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功力与修为的增长
    开启机关后,林旭立即把机关与上面用以遮掩的塑像碎片复位,然后转身踏上那块开始下落的平台,随之一同下降。降落到底后,便抬脚迈进密室。

    进了密室后,他先按下手上电子表的夜视键。随着莹绿的表盘灯微光亮起,他借着这微弱的光芒便已能大致看清黑暗的密室。当下先转身将密室入口左边墙壁上那个由里面开启门户机关的铁环拉下。

    为免练功途中有可能会被打扰,这密室自是要先行关闭。拉下铁环后,瞧见那块平台又开始缓缓升起,他便不再理会,转身借着还未熄灭的表盘灯,走向密室后面的云床。

    他只是过来这里借地方修炼的,并不需要太过明亮的光线照看什么东西。所以左边墙角下面虽就放着手电筒,他却也没有取用打开。只借着表盘灯的这微弱光芒,走到云床处即可。

    起来,这借着电子表那微弱的表盘夜视灯来当作光源地照亮,却是他后来才想到的。不然若是第二次救李飞燕的那回他就能想到的话,便也不会当时一儿看不见地任黑瞎摸,而不心地摸到了不该摸的地方,让李飞燕拿住把柄地总拿这跟他事。

    不过想起那次的经历,他却也并不后悔,有时还甚至有些怀念。每回想起的时候,也总是不禁有些心旌荡漾。他到底正是少年慕艾的年纪,想这些却也是免不了的。青春期的萌动,倒也并不关乎什么色不色,这只是身体本能的一种冲动。

    因为那次的经历,他有时也不免会对李飞燕的身体产生些令人脸红的羞耻幻想。所以他有时面对李飞燕的时候,总会下意识地有些慌乱,好像怕她能看破自己的那些不好幻想似的。

    有时认真地想一想,他对自己目前跟李飞燕之间的关系,也是有些不好定位。是恩人与报恩人吧,却不止这么简单。是“姐弟”吧,关系却也有些超越。至于师生,那就更是扯淡,李飞燕那老师的身份完全就是为了方便接近他而假冒的。但要有什么男女之间的情意,他却也觉着还不到那地步。再加上他认为已经有了女朋友,就不该再往那方面想。

    目前真要两人之间的关系的话,他觉着用自己以前看过的一首古词里的一句,是个挺贴切的形容,那就是有“剪不断,理还乱”。不过两人之间的感情,那也确实有。只是具体哪种感情,他却也不清了,恩情、友情还是亲情,或者还夹着什么别的……

    在表盘灯熄灭时,林旭刚好走到了云床前,当即转身坐下,然后脱了鞋子,在云床上面向南方盘膝坐好,准备开始修炼。不过在开炼之前,他还是提前先把电子表的闹铃定好,定到了凌晨五。

    定好之后,这才开始正式修炼。他已练过了许多次,早已是驾轻就熟。当下闭上眼调整了番呼吸后,没过多久便收摄心神地入静,进入了修炼的状态。

    在还没有开学之前,他曾预估过自己差不多再有一个月的时间,就可以把丹田中的精全部炼化为气。但那是以放假期间的修炼标准来计算所做出的预估,开学之后,他每天的修炼时间被迫缩短到了假期时的一半,这个原本的预估时间自然也就不能作准了。后来他重做了一个预估,是最少一个月,最多三个月,定在这个时间段内。

    现在看来,他预估的这个时间,却是差不多,应该能够得到保证。他现在丹田里的精便已炼化了有一大半,只剩下了三分之一不到。而时间才过去了一个多月快两月,在剩下的一个月时间里,他觉着应该足够炼化剩下的那一些了。

    不过丹田之精随着一层层的往下炼,积存的年份越为久远的,也就越加难以炼化,困难度也是在随之不断增加。如果他猜想不错的话,最底下的那一层会最难,到时候可能还会遇到瓶颈。所以,倒也不敢下绝对的保证。

    以他现在所拥有的内气程度,在不限制输出的全力施展之下,已经能够从原本的半个时左右,延长到了一个时以上。而如果有所限制,不使全力的话,这时间更长。再若断断续续的用,能够留出些自动恢复时间的话,那差不多已可坚持上一整天。

    而随着内气深厚程度的增加,他现在施展内力时所能发挥的力量与爆发力,也都得到了更进一步的增长。原本的一个多月前,他的力量与爆发力,与李飞燕这没练过内力的相比,还是要稍差一些的。而现在,他却已能超出了李飞燕一些。这还要算上,李飞燕在这一个多月内也同样有着增长与进步。

    以他估计,他现在的全力一掌,怕是已经能差不多达到一千斤力量的标准。就算还有差些,也是差的不远。反正他现在一掌下去,已经能随手劈破五块摞起的砖,六、七块有时也能劈破。

    只是他手头并没有什么专门用以测试力量的机器,所以也没法做出更精准的判断。

    他专心修炼,物我两忘。

    丹田中神意所化之火,经过长久的锻炼,现在也变的更加壮大。不过现在丹田中的精华却也更加难以炼化,如果最开始的精华像是水,那现在则就已是形似固态地开始变成冰了。

    而丹田最底下、最深处的精华,他估计那程度就相当于是万年不化的坚冰,到时会更难。

    “嘀嘀嘀,嘀嘀嘀……”

    凌晨五,电子表的闹铃准时响起。感觉到了手腕上的微微震动后,林旭也便立即收功。

    收功之后,看下到了时间,便关了闹铃,下床穿鞋。穿好鞋,便是过去到入口处拉下机关。一路出了千手观音殿,到得自家院子处时,他仍是轻身一跃,先跃上了平房。然后看了眼院里没人,再迅速从房上跃下。

    今天全家都是定的五半起床,他回房之后,便也没再睡。把自己沙发床上的被子叠好,再重新将沙发折起。一番收拾完,时间也是已经差不多。

    到五半两边卧室里震耳的闹钟声一响,父母、妹妹与李飞燕也都醒来地开始陆续起床。(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