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没上过小学就别出来混
    (第二更。今天的万字更可能赶零前完成不了了,不过过了零也一定会努力完成。)

    那边的秦冲和他旁边那个名叫范海龙的年轻人瞧着郭静只是惊讶与疑惑,不知道郭静为何也会出现在这里。但郭静瞧着范海龙时,除了惊讶,眼神里却还带着些厌恶之色。

    林旭虽然不像李飞燕那么会察颜观色,却也看得出来郭静显然是不喜欢这个叫范海龙的人,甚至称得上是讨厌。他们认识是不假,但关系却明显不是友好那种。

    想了下,他转过身去走到父亲林朗身边,低声道:“爸,你先回去吧,我们不进去了,就在外面会儿话就行。进去了以后,当着你们面,我们也聊不开,有些话不好意思出口。”

    林朗闻言想了下,再又看了看胡同里正在走过来的秦冲和那个范海龙,了头,道:“行,你们年轻人的事,有时候大人也确实不好插手。当着我们面,也确实不自在,不开。那你们就自己聊吧,把你朋友招呼好就行!”罢话,伸手轻轻拍了拍他肩头,又对旁边的李飞燕道:“菲菲,你照看下他们几个,别出啥事?”

    在他看来,李飞燕是这几个人里年纪最长的,再加上又是做老师的,也比较有责任心,有她照看着,应该也就不会出什么事。却不知道,眼前这个老师,实际身份是个女飞贼。

    不过李飞燕闻言,自是微笑着头答应,叫林朗放心。林朗见状,又向两人头,转身走回院里去了。见到父亲回去,林旭也松了口气放下心,要是待会儿万一弄不好要打起来,他可不想让父亲看见。

    目送父亲离去后,林旭抬腕看了看手上的电子表,发现倒是距跟关落雪约定的时间还有半个多时。他希望能在这时间里,把郭静、黄容、秦冲和那个范海龙都打发走,免得误了自己的约会时间。

    再转过身后,就见到对面的秦冲和范海龙已走过了一大半的路程,到了近前。再又走上前几步,不等完全接近,那个范海龙便已带着惊讶地向郭静和黄容问道:“静、黄容,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我们想在哪儿就在哪儿,用不着你管。”郭静闻言,却是很不客气地回道。

    范海龙闻言略作苦笑了下,有些叫屈地道:“静你这是什么话,我怎么是管你们?我就是好奇,问你们一下!”

    罢话,他转头瞧向林旭,立即收了笑容,带着命令似地高高在上的语气道:“你就是林旭吧?跟我,你跟静怎么认识的?”

    林旭闻言,忍不住皱了皱眉,很不喜欢这个范海龙的这种语气。他要是客客气气地好言相问,自己自然会肯告诉他。但用这种语气、这种态度,林旭却是不想搭理这种人。心想难怪郭静讨厌这家伙呢,这人确实不让人喜欢。

    “秦冲,这是谁?”林旭没理会范海龙的话,直接看向秦冲问道。

    秦冲闻言,便指着范海龙介绍道:“哦,这是我师兄,姓范,叫范海龙。他听了我们两人上次的那场比试,也想跟过来看看。”

    “你这次过来找我,是想要再跟我比一次吧?”林旭闻言略作惊讶地看了范海龙一下,倒没想到这家伙跟秦冲竟然是师兄弟的关系。不过他看了眼范海龙后却仍是没作理会,只继续向秦冲问道。

    “没错,我……”秦冲闻言,了下头。

    不过他话还没完,就被范海龙打断。范海龙本以为林旭向秦冲问过他是谁后,就会立即回答自己的问题。没想到这子问过后只是看了自己一眼,便没作理会地又继续跟秦冲话。

    以前向来是他无视别人,没想到现在竟被别人无视。他立即忍不住怒气,十分不满地伸手指向林旭喝问道:“子,你聋了吗?我刚才问你话呢?”

    林旭闻言转头看向他,平静地道:“我耳朵很好,听见你的话了,但我不想答。没人规定,有人问话,另一个人就必须作答。就算警察问话,犯人也有权利不答。我不喜欢你刚才问话的态度与语气,所以不想答。如果你还想问,我送你句话。‘子曰:不耻下问’。”

    “问人问题,就应该有问人的礼貌与态度。这句话是我们初一就学过的。而且学时起,老师就一直教我们,问人时一定要讲礼貌。”罢一顿,打量着他道:“我看你样子,就算没上过初中,学也总该是上过的吧?”

    “卟哧!”黄容听到林旭最后这句话,再对比着看向范海龙的样子,忍不住被逗笑。郭静和李飞燕虽没像她这么笑出声,却也都是面上带出了笑。

    别看林旭平常不声不响的不爱话,但因看的书多,损起人来却也是一绝,深得“骂人不带脏字”这句话的奥义。就像上次他反斥马朋的姐姐马丽,也是半个脏字都不带,便把马丽给哭。

    他平常是不爱话,但真到关键时候,却也能雄辨滔滔。就如他上次打了保卫科长后,跟梅秀芳那三名老师辨解他做的是对是错,据理力争的话,占住理也能把三个老师得无言以对。

    范海龙闻言,忍不住面色铁青地怒目看着林旭。听到黄容的笑声,他先恼怒地瞪了黄容一眼后,再又立即指向林旭喝问道:“子,你行,你知道我是谁吗?”

    林旭头道:“知道,你是范海龙。”

    范海龙闻言,忍不住面上一抽,简直有要被气笑了。这子是真听不明白,还是装听不明白。生气地提高了音量,更是大声喝问道:“我是问你,你知道我是什么身份吗,敢这么跟我话?”

    林旭摇摇头,很认真地道:“这跟身份没有关系,不管你是什么身份,也都要讲礼貌。虽然我跟秦冲算是朋友,但就算你是他师兄,也要讲礼貌。我们两人今天才刚认识,可还没到熟不拘礼的地步。”

    “哈哈哈……”黄容闻言,又是忍不住地笑出了声来,这家伙,装傻也装这么可爱。以前都没看出来,这子还挺有儿蔫儿坏。

    范海龙闻言,简直都有儿气得不知该什么了。要是遇到个真不懂的,不知道你身份多牛逼多厉害,也不知道所谓身份地位的能干什么用,那还真是有无招胜有招,拿出再厉害的身份来也吓不住这根本不懂的。

    他这个时候,也都忍不住有儿怀疑林旭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毕竟只是个没见过什么世面的乡下穷子,也有可能真就不懂。自己身份一亮,对方完全不知道他这个身份代表的是什么,又有多厉害,那也是挺有儿抓瞎。(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