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穷山恶水出刁民
    (抱歉,晚了儿。感谢“戏游游戏”“书友160811454746”的打赏。)

    林旭长这么大,目前去过最远的地方,也就是学那次,父母带着他和妹妹到洪洞大槐树公园去游玩。因洪洞县是在市区的另一边,与他们汾县隔市相望,所以那次却是比去市里还远。

    林旭平常活动的范围可以非常,除了上学,就是回家。以前周末除了写作业,就是宅在家里看电视,很少出去玩。玩也就是去找关文滔玩,有时则自己一个人到村外的地里去瞎转悠。爬树打鸟,或是到沟里玩玩水。

    自从开始练武之后,更是大部分的业余时间都拿来练武了,最近已经很少周末出去玩儿。也就跟关落雪约会时,顺带转转游玩一番,但范围也是基本局限在关村。倒是有次骑马跑得远了,跑到了临近的北马村地界。

    反正他目前去过的外面地方十分有限,就连乡里的几个村子也都没走遍,只去过临近的武村、柴村、北马村、庄头村,还有过年走亲戚时,亲戚家所在的几个村子。附近的乡镇,也只是在赶集时跟父母去过离他们关村最近的古安镇。至于相邻近的外县,出就学那次去过洪洞,但也没进过县城。另外,也就是曾到过市里,也是在学时期,父母有次带着他们兄妹俩到市里动物园玩。

    这次去壶口瀑布,算是目前来最远的了,比那次去洪洞大槐树公园还远。而且这回一下要经过两个外县,宁县和吉县。所以他对于这次的旅游,却也很是兴奋地充满期待。

    一路西行,驾车驶过古安镇的路口之后,便已是他以前从未到过的地方。一边开车的同时,也忍不住开始打量起道路两边的村庄和景物。不过看了一阵儿,却也发现跟他们乡里那段马路两边的景色大同异。但也还是有些新奇之处,倒也看的颇有兴致。

    李飞燕打开了车上的收音机,听着一个播放音乐的电台。在听到喜欢的歌曲时,还会随着哼唱两句。后排的父母与妹妹,也不时笑笑地指向窗外的景色。

    开车一个多时后,终于出了他们汾县范围,进入了宁县的地界。最明显的变化,就是地势变高,开始进入了山区范围,道路也相对的陡峭盘旋起来,弯道与坡道增多。

    宁县与吉县都是处于山区,山地较多。大山山,高低不一,一山连着一山,平坦的地带相对较少。因处在他们汾县西边,他们那边人,多把这两地称做西山。这两地基本是连成了一片,而且话方言相近,常被他们这边人混淆。这两地的方言跟他们这边,也有着很大的差异,话语速很快,听不惯的通常一时都很难听懂。

    这两地山多,却是矿也多,煤炭资源十分丰富。所谓靠山吃山,这两地的人因为开矿,却也是有不少人发了财,有许多煤老板。虽是山区,但总体来,却是比他们汾县这平原地界的有钱人多。

    林旭他们武乡中学里,就有不少宁县的外地学生,个个都很有钱,平常花起钱来,也是大手大脚。听为了在武乡中学上学,每个人家里都向学校交了一笔不菲的借读费。不过这些学生里,真正学习好的却也没几个,还经常有打架斗殴的,打起架来很凶狠。

    所谓穷山恶水出刁民,山里的人,本来也就比平原地带的人性子更烈,更加好斗。

    宁县与吉县因蕴藏的煤炭资源丰富,现在自然不是穷山,反而称得上是宝山。但在以前的古代,煤炭却不受什么重视,那时不兴烧这个,所以做这个的也不挣钱。山地多,能开垦种植的土地便少,好的良田更少,自然是穷水恶水、条件艰苦的地界。

    但人类就是如此,越是艰苦与恶劣的环境中,越能孕育出性格坚韧、身体强壮的人。纵观古今中外,自来历史上出强兵的地方,往往就是生活条件艰苦的地方。

    宁县与吉县这两地,是近年来才有不少人因开矿而富起来,条件得到了很大改善。但因为以前是穷山恶水的地方,自古以来所养成的山里人性子却也难以改变,还是不少都好勇斗狠。

    林旭以前听他们班一个宁县的同学讲过,他们那里因为有人争矿,曾发生过大规模的械斗,打的严重的,还曾有闹出过人命。

    反正据他在学校里所接触到过的几个宁县同学来看,确实多是脾气火爆,经常一言不合跟人动手的。而且他们这些外地学生,也颇为抱团,再加上又都很有钱,在学校里却也基本没人轻易招惹。

    山地多,居住环境自然也就相对较差,能够形成村落聚集地的地方较少。林旭开车进入宁县地界后,也能够明显的发现,这里比他们那边的村子密集度要少得多,经常好几里地都不见人烟,只有两边连绵的山峰与沟壑。不过山高林也密,时值近夏,两边的山峰树木苍翠,山花盛开,一路所过,却也有瞧见不少好的景色。

    再又前行了几里地,转过一处弯道后,林旭忽然发现前面的车流慢了下来。再前行一些,便见前面的许多车都停了下来不动,看样子是前面发生什么事阻碍交通,堵车了。

    再又往前开一段后,林旭也不得不被迫的停了下来。然后将开了半的车窗完全摇下,探头往外面看去。但因为前面堵的车不少,还有些拉煤的大卡车,一时却也是瞧不见前面具体发生了什么。

    皱了下眉后,他也只有无奈地缩回身子耐心等着,嘴里忍不住有些担心地向李飞燕和后面的父母道:“也不知前面出了什么事?要是堵的时间长的话,咱们今天可能就赶不回去了。”

    李飞燕道:“可能是前面出了车祸什么事故之类的吧?”顿了下,道:“赶不回去也没事,咱们大不了住一晚再回去也行。”

    林旭将头靠在座椅上叹口气,道:“就怕直接在这里堵到天黑,咱们去也去不成。”再又从倒视镜里往面望望,接道:“后面再又一个接一个地堵起来,咱们想掉头回去都回不成。”

    李飞燕笑着安慰他道:“行了,再等等吧!要是一个时还不散,咱们就再做别的打算。”

    林旭想了想,没接话地头,便也就耐心等着。真要等,他倒也是个很有耐心能坐得住的人。

    只是后来听到前面有人的谈话声后,他便有些坐不住了。从前面有几个同样被堵的人谈话中他得知,这里被堵住,原来并不是前方出了车祸之类的事故。而是因为前面有人私设关卡收过路费,而前方有人不愿交,双方争吵地对峙了起来,因而堵在了那里。(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