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杀人之论
    (第四更,补昨天的。昨晚实在太困,写半截睡着了,不过今天会补齐。补完也还会有今天的正常两更。求收藏,求订阅!)

    星光缀的夜幕下,林旭与李飞燕并排坐在平房向着庙里这边的砖砌围栏上,聊天着话。不过主要是李飞燕在,林旭在听。

    李飞燕的,就是林旭下午走后,郭静所告诉她的一些事情。关于范海龙的身份,以及他背后洪洞通背门的势力。

    洪洞通背拳在近代最为有名,武艺也练得最高的人物,就是民国时期的那位“晋南拳王”范一舟。而范海龙,便是这范一舟的嫡系曾孙,是现在洪洞通背拳掌门人范志邦的亲生儿子,可称得是少掌门。

    这范海龙是范志邦晚来得子才生下的亲儿子,因此从家里人及门中弟子都对其十分宠爱,养成了他从就自觉处处高人一等的高傲性子。不过身为一派掌门之子,他倒也确有这个地位。

    虽然这洪洞通背门并不算多大的门派,现在门中的弟子也并不多,但在当地洪洞一县,乃至整个市里,却也都是颇有势力。尤其当年,范一舟的儿子及其手下几名弟子,在那个战争年代为了抗日,都投身参加了八路军。历经多年的积累战功与资历,没有战死沙场的,在后来也都获封了不的军职。其中军功最大,职位最高的,便是范一舟的儿子。

    所以洪洞通背门,在现在的军中却也颇有背景。而这些人,后来也有转而从政的。再加上洪洞通背门历代也都有收弟子,这些弟子又多是当地的,出师后从事各行各业的都有。但大家师出同门,彼此呼应照顾,却也大多各有成就。

    久而久之,这些门人弟子的势力互相盘根错节之下,以洪洞通背门为中心,便形成了一股在当地大有影响的势力。上至高官权贵,下至贩夫走卒,可以都有洪洞通背门出身的人,能影响到当地的方方面面。别的地方不敢,但在当地,尤其是洪洞与临近的市区,确实是非常有影响力,是一股极大的势力。

    范海龙对林旭,能随便一句话就把他从学校里开除,倒也不是吹牛地放什么吓他的狂言。而是他真想做的话,也确实有这个能力。

    “怎么样,你现在知道了这个范海龙的身份后,有没有觉着后怕?”李飞燕讲完之后,笑着向林旭问道。

    当今武学末落,洪洞通背门明面上学拳练武的弟子并不多,但这股以其为中心所聚合形成的隐形势力,倒也确是非常庞大。不过林旭却也并不觉有什么可怕,闻言摇头道:“没什么可怕的,你也了,他们的势力不过就是局限于一市。他就算真能让我在本地上不了学,那我到外地去上就是,就不信他还有本事能影响全国的学校。而且,以我现在在学校的地位,我也不认为他真有本事就能让我被开除!”

    李飞燕听罢笑了笑,摇头叹道:“唉,你有时候还是太天真了些,这个世界其实是有很多黑暗面的,有着许多不为人知的地下交易。以他的能力,真肯花费一些代价,要想让你被开除并不难。”

    “你到外地去上学,那确实是个办法,不过却有被逼迫的逃避感觉。而且,你能走,你爸爸妈妈爷爷奶奶他们、你妹妹,还有你那个女朋友,也都能跟着你走吗?他有能力影响到你所有的家人与朋友的正常生活与学习。有些人报复不到你,就会报复你的家人与朋友。”

    林旭闻言,不禁皱眉沉默下来。他确实希望等将来长大后的有朝一日,有能力带着家人离开这个内心里其实并不是很喜欢的关村。但那是自己主动离开,绝不是被人逼迫着像是丧家之犬一样被赶走。沉默了一会儿,他道:“真到了那一步,我自然会想办法找那个范海龙去解决,让他打消对我所有的报复念头。”

    李飞燕转头瞧过来,双眼中精芒一闪,问道:“你打算怎么做?”

    林旭想了下,道:“我现在一时并没有什么好办法,但凡事往最坏的做打算,我会提前想好对策的。”

    李飞燕道:“要我,最好的办法就是杀了他,一劳永逸,一了百了。有时候,你无法从道理上服敌人,也无法从武力上威摄敌人,那就只能从身体上消灭敌人。死人,才是最让人放心的人。”

    林旭闻言,不禁面露惊容地看着李飞燕。他毕竟年龄还,要杀人那可真做不到。而且从接受的教育,杀人可是犯法的,而且还是最重的死刑。所谓杀人偿命,一命抵一命。而以现在的许多高科技手段,案件的侦破也有了更高的破案率。

    这可不是里古代时候的那种江湖,人命如草芥,杀了人随便往荒山野地里一抛,官府根本就不管。就算是热闹的城镇中,江湖打斗的仇杀,官府也基本不管,只会在打完后过去收尸。现代世界可不会如此,闹出人命的,都是重大案件,警方会全力侦破,追查凶手的。

    里的许多侠客也会杀人,江湖的表面,虽然看起来快意潇洒,但内里究其本质,却也是个充满了血腥与杀戮的世界。几乎每一天,都会有各色的江湖人物,在江湖争斗中死去。

    他看过的一些武侠中,也有专以描写江湖的残酷与血腥的。江湖,不只是男人暇想的童话。真实的江湖,是个刀光剑影、血雨腥风的世界。人在江湖飘,谁的手里又能不沾血腥。

    在武功有成后,他行事便开始以里的侠客们为准则。关于杀人这个侠客们同样会面对与做的事情,他其实也曾有认真想过。有时候在内心深处里,他其实并不排斥那种真正快意恩仇,血溅五步,摘敌头颅的手段。只是目前来,他却也还真的做不到。

    “有些人,就是属于记吃不记打的那种。你打的他再狠,他过后还是会想着去报复你。没能力直接战胜你,就会想各种阴险的主意,让你防不胜防。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有的时候对这种人,你不得不杀。只有杀掉,才是最好与唯一的解决办法。”

    李飞燕罢,轻轻叹了一声,转过身去张臂将林旭搂在怀里,在他耳边低声道:“你放心,直到了那一步,我会帮你的。杀人有时候很简单,不用怕。一个真正江湖人的成长,总是要经历一场杀戳的!”(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