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气势武意 精神攻击
    (第一更。今日五更爆发,求订阅!)

    气势这种东西,无形无质,看不见摸不着,但却又真实存在,并且能够影响到人。

    气势是人所表现出来的一种无形的力量与威势,不止人,动物也有,就像老虎、狮子,气势可是很慑人的。眼下的这壶口瀑布,也可以有气势,并且气势非常磅礴浩大。

    任何人身上都有气势,只在于大强弱的不同而已。

    林旭现在本身,就可以算是很有气势的人了。就像他之前解决了那伙车匪之后,挟远超常人力量的出手之威,与他特意所营造出来的冷酷高手气势,目光所及的气势逼人之下,所有人都生出惧怕之意,没人敢上前跟他轻易搭话。只可惜遇到个认识他的李舒雅,致使没能竞得全功。

    不过这般想来,气势的营造,还在于周围人等的判断与认知,与通过某些事件证明了自己的厉害,甚至还可以用环境、氛围、道具等的配合,似乎不能完全受自己的主动控制。如果没有他之前那番超人力量的出手,也就形不成他后来的那种气势。只光站出去,摆个姿势冷着脸地站那里强装气势,却谁人鸟他。

    这种气势,却并不是里所描写的那种气势了,这只是普通人的气势。就像经常身处上位,管理人的领导做久了,身上便也自然地会带出一种迫人的气势。这是他身处的环境所养成的,也是他的身份地位所带来的,知道他是某领导,旁人自然下意识地觉得他高高在上。

    但里所描写的武者气势,却并不是这种。那是种可以明确主动控制的气势,是将内在的精神意志形之于外的一种表现,里面似乎还涉及到气的运用,只有高手才能做到。

    里的气势争锋,已经相当于一种无形的攻击手段,并不只是一种旁人的感受。真正的高手气势压迫,可以直接让低手心胆俱裂而亡,是一种精神层面的攻击。

    现代的科学研究也表明了,精神可以直接影响。林旭以前就曾在某本杂志上看过一篇文章,是心理医生把人催眠之后,通过心理暗示,告诉被催眠的人,他的手被火烧伤了,那个人就真的会出现被烧伤的感觉,甚至其被暗示烧伤的部位,竟还会出现灼烧的伤痕,非常不可思议。

    他觉得里的那种气势,应该就是类似于这种,通过己身强大的精神及内气的特殊运用,控制了被攻击者的精神意识与心理,自然是能要对方生就生,要对方死就死。只一个念头,一个眼神,就可将人操控于生死之间,非常可怕。

    这种力量,简直都形同于某些科幻电影里的超能力了。不过事实上,真正的武学高手,本身力量远超常人,自然也可算作超人了。而且武功练到更高深的地步,便可以通过内气改变自身的身体素质,在身体内部的微观方面,也是已经与常人不同了。

    比如新陈代谢更快,能够刺激身体细胞的生长,心跳更有力,内脏的功能与活力比常人更强大等等。林旭现在,其实也算是能稍稍做到。没练武之前他原本个子很矮,但拥有内气之后,却是在短时间内很快发育长高。这就是内气对他身体的改变,刺激了身体细胞的发育生长。

    “如果真是这种的话,怕是以我现在的功力修为还做不到。甚至这可能需要到了内气外放的地步,才能做到。里不也写了,只有高手才能做到以气势压人吗?低手,就只能被迫承受。”

    “不过,气势攻击做不到,拳意、剑意之类的倒是可以试一试。这种意,应该就是把自己的精神意志,带入到拳脚兵刃的攻击里面。等于是有形的攻击,加上无形的精神运用,在与人的交手之中,通过近距离的身体、兵刃等接触,将自己的内气攻击连带着精神意志,打入到对方体内,使其遭受到身体、精神双层面的打击。这不是无形攻击,而是有接触下的一种内气运用。我既然已经拥有内气,那在现阶段不定就真能做到。”

    林旭本是打算过后再试试,但这时稍一细想,却是又想深地想多了。一时怔怔站在那里,眼睛虽然是在看着脚下的壶口瀑布,但目光却是散乱了开来,早没有注意的焦。

    “哥哥,走了!”忽然妹妹林彤的声音响起,拉了下他衣角,他才回过了神儿来。转头一瞧,就见父母与李飞燕已经转身向别的地方走去,见他一时还站着没动,林彤才过来叫他。

    出来旅游,自然不能傻站在一个地方呆看。这处看过了一会儿,就要到下一处转一转地换个地方。却是他一时想的入神,没注意到。当下回过神儿后,连忙答应了一声,随后跟上。

    李飞燕手里这时还拿着个相机,正在四处拍照。这相机是在景里面一个租相机的地方租来的,照完之后把胶卷取下带上,回去就可以找照相馆洗出来。

    她除了照景致外,也不时给林旭一家人照相,或单照,或合影,也请人帮忙拍照地给她和林旭一家人合了好几张影。

    林旭却倒是不太喜欢照相,除了被她偷拍或硬拉着合影外,从不主动照。妹妹林彤就完全相反,不时便拉着李飞燕给她在不同的景物旁照相。李飞燕自己也挺爱照,两人倒是玩一块儿地在那边互照。

    父母也是相邻很近地走在一起,倒是林旭错开几步落后面地独自欣赏着周边的景致。

    看着倾泻的瀑布激撞,听着耳边的涛声轰鸣,林旭忽然想起在学校音乐课上还学过一首关于黄河的歌,叫《黄河大合唱》。只是早学过的,歌词已经记不大全了,记得最深的就是“风在吼,马在叫,黄河在咆哮,黄河在咆哮……”这几句。不过旋律却也还记得,这首歌据就是根据黄河壶口瀑布而写的,同这大瀑布一样,同样的气势澎湃,旋律激昂。

    想起这首歌,他也立即随之想起了教这首歌的音乐老师李舒雅。当下便转头四下瞧了瞧,但正是旅游旺季,景区人多,他一时却也没能找见李舒雅一家。

    不过他也就是想起来地随便瞧瞧,倒不是非要找见。真找见了,他还担心对方过来寻他话,有可能在父母面前漏嘴地出他打车匪的事。没找见正好,他期待这一天内也不要再遇上李舒雅一家。(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