道:“让他们走,咱先收拾关虎要紧!”

    这人看来平常颇有威信,虽然剩余三人有些不愤,却都没有过来再向林旭与关落雪发难。

    “哎呀!”

    “!”

    正在这时,那边的关虎却也看出了是个机会。趁着几人的注意力一时都放在林旭的身上时,忽然过去抄住了地上他那辆被林旭一脚踢坏的自行车,两只手挥舞着,动作武器一般,向着正挡在他前面的两人猛砸了过去。

    他猝起发难地猛然偷袭,手里又是挥舞着自行车这么大件武器,两人根本没反应过来,就同时一下被砸中。

    关虎一下偷袭得手,又立即挥着自行车左舞右扫,攻下剩下的那两个人。

    这一下,这边的几人都再顾不得林旭和关落雪。而林旭也没有再与对方作对的意思,他可不想帮关虎的忙。只是刚才那两下,却也算间接帮了关虎。

    眼见两方混战起来,呼喝打斗声,木棍、钢管与自行车的碰撞声一时响之不绝。林旭扫了眼后,便连忙又拉着关落雪往学校方向走去。

    走到之前那个被他一脚踹飞踢倒在地的三儿身旁,他深恨这人刚才出言调戏关落雪。走过他身边时,又是一脚贴地踢出,将这个还在揉着胸口呼痛的家伙,踢得一下从渠岸边滚落下去。

    林旭因为之前想急于脱身,不想多作纠缠,所以方才那两脚却是踢得很重。再加上这边两个人的身体底子也不如关虎好,所以却是都被他一脚便给踢得半会儿爬不起来。

    这时他一脚踢出,那三儿也是根本没反应过来。便惊呼着顺着渠岸坡直滚落下去,随着“呼啦”一声大响,掉落在尚带着春寒的冰凉渠水中。

    向着学校这边走出了一截后,林旭连忙将抓着关落雪的手松开。却是学校这边也已有人注意到了那边的情况,许多人都站在路上向着那边张望地看热闹。其中有学生,也有老师,还有前面饭店里的工作人员。

    林旭还不想让人知道他与关落雪的秘密恋爱关系,走到近处,自是连忙放开关落雪的手。虽然前面也难免可能会被有心人看见,但却可以解释是刚才情急之下才拉着关落雪赶快过来,便也解释得过去。但要是一直拉着,就很难解释了。

    其实以他现在在学校里的地位而言,倒也不怕来自学校对他早恋的反对了。只要他能保证不会因此而耽误学习,他相信学校里上至校长、教到主任,下到班主任、代课老师,都会对他早恋的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当作没看见。所以,他现在这个时候还要隐瞒,主要是怕来自两方家里人的反对。

    学校里可是有不少他们村里的学生的,这事要是在学校公开了,很快村里也就会传开,可是瞒不住的。他现在这个时候,可不想面对双方家长的介入,尤其是不愿面对关落雪的家长。

    一是还没做好准备,二也是害怕他们极力的反对。所以目前极端,还是要保持着秘密不公开为好。(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