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三章 鹬蚌相争 渔翁得利
    (感谢书友“帅到被人打”、“书hai55555”的打赏。求收藏,求订阅!)

    关落雪也是跟林旭同样的想法,林旭放开她的手后,她还顺势落后一步,显得与林旭拉开距离,这才红着脸地跟在林旭后面,向学校这边的人群走去。

    “林旭,那边出了啥事?”走到近前后,便立即有人开口问道。

    林旭道:“没啥,就是有人打架,刚好赶在我们边儿上了!”

    又有人笑着问道:“你俩咋在一块儿呢,不会是偷偷约会吧?”

    林旭忙摇头道:“没有,我就是想趁下午回村里一趟,关落雪也是,俩人刚好在路上碰上了。遇到有人打架,我觉着还是回学校保险,就拉着她先回来了。”

    他先把话了出来,那边有女生问关落雪的,她便也照着林旭的话,做同样的回答。虽然还是有对他们俩的关系暗自猜测怀疑的,但一时之间,却也找不到什么明显的破绽与漏洞。

    学校里的这些人,是见到那两辆摩托车上的人都拿着棍棒地飞驰经过后,才被引起好奇地走过来一截路远望观看。

    而之前林旭和关落雪都处在饭店前面视线所能及的范围外,所以之前的事情,包括他后来跟关虎的打斗,这边便都没有人注意到。直到那两辆摩托车经过,才引起好奇地有人跟上观看,差不多也就只见到了林旭拉着关落雪,踢开拦路的那个三儿和另一个人后,脱身出来后的事情。就这么一段儿,林旭以事情紧急之下拉着关落雪保护她为由,也是合乎情理的解释,并没有多少人对此产生怀疑。

    而且这个时候,许多人的目光还是被那边的械斗吸引过去,问了几句后,便也没多少人太过关注他们俩了。

    那边的械斗,这时也确实挺激烈。关虎抓着自行车这件大兵刃,横冲猛扫,如似疯魔一般。再加上他开始的时候,趁着对方几人的注意力暂被林旭所吸引,出其不意地偷袭,却是一开始就大占上风,几乎对方每个人都被他自行车或砸或扫地打中一下。

    但这几人打架经验却也丰富,开始吃了下亏后,立即分散开来,不与关虎硬拼。而是围在他身边,不断地与他游斗。找到个机会后,就挥起手中的棍棒、钢管抽冷子给关虎来上一下。

    关虎虽然打的凶猛,自行车抡开也一时无人敢近身,但到底双拳难敌四手,对方人多势众。趁着前面的人吸引他注意力时,后面的人就能打闷棍地给他来上一棒。

    尤其他在这之前就跟林旭打了一场,还受了不轻的伤,体力大有损耗。再加上他抡着自行车这件重兵嚣,也是比对方更耗力气。打过了一会儿后,还是渐渐落在了下风。

    忽然他把手里的自行车猛地脱手掷出,砸向前面的一个人。那人只见他一直把自行车抡在手里当作兵器挥舞,全没料到他会忽然脱手砸出。这一下大出意料,根本来不及躲,手里的一截钢管在身前挡了一下,也不什么大用,还是被自行车砸在身上,砸倒在地,一时爬不起来。

    趁着这一下将这人砸倒,边里的人瞧得惊讶地稍微发愣之际,关虎又猛地向左侧一窜。到了左边那人身前,趁着那人不备,一记铁砂掌狠狠打在那人胸口。“砰”的一下,这人被一掌拍得口吐鲜血,倒跌出两步外。趁着他倒地之际,关虎又猛地抢前一步,一把将他手里的木棒抢夺下。

    不过他这两下突然暴起发难,力气又消耗不下。抢夺下这人手里的木棒后,他转过身去,凶狠的眼神扫了剩下三人一眼,上半身前倾微弓着背,像捕食的的老虎一样盯着三人。同时趁机大口地喘着气,抓紧时间恢复些体力。

    而剩下的三人见他一时发威下猛地撂倒两人,也是不禁心中有些忌惮地一时不敢轻易出手,双方便这么互相瞪着地暂作对峙。

    林旭刚才带着关落雪脱身时,踢倒了那边两个人,后来又在经过时,把那个最先想要猥亵关落雪的给一脚踢下了跃进渠去。这时的渠水并不深,只到人腿处,只要不是一直横倒着,并不至把人淹死。

    但这时的天气虽已开始回暖,渠水却还是十分冰凉。那家伙扑腾一番挣扎着爬起来后,便是浑身湿透地连打了几个喷嚏,被冻得浑身发抖。而渠岸又高有五、六米,还全是挺陡的斜坡,这家伙却是到这个时候还没能爬上来。

    被林旭踢倒的那另外一个,则在地上躺了会儿,稍泛过来后,便爬起继续加入到对关虎的围斗中。所以这时又被关虎打倒两个后,还站着的便只剩下三个。

    双方对峙了约有几分钟后,忽然关虎发一声喊,却是以少对多地率先向三人冲了过去,右手棒,左手掌,挥舞开地一片猛打。那三人也不示弱,各自挥棒对上,又是一片乱打混斗。

    打了一会儿,关虎又把对方两个人打倒在地,不过换来的却也是体力更加消耗与为了赢得战果地硬挨了几棍。到最后,那边只剩下了那个为首的三十岁左右的老大,跟关虎一起摔在地上扭打在一起。

    而最后还未分出胜负时,忽然武村的方向那边响起了“呜呜呜”的警车鸣笛声。却是有学校的老师担心那边打架有可能影响到学校,威胁到学生安全,打电话报了警。

    他们这武乡中学虽是间乡下学校,但却是在县里也排得上号的重中学,放在乡里那就更是重中之重。再加上又事关学生的安全,乡里派出所的这回效率却也挺高。没有在事情完了后才迟迟地赶来,而是抢在了快要结束前就赶了来。

    那边正在地上扭打在一起的两人,一听警笛声响,都是不禁一惊之下地连忙分了开来。然后关虎也顾不得别的,连忙挣扎着站起来,歪歪扭扭地返身过来想要抢一辆摩托车逃跑。只是才迈出一步,对方那个老大也立马回过神儿来,却是不想让关虎得逞,伸手在底下一抱关虎双腿,将其抱住摔了一跤,前抢地倒在地上。

    关虎又连忙蹬腿挣扎地去踢那老大,但那人就是死抱着不松手,还又爬了起来压住关虎地一时又扭打在了一起。

    而这时两辆警车已驶到学校门口前,那个之前报警的老师见状,便立即过去向警察指向那边。当即警车不稍停地又连忙疾驰赶了过去,将关虎及那边的六人全部擒获。那个三儿还是在警察的帮忙下才终于爬上了岸,不过一上岸就被上了副手铐。

    这两边可是鹬蚌相争,最后让警察这渔翁不费什么力地坐享得成。这伙人最近盗窃猖獗,派出所其实也早有立案地想要抓捕,只是一时找不到什么有力线索,还未能摸清嫌犯。现在这抓住后,一番审问之下,双方互相揭底,却是把他们犯的案子全都抖了出来。

    而最后还另外有个得利的,便是林旭。因为审问过后,警察们发现能够最终擒获这伙人,关键的人物却还是林旭。若非林旭先跟关虎因事起冲突地先打了一场,把关虎拦下在了这里,那边的六人团伙就追不上关虎,也就在这里打不起来。

    再接着,若不是林旭先把六人团伙的两人踢倒在地,等于间接帮了下关虎,最终的战果也不会造成这种双方两败俱伤的局面,让他们能够轻松擒获这帮盗窃团伙。

    所以林旭这回虽不是直接地帮助派出所擒获案犯,却也是属于间接相助地立了大功。

    派出所的警察对林旭也熟,前几天可是才刚陪着乡里领导来这学校一起接待了市局领导对林旭的嘉奖。他们派出所做为市警察局直接领导的下属机构,上级领导要来,自是一定要赶过来接待作陪的。

    既然是才获了市里嘉奖的林旭,在市局那边还算正属当红,这次的事件林旭也确实起了居功的关键作用。派出所的所长又大手一挥,再次为林旭申报了见义勇为的嘉奖。

    不过他们这件案子,却只能请报到县里一级。经过一段时间的走程序后,林旭最后又得了次县里的见义勇为嘉奖与一千元奖金。乡里也同样又跟着做陪地给林旭发了张证书,并奖励了五百元。因这次案件主要是发生在乡里,乡政府这回却是也难得大方地多发了些。

    这些却是后话了,暂不必提。

    当事情结束后,林旭又就近在前面的饭店里用过了晚饭。因为跟关落雪相约地解释误会,后来半路上又插进了关虎这档子事,最后则又演变地发展成一帮模行乡里的盗窃团伙内斗。

    这么一番事连事地耽搁下来,却是花费了不少时间,让林旭今天下午树林的练习,也只得又搁置作罢。

    吃过晚饭回学校后,林旭趁着还有时间,便又到了李飞燕的宿舍,将自己之前对关落雪所的话全都告诉了李飞燕,好让她在关落雪问起时能够帮忙圆谎。

    其实他觉着关落雪未必会去问李飞燕,但为防万一,他自还是要提前做好准备。李飞燕对他的请求,自是一口答应,不过中间却也是又难免跟他玩闹地逗笑一番。(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