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 实言相告 谁不服打到服
    听到黄容这样说,郭静想了下后,便也没有再对林旭多说,只是深深看了他一眼,又有些奈地叹了口气。看样子,她显眼并不看好林旭能独力解决这件事。

    林旭却也没想跟她多解释,又谢过两人后,他转身看向正走的秦冲,向秦冲问道秦冲,你说?”

    秦冲闻言,面色有些难看地道事情发展到这地步,我只能说,很抱歉。但从前天,海龙师兄跟我到你家起,这件事就已经不是我能控制的了。到现在这地步,我就更是能为力了。真的是非常抱歉,对不起!”

    林旭闻言摇了下头,道我是问,你还打算要跟我比武吗?”小说网不跳字。

    这件事虽是因秦冲而引起的,但确实早已不是秦冲所能控制,林旭也很明白这一点,并理解秦冲的处境。所以他心里虽也有些。.。小说 ww.ldu.c怨怪秦冲没事在范海龙面前提做,但事情到得这一步,再怪秦冲也是没用。

    事情发展到这步,是因为他跟范海龙之间的冲突而起,秦冲并没有在中间做煽风点火、互相挑拨的事。反而他多有劝过范海龙,只是他人微言轻,范海龙根本不把他的话当回事。就像刚才范海龙想要开车撞,秦冲也试图阻止过,只是没有能及时制止而已。

    所以他这时,倒也并没有太多怨怪秦冲的意思。问他那句话,确实只是要问他比武的事,而不是要向他问罪。

    秦冲闻言,苦笑着摇头道当然不比了,我现在哪还有信心跟你比?就像静刚才说的,现在还跟你比,就是纯属找虐。”

    “那好!”林旭又转头看了眼郭静,向两人道既然你们都不比了,那我送完燕老师去县里火车站后,就不用再了。”

    再又看了眼黄容,向三人道没事的话,那我就先走了,燕老师还着急赶火车呢,再见!”

    说罢,便转身向李飞燕招手指了下停在学校中间大门前面的他们那辆红色宝马轿车,也跟着向车走了。

    “我们送送你!”黄容在后面道了句,立即紧随着他跟了上去。郭静见状,也便跟着她一起跟上。

    秦冲则没跟上,他留在那边蹲下扶起了范海潮,先帮着这位大师兄把脱臼的四肢关节正位。

    学武的都多少会些跌打损伤、正骨之术这类的医术,因为他们本身在练武的过程中,就有时难免会受伤。再要跟人打斗,则更有可能受伤。所谓久病成医,受的伤多了,自然地也就懂了。再有代代相传的话,一般几代习武的,治疗跌打损伤这些外伤的医术,却也是颇为精通,有些还有专门研制的特效的刀伤药、跌打酒之类,比市面上一些寻常的伤药要好得多。

    以前的许多武林人物,在医术上也颇有建树。就像林旭看过的电影《黄飞鸿》,黄飞鸿与其父亲黄麒英都颇精医术,他家的宝芝林就是一家专门的医馆药铺,并且在地方上颇为有名。而像武侠小说中,江湖神医则更多,几乎每一本武侠小说中,都必有一位神医。

    秦冲虽年纪还小,懂的不多,但范海潮这方面掌握的知识却是不少,至少要把脱臼的关节正位,并不是难事。只是他四肢关节都已脱臼,却是没法独力完成,需要秦冲这位小师弟的帮忙。在他的指点下,秦冲帮他把脱臼的关节一一回复正位。

    林旭走到车旁,看了眼后面秦冲在帮着范海潮把脱臼的关节正位,忽然想起一事,向郭静问道我刚才听你话里说,范志邦是老来得子才有了范海龙这个,听着都像是范海龙是独生子啊,那这个范海潮是回事,刚才他们可明明是相称啊?”

    郭静闻言看了范海潮那边一眼后,道范海潮并不是范掌门亲生的,是从一个亲戚家过继来的。他们夫妻俩婚后多年未育,以为是法生养,所以就从亲戚家过继了一个。范掌门五十岁那年,他原配妻子因病过逝,他便又聚了个续弦,范海龙是他跟这个续弦生的。要只算亲生的话,范海龙确实是独生子。”

    “哦!”林旭闻言恍然地点点头,原来是这样。难怪他觉着范海龙和范海潮这俩一点儿不像呢,原来一个是亲生的,一个是过继来的。相比起来,自然是亲生的更受宠,难怪把范海龙惯成了这样。范海潮虽然也有点儿混蛋,帮他这个弟弟助纣为虐,但为人多少还算是讲些道理,起码比较讲点儿江湖规矩,打不过就认栽认。

    李飞燕这时自是也到了车边,郭静答了林旭这话后,便与黄容一起跟李飞燕打着招呼,祝她一路顺风、路上平安之类的送别话。李飞燕自是含笑与她们一一应对。道别一番,林旭便先打开车门上了驾驶座,李飞燕随后坐上了副驾驶座。

    在车里又与外面的郭静、黄容挥挥手道别后,林旭便发动车子,驾车离去。

    车开出了十来米后,李飞燕转头向林旭问道你刚才说有解决办法,是真有好办法解决这事,还是在随口敷衍郭静,不想麻烦她?”

    她刚才离的也并不算太远,再加上耳力又好,却是听到了他在那边跟郭静之间的对话。

    林旭闻言转头瞧了她一眼,道我确实是有个办法。”

    “办法,说来听听。”李飞燕问。

    林旭闻言却没说,只道这事你就别管了,放心去办你的事就是,我能独自解决好。”

    李飞燕笑着瞧了下他,道真是长大了,还不想让人管了!”叹了一声,接道但你要不说出来具体是办法,我又能真的放心!”

    林旭又转头瞧她一眼,道我只是怕说出来,你会更担心。”

    “是吗?你说说看!”李飞燕闻言,故作轻松地道。实际心里,确实提起了担心,真怕他会做不计后果的事。

    林旭道我打算去找范志邦登门问罪。”

    “登门,问罪,你这简直是给人送上门去了!”李飞燕闻言,立即没好气地道。

    “看吧,我就说我出来,你会更担心。”林旭见状,却还笑着道,好像真的一点儿不担心。

    李飞燕瞪他一眼,道你这根本就不叫办法,人家不找你登门问罪,你就烧高香了,你还要送上门去,简直是去送死。你以为那个范志邦真不敢把你样?说不定他盛怒之下,根本不问青红皂白,一掌就把你打死了。”

    林旭很自信地一笑,道我不认为他能打得到我。”

    “你觉着人家练了几十年武功的一代掌门,不如你个才练了没几年的毛头小子?”李飞燕忍不住斜他一眼,真不知他哪儿来的自信。

    虽然他在练武方面确实非常天才,至少比她以前所接触到过的任何一个练武的,都更有天份,但功力的差距在那儿放着,几年和几十年,确实没可比性。那范志邦如果算年纪的话,可是差不多练了一甲子的武艺了。

    林旭看了眼旁边的道路,将车开出柏油路面,停在旁边的一块儿空地上,然后转头看着李飞燕,很认真地道我以前跟你说的,其实有很多保留。我今天跟你说句实话,我从开始练武到现在,其实才三个月都不到。”

    “你说?三个月不到?可能?”李飞燕闻言之下,立即不由大吃一惊地瞪大了眼,声音都忍不住提高了不少。

    “而且,我从来没有过师父,我的武功全是照书上学来的。”林旭继续语不惊人死不休地道。

    “胡扯,这更不可能了。我平常夸你几句你就没边儿了,这简直吹牛吹上天了。你要让我放心,也不能这样胡吹大气。”李飞燕更加不信了。

    在她看来,没人指点又能轻易学得会武功,尤其是像林旭现在这么高明的身手。就算真有本天下敌的武功秘笈,也不是他一个以前从没接触过武功的小孩子就能轻易学会的。

    林旭道我说的是实话。另外,我还要告诉你个秘密。”顿了下,他看着李飞燕的双眼道我从一开始就修炼出内气了,一直是走的内练的路子。”

    李飞燕闻言,却是不信加不屑地道越说你还越来劲了,天都要被吹破了!”

    林旭道你其实仔细想想,就我说的是真是假了。为我学《妙手十三式》学的比你快,用的比你好?那不只是因为我以练武这方面更有天份,还因为是我有内力,可以直接摧运《妙手十三式》相配的心法。有心法相配合,自然是学的快,用的好。”

    李飞燕闻言之下,随着他的话仔细一想,不由面色微变,他说的确在理。如果他真的身有内力,那这些便确实更能解释得了。只是要她一时全信却也难,不过她看着林旭的目光,却也是开始转为了半信半疑。

    林旭也瞧出了她眼里的半信半疑,微微一笑,将右手举起平伸在她面前,使了招《妙手十三式》里的“蜻蜓振翅”。内力按照这招的心法一运,他手掌霎时便如蜻蜓振动翅膀一般,高速振动地成了一片模糊状,同时也震动空气地发出“嗡嗡”声响。

    李飞燕见状,立即不由惊呼一声。这招“蜻蜓振翅”在《妙手十三式》里,确实是需要非得身具内力后才能按照其内行运转心法使出来的。否则单凭外力,根本使不出来。就算勉强使用,也绝对达不到林旭现在这样的效果。

    瞧着她面上的惊讶之色,林旭又是微微一笑,便收了招式,放下手掌,然后看着她道现在你信了吧?小说网不少字这招‘蜻蜓振翅’,若是没有内力,是绝对使不出来的。”

    李飞燕点了点头,然后瞧着他,重新上下地仔细打量,似乎想要把他全身上下看个通透地认真分析一般。

    林旭倒也不在意,便任她看着。

    好一会儿后,李飞燕才长叹一声,带着些失落与兴奋的复杂心情,很是感叹地道原来你比我想的,还更要天才!我以为现在这个世上,能够直接修炼内功,练出内力的那种天才已经没有了,想不到就被我遇见了一个!”

    顿了一下后,接道既然你真的一开始就练出了内气,那能在三个月不到的里就成长到这等地步,倒也不算是令人很惊讶了。相对于外门功夫来说,能直接修炼内功,就像是作弊开挂一样,不但练起来成长很快,有时候练一天就能抵得上人家练一年。而且内力对于外功招术来说,确实是更好的催化剂,只要先练出内气,再转头练这些,确实容易得很了。唉,你要让我羡慕嫉妒死了!”

    林旭闻言一笑,道既然如此,那你现在对我有信心了吧?小说网不少字”稍作一顿,又接道而且你跟我说过的,练外家拳的,是年纪越大,功力会越退化,不如青壮年之时。所谓‘拳怕少壮’、‘乱拳打死老师父’,就是指这种情况。”

    “范志邦练武的,确实抵得过我几十倍,但到他这个年纪,你觉着他还能保有多少实力?他功力退化,而我有内力在身,你还觉着我跟他没有一战之力?就算是打不过,我有《浮光掠影》的轻功在身,也能够轻易脱身。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主动权全在我。这洪洞通背门,我有不能去闯一闯的?”

    “我跟范海龙的事,是范海龙在先,道理全在我这边。我依江湖规矩,光明正大地去登门问罪,问他教的是好,不但叫他不能为难我,还要他反向我赔礼道歉。谁不服,我就打到谁服。我要一个人,去挑了他通背门。”

    看着他身上这时冒出来的那股自信与高昂气势,李飞燕的目光忍不住有些微微迷醉,只觉他身形虽还瘦弱,但这一刻却有顶天立地,孤拔凌云之感。(未完待续。)

    第三十五章 实言相告 谁不服打到服

    第三十五章 实言相告 谁不服打到服是 由会员手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