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教你亲亲 通背门恩怨
    (第五更。补完昨天的。)

    两人并不是第一次拥抱了,自密室里的那次后,李飞燕后来也曾有抱过林旭几回。所以这时见李飞燕抱来,林旭也并不抗拒,任她抱着。这东西就像黄容的,外国人都将之视为礼节,抱得多了,也就习惯了。他也并不会再像第一次那样紧张脸红激动、心跳加速了,反而挺喜欢拥抱的感觉。只是他到底内向脸薄,平常却也不好意思主动抱李飞燕,多是李飞燕来抱他。也只有跟关落雪在一起时,他才会主动抱自己的这个女朋友。

    抱了一会儿后,李飞燕忽然问道:“对了,你跟你那个女朋友发展到什么地步了,抱过了没有?”

    “嗯!”林旭轻应了一声,不好意思直。

    “那亲过了没有?”李飞燕松手放开他,两手扶在他肩头,眼睛里闪着八卦的光芒,盯着他双眼问道。

    “没有。”林旭回了一句,躲开她直视的目光。

    “那要不要我先教教你?”李飞燕着,带着些媚惑笑意地伸手勾起他下巴,脸礼逼近了一分,红唇微张,向他轻轻吐出一口气,又伸出舌头来,转着圈地舔了下嘴唇,显得分外诱人。

    “不用!”林旭不由瞧得稍微愣了下,随即则连忙脸红心慌地后仰开身子相避。却没想到慌乱之下,这一下躲得急了儿,又一时忘了自己现在是在平房的砖砌围栏上坐着,还是双腿悬空吊在外面。猛地一躲之下,身子一歪,竟是重心失衡地没坐稳,掉了下去。

    “哎呀!”忍不住惊呼一声后,他连忙闭口提气轻身,在半空中身子猛地横旋扭转。连打了两个旋,横转七百二十度后于旋转中调整重心,这才稳稳地双脚着地落在地上。

    李飞燕却也没料到林旭猛地一躲之下,竟会没坐稳地忽然掉了下去。稍微一愣后,她便忍不住伸手指着下面的林旭,被逗得直笑。

    平房距下面庙里的地面,不过才两米多高。就算没练过武的,这距离不心掉下去,也摔不死人,更何况是林旭了。所以刚才林旭掉下时,她是一儿没担心。

    林旭平稳落下地,才松了口气后,就听到上面传来李飞燕幸灾乐祸的笑声,忍不住抬头瞪了她一眼,随即则满是无奈地苦笑。心里也觉挺是出糗的,以自己现在的身手竟然还会不心掉下去。可都怪李飞燕,让自己刚才太慌了,她还好意思笑。

    不过这就是李飞燕,前一刻还跟他在谈论十分严肃到严重的杀人问题,下一刻又能跟他乱开起玩笑地逗闹。仔细想一想,两人在一起时,似乎都没有一整天能跟她完全正经地相处下来过。

    “接住我!”李飞燕笑了一阵儿,忽然向林旭叫了声,双手一撑身下的围拦,也猛地从上面跳下。但却是没施展任何轻功姿势,就那么身子打横地照着林旭直摔下来。

    林旭怕她真会摔到,也只能看着她掉下的来势,连忙双手抬起,打模将她抱住地接住。

    “真好!”李飞燕在他怀里笑了声,忽然双臂一展搂住他脖子,“啵”地一下,上半身抬起,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哎呀!”林旭又是忍不住一惊慌乱,下意识双手一松,将怀里的李飞燕放开。

    好在李飞燕双手还在他脖子上搂着,却也没掉下去。只是下半身往下一落,刚好踩到地上,但身子却还在林旭身上吊着,向他笑着嗔道:“我嘴上有毒啊,瞧亲你一下把你吓得!”

    林旭抬手抓着她双臂,将她两手从自己脖子上拉下,无奈道:“没有。只是咱们男女有别,你别老这样,我可是有女朋友的。”

    “哎呦,还对你的雪忠贞不二啊!”李飞燕带着些酸意地撇了下嘴,“那你以前摸过我又怎么算?我的清白之躯……”到最后,故作抽咽。

    林旭忍不住满是无奈地叹了口气,根本不接她的话,转身道:“好了,明天还要早起,回去睡觉了!”

    李飞燕已经不是第一次拿这个跟他事了,每回都要他负责,然后等最后吓住他,弄得他手足无措时,又是跟他开玩笑,他都已经对此有免疫力了。

    “哎,别走,我这回是真的!”李飞燕见状连忙伸手拉住他道。

    林旭道:“我也是真的,真要回去睡觉了!”

    “好了,没劲!”李飞燕不快地闷声甩了下他胳膊,终于不再开玩笑,但却仍拉着他胳膊没放。顿了下,问道:“真的,你就那么肯定你跟你的雪将来长大后还能在一起,永远不会分手。然后顺利地结婚生子,白头到老?”

    林旭道:“将来的事谁也没法肯定,但我会珍惜现在,也会尽力去维护我们的将来。”

    “那万一你们将来分了呢?”李飞燕瞧着他问道。

    林旭想了下,摇头道:“我没想过。”

    “唉,年轻人还是太天真啊!”李飞燕摇摇头叹口气,但顿了下,却又转而道:“算了,姐姐也不打击你了,继续你美好的初恋吧!我也希望有一天,你们能真的不忘初心,幸福到老!”

    “谢谢!”林旭闻言,也真心道谢了句。

    李飞燕笑了笑,拉着他手在黑夜下的庙里散步,没再继续这个话题,转过问道:“你知道郭静和那个范海龙是什么关系吗?”

    林旭摇头道:“不知道。”随即略有些期待地看向李飞燕。其实他倒也是挺有些好奇郭静和范海龙的关系,两人虽然认识,但却称不上是朋友。但要关系平淡吧,却又显得很熟悉。另外那个范海龙,还有些怕郭静。郭静一直对他恶言恶语的,他却还反过来陪笑脸,大违他一惯的脾气。

    李飞燕瞧着他期待的目光,带着得意地一笑,道:“郭静原来还不打算跟我的,但姐姐我问话的技巧多高明,三言两语就把她想要隐瞒的全给问了出来。”

    “他们两个啊,算是双方家长互相给介绍的对象吧!只是范海龙很喜欢郭静,而郭静一直很讨厌他。他们两方家人有联姻的意思,只是郭静他爸妈很尊重她的意见,没有逼他,所以目前就是让两人先相处的意思。能处下来的话,就结;处不下来的话,就不结。范海龙为了他自己,也为了他家里,就一直很下功夫的追郭静,但郭静却还是一直对他不理不睬的讨厌他。目前来,两人就是这么个关系。”

    “另外,这个郭静的身世也有儿不简单。他们家,就是通背门第一代掌门,神拳郭永福的后人。所以她家跟通背门之间,也是颇有渊源,这也是他们两家联姻的一个基础。”

    林旭听到这里,有疑惑地问道:“不对啊,郭静要真是郭永福的后代,那她怎么没学通背拳,以前她还跟我抱怨过,寻不到桩功可学,这通背门不是放着现成的吗!”

    李飞燕道:“这你就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了。当年郭永福的后人,却是没有跟郭永福学武,而是转了学文。几代下来,都没有郭家的人再去学功夫的,所以也就跟通背门渐渐疏远地断了来往,反而失去了通背拳的传承。”

    “据郭永福当年跟他儿子之间的关系很不好,父子不和,而他儿子不但不喜欢习武,还听立下了家规,叫后代也不准习武。以前的许多朝代,一向都是重文轻武,许多文人也都是看不起武人的。郭永福的儿子要真是个很死板的传统文人,再加上跟他爹闹矛盾,倒也真有可能会立下这样的家规。”

    林旭闻言了头后,又问道:“既然郭静是第一代掌门郭永福的后,她现在想学的话,难道通背门还不肯教?”

    李飞燕笑了笑,道:“这就是那个范海龙最叫郭静讨厌的一了,这家伙动了他爹,只要郭静肯嫁给他,他们通背门才肯教郭静。”

    林旭闻言不禁摇了摇头,这个范海龙,也确实够惹人生厌的。以郭静的脾气,怎么可能会答应。(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