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形意长枪抖 妙手蜻蜓震
    忽然,宋永华手上的劲力又是一变,变成了一种抖动的劲力。就像是一杆丈许长的大枪被他端在手里运使,枪头突突乱抖地跳动。他手臂这时就好像忽然变作了枪杆一般,枪尾在肩,枪头在手。

    林旭察觉到宋永华手上的劲力变化,也是不禁面色微变,知道宋永华是使出了看家本领。他曾经听李飞燕讲过,形意拳乃是“脱枪为拳”,由南宋时的抗金名将岳飞所传下,是自枪法中演变出的一路拳法。形意的抖劲,就是借鉴自使枪时的抖枪花,乃是非常高深的一种劲力运用,一般初学者根本练不出来。而能练出抖劲来的,都可算作是形意拳的高手。

    据形意拳的抖劲,能练到更高深地步的,手指一抖挨着人,就能把人直甩出丈许开外,非常厉害。

    练武之人,并不是练出了多少斤力量,就只能运使多少斤力量。就比如一个一百斤的铁锤,并不是只能发挥出其一百斤的力量,把这铁锤用力挥使的话,就能够发挥出比铁锤本身更大的力量。

    武学中蕴含有许多深奥的道理,用现代科学来解释的话,其中便含有许多力学原理。一些特殊的招式与发力方法,就可以通过某些原理把本身的力量加大输出。

    形意的抖劲,脱胎自枪法,就是利用了一个杠杆原理。以撬大,往往能够发挥出超越本身很大的力量。练得高明的,甚至能够成倍增加。本身有一千斤的力量,到打出去时,就能打出两千斤的力量。

    宋永华这抖劲一发,林旭便觉手中抓着的如是一条满身怪力的大蟒,马上就要拿捏不住。

    他现在本身的力量本就不如宋永华,而眼下宋永华又使出了这形意看家本领的抖劲,能把本身的力量经过运使加大发出。他便知更加难以对付,单凭自己本身的力量以及运力变化技巧,已是不足抵挡。当下心法一转,也使了个《妙手十三式》里的厉害招数。

    这一招叫做“蜻蜓振翅”,以这招相配的内功心法运转,可以把手掌做到高速振荡,就像蜻蜓振动拍打翅膀一样。内力越强,振荡的速度与力度也就越大。这一招,也能够把使用者本身的力量加大输出,而且更别有妙用。

    他这招蜻蜓振翅一使,手掌一振,立即把宋永华手上传过来的抖劲给震散。

    这震劲一发,宋永华也是不由立即面色一变。抖劲再发,一传到手上,立即就又被林旭手上的那一股震荡的劲力给震散。他加大力道与使出变化地连发几道过去,也是不例外地悉数被震散。他生平会过的练武好手也不少,但却从没遇到过能使出这种特异力道的。

    林旭手上的震荡力道也不是连续不断的接连发出,而是察觉到宋永华手上的劲力一过来,他才立即随之发动将宋永华发过来的劲力给震散。因只是间隔发出,而他手掌震动的也非常快,超过了人眼的捕捉范围,所以旁人看起来,却仍只是他跟宋永华握着手不动的样子。

    事实上,两人自打握住手之后,从外表上看,都看不出来有什么太多异样。瞧起来,都像是双方握住不动,有时或会摇一摇,也只是握手的正常礼节范围。却不知他们这看似普通的握手,其中所隐藏着的凶险之处。不论是他们单纯的力量较量,还是劲力变化与发力技巧的切磋,换任何一个普通人过来,早就手给握断了。

    又连发几波抖劲之后,宋永华忽地一收力道,长叹一声道:“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江山代有人才出啊,兄弟你这一手,宋某佩服!”着话,手上同时一松。

    这话一出,便代表搭手较量结束了。察觉到他手松开,林旭也便跟着一松,放开了他的手,两人各自把手收回。收回手后,林旭也随之客气了句,“宋先生过誉了!”

    宋永华笑了笑,没再多,又转身退回到了岳纤云身后。

    岳纤云这时更是双眼发亮地瞧着林旭,对他道:“连宋叔叔都能对你出佩服的话,那就明你更厉害了,也更加不用怕我爸。他要找人打你,你就给我打回去。哈,看他这回还能把我找的男朋友再打跑吗?”

    林旭闻言,忍不住面上一黑,心想做黑帮老大女儿的“男朋友”,看来真是件危险的事。

    岳纤云罢一笑,又接道:“那就这样吧,你记着三天内一定要给我答复。我就先走了,再见!”

    “嗯,再见!”林旭也连忙同她告别。

    “拜!”岳纤云又了一声,向他挥挥手,转身而去。宋永华也含笑向着林旭一头,跟着转身,又紧跟在了岳纤云后面。

    林旭也向两人挥了挥手,目送着两人消失在游人中后,立即面上有些做痛地“咝”了一声,以左手捧起右手手臂,在上面轻轻揉搓。

    “蜻蜓振翅”这一招他可还练得不够熟练,刚才是强行运使,再加上宋永华手上的抖劲也很厉害,却是让他有些伤到了手臂内的经脉。只是他刚才不愿在对方面前示弱,却是强忍着。

    见到岳纤云与宋永华一走,林旭父母、妹妹和李飞燕立即从旁边走了过来。见到他们过来,林旭也只好又放下左手,暂停搓揉按摩地缓解疼痛。不然父母过来见状问起,却是怕又要担心。

    他刚才跟宋永华握手较力,其实用的时间并不是很长,旁边人看起来的话,也就是他跟宋永华握手的时间稍长了一儿,并不会看出什么异样。他料父母也是看不出其中究竟,自是不打算出,让他们又自担心。

    父母过来后,问起岳纤云是谁,林旭为免父母担心,自然不能如实相告地岳纤云是市里最大黑社会团伙老大岳向阳的女儿。便扯个谎是他同学岳俊锋家的一个亲戚,以前曾见过一回,所以这时遇见,就过来几句话。

    他这谎倒也不算很扯,岳俊锋跟岳纤云论起来,本来就算得是亲戚,只是这亲戚关系很远房罢了。不他跟岳纤云,就是岳俊锋跟岳纤云以前也没见过。

    他们这边的许多村子都是宗族制,村子里的大部分人家都是同一姓氏。而这同村同姓的,上溯起来,都有亲戚关系。所以岳俊锋他们家跟岳向阳是远房亲戚关系,这话是可信的。不过岳村里只要姓岳的,怕是都扯得上跟岳向阳是沾亲带故的远房亲戚。(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