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师门相召 燕子将离
    (再次感谢书友“oleleolala”、“领居蛤蟆”的打赏。求订阅!)

    武乡中学距离关村本就不远,骑自行车也就十分钟左右的路程,不过这是指出了村子后到学校所用的时间。出村却是也要用个几分钟时间的,因为村里的路况并不好,再加上路上免不了有人,旁边相连的胡同里不时也可能会窜出人来,自是不能像在通往学校的那笔直一条,既宽敞又没有岔路的沙石路上骑得快。

    但开车的话,自是比骑自行车要快。而李飞燕这时也开的挺快,所以从两人上了车,到赶到学校门口时,总共也就用了不到十分钟的时间。

    学校虽然放了假,但这时也并不是空无一人。毕竟只是三天的短假期,一些老师和职工便都还待在学校里。但因为人数最多的学生全部离去,教职工中也有大半回家,这时的学校却也是比平常安静许多。

    学校的大门是呈三扇式,正中间是一道大门,左右两边又各有两道门。中间的那大门,平常是不开的,只有逢节假日,学生离校返校人流量较大,或是有进车的时候,才会临时开放。平常的时候,都是关起来,只开着左边那道门以供出入。

    看门的门房柴大爷在这国庆假日期间,却也仍是坚守着岗位。待李飞燕将车停稳,林旭先打开车门下车后,便要到门房处去叫柴大爷开下中间的那道大门,好让李飞燕把车开进去。

    但才绕过车头,转到这边来,李飞燕却忽然从开着的车窗里叫住他道:“不用麻烦柴大爷了,我只是进去打个电话,把车停外面就行,不定待会儿还要开回去。”

    林旭闻言答应了一声后,便停下脚步等她下车。待她下车走过来后,跟她一起从左边的门里进了学校。

    “燕老师,你回来了啊,要不要我给你开门?”两人从门房处经过时,却是被门房里的柴大爷从窗户里瞧见了,立即热情地开门出来向李飞燕打招呼道。

    “不用麻烦您了,我只是回来打个电话,待会儿就要走。”李飞燕随口应付一句,谢过了他的好意。

    “行,那你忙!”柴大爷闻言头笑了笑,目送两人几步后,便转回了门房去。

    李飞燕话间,脚下并未多停。当下也回以一笑后,就脚步错开地跟林旭进了学校。走进去后,两人便径往李飞燕的宿舍赶去。她宿舍里因为要拉电话线装网络,却是也同时配了部电话,正好方便了她打电话。

    因为学校的教职工大半都已离校,一路上两人却是也没碰见几个地很快就到了李飞燕的宿舍。等李飞燕拿出钥匙开了宿舍门后,林旭却并没跟进去,反是还离门口远了些,一个人手插着裤兜在宿舍外面的空地上闲晃,等着李飞燕打完电话。

    他是觉着李飞燕跟她师父之间打电话的谈话,是属于她的私密之事,自己不应该旁听。尽管李飞燕对此从未介意,但他却觉着应该尊重李飞燕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哪怕再相熟亲密的关系,也都会藏有各自不可告人的私密。再亲密,也是要互留一些空间。

    林旭对这种事本来就很理解,觉着人与人之间应该互相尊重各自的。而再从这学期的政治课本上看过权的相关内容后,他对尊重别人的,也就更上升了一个高度。

    在外面晃荡了约有七、八分钟后,就听得那边房门一响,李飞燕开门走了出来。

    林旭见状迎了过去,自是没多问她电话里了什么,只是瞧她的面色,却略有些凝重,忍不住有些担心地问道:“出什么事了吗?”顿了下,立即想起某事地接着问道:“是不是李飞虎的事被你师父发现了,他要向你问罪处置你?”

    李飞燕闻言,摇头失笑道:“不是这事,你想多了。这事我早就自己主动跟师父过了,师父一向很疼爱我,何况那事全是李飞虎咎由自取得来的下场,师父并没有因此怪罪我。”

    顿了下后,她主动道:“刚才电话里,是师父交待我要去办一件事,为办这事我需要离开几天。而且时间可能会不短,大概需要半个月左右。”罢后,忍不住轻叹了一声。看着林旭的目光,显得很是不舍。

    林旭闻言,才知自己确是想岔了。李飞虎那件事都过去一个多月了,李飞燕师父要真想拿她问罪的话,也不会等过了这么久才想起。但听她了真正原因,知道她要离开一段时间后,心里也是不由立即生起不舍。但他却没表现出来,想了下后,强作一笑道:“既然你师父要你办事,那你去就是了。我现在可是学校里最厉害的学生,无人敢惹,你对我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李飞燕闻言,跟着笑了下,道:“我哪是对你不放心,我是舍不得跟你分开吗!”

    “又不是见不着了,有什么舍不得的?人生在事,分分离离,这总归是免不了的。你这么大人了,还没我看得开!”林旭闻言,又是故作潇洒地一笑道。

    其实他本来也就不喜欢分别时的什么依依不舍、儿女情长、多愁善感之类,觉着又不是真正的生离死别,永远见不着了,哪那么多的腻歪。学书里面的江湖儿女,洒然一笑,各奔东西就好。就算不舍,留在心里怀念就是,不需要出来伤什么离别情。

    多情自古伤离别什么的,那是言情剧目,不是他江湖武侠范儿。

    李飞燕听罢,又是忍不住一笑,瞧着他问道:“你老实,是不是巴不得我走?”

    “怎么会?”林旭摇摇头,道:“我只是觉着咱们江湖儿女,去留无意,不用太在意什么分别。就像有句话的,分别是为了更好的相聚。半个月而已,也就两个星期,很快就能再见了。”

    李飞燕笑道:“你倒是看得挺洒落!”

    只觉被他这么一搅和,还真是没什么太多离愁了。而且她以前本就是江湖飘零,四海为家,都在外面惯了,跟师父、师兄也是经常聚少离多,倒也真没什么太多伤感之类。

    不过最近这一个多月的稳定生活,却倒也真是让她有些喜欢上了这种平淡的幸福。所以忽然地被打乱,才让她分外有些不舍,觉到了这种平淡的可贵。林旭到底年纪还,江湖可不像他想的那么潇洒。(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