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 每回都来得不是时候
    出了医院后,林旭这回便直接开车出城回家。┡

    回到家后,对于李飞燕忽然离开的事,他向父母解释时,也是用了给郭静、黄容说起的那套说辞。说上午李飞燕收到的传呼机信息,是她家里打来的,她回学校跟家里通了电话后,知道家里出了点事,需要回家去一趟。他现在才回来,是开车把李飞燕送到了县里的火车站。并且还陪她一起等了会儿车,直到把她送上火车。

    新买的那个传呼机,他也推到了李飞燕身上,说是为了方便联系,李飞燕硬要给他买的。他推辞不过,也就只能收下。

    不然若说是他自己买的,一来钱的来源不好解释;二来也肯定会被父母说他花钱不知节省,买这么贵重的东西,责怪他一番。推到李飞燕身上,就省心多了,不需要多解释什么。完了等李飞燕回来,或是跟李飞燕通电话时,跟她说一声,把这谎也就圆了。

    其实现在传呼机的价格已下降很多,比起最开始的时候便宜了不知多少倍。就像林旭刚买的最便宜这个,也就不到四百块钱。这点钱对大城市里的许多工薪阶层来说,已不算什么,就是村里人,大部分也能承受得起。

    但对他们来说,上百块的都仍是大钱,几百块也是很大笔的支出。而传呼机对村里许多人来说,基本没有什么用途,花几百块买这种东西,除了烧包臭显摆外,可以说完全没用,等于是几百块钱打水漂儿了。换句村里的土话,那就是“败家玩意儿”。

    所以,现在的传呼机虽然已是相对便宜。但在他们乡下农村,以及像他们汾县这种小县城,普及率仍然不是很高。他们关村,除了村里富关全斌他爸有一部外,其余村人便都没有。县城里有传呼机的人,相对较多一些,但也只是小部分人有,普及率都没占过半数。

    “菲菲她也真是的,太为你破费了,花这钱!”

    果然听到是李飞燕硬给他买的,林母抱怨了句后,也就没多说什么。顿了下,又问:“菲菲她家里是出什么事了?要不要紧?”

    林旭道:“没什么要紧的,就是她爸病了,她回去探望下。也不是什么大病,就是感冒,稍微严重点,住了院。她担心,所以就赶回去探望一下。”

    这个借口,是他回来的路上想出来的。他知道父母会问,也是早有准备。

    “不是什么大病就好!”

    父母闻言,又都为根本不存在的“燕菲菲父亲”不是得了什么大病而松了口气。

    林旭应付过他们的一波询问后,也是松了口气。有句话说得对,如果说了句谎话,那就还需要说无数的谎话去圆这个谎。有时候,他觉着编谎话也是挺废劲的。而且他心里,也并不愿意欺骗父母。只是有些事上,实言相告,就实在让他们太过担心了,他更不想父母为他担惊受怕。所以有些谎,也是不得不说,这就是所谓的报喜不报忧。

    父母子女之间,这种情况其实也很寻常。很多时候,双方都是互相报喜不报忧,不想让对方担心。只是林旭这个,稍微严重些罢了。

    应付过父母之后,林旭下午又是照常到平房顶上独自练武。倒是今天因为出的事多,他却也是忘了件事。就是李飞燕昨天在壶口景区拍照的那卷胶卷,他忘了送到小柴村那个照相的人家去洗相片了。不过这倒不是什么要紧事,他明天下午返校时可以顺便带上。小柴村就在学校后面,这也是稍带顺脚的事。洗相片的钱,他现在兜里除去今天在县城的一应花销后,也还有将近一百,应是足够了。

    当晚,又是照常睡觉,然后第二天凌晨三点起来练功。

    第二天吃过早饭后,林旭单独叫过妹妹林彤,让她到关落雪家去偷偷传个信,他再偷偷跟关落雪约个会。这回他打算开着车,带关落雪坐车去兜兜风。

    其实他自学会开车后,就早有这个打算。只是车毕竟是李飞燕的,往常李飞燕也都在。无论是在学校,还是在家里,他也都有点不好意思跟李飞燕说借车是去为了约会。而他平常单独用车的机会又少,所以也一直没找到什么合适的机会。

    难得现在李飞燕师门相召,有事离开不在了,他自是要抓准机会实现这个想法。只是李飞燕一走,他就背着李飞燕偷偷摸摸地来,让他感觉挺是有点儿古怪,好像在搞偷情一般。

    送了妹妹出门离去到关落雪家送信后,林旭便又独自上了平房顶练武。一边练着武打时间,一边等着妹妹回来。

    只是等了十来分钟后,他没等到妹妹回来,却又等来了黄容和郭静的上门。郭静仍是骑着她那辆酷炫的摩托车,带着黄容在重机车的轰鸣声中,飙风绝尘地疾驶到他家门前。

    不过林旭瞧到她们俩上门后,却是颇为不爽地很是无奈。这两个也真是,怎么每回来的都不是时候,又凑在他打算跟关落雪约会的这个点儿上了。

    “你们怎么又来了?”林旭也不下平房去迎接她们,就站在院门门洞上方的平房顶上门楼处,向着底下已下了摩托车摘下头盔的郭黄二女问道。问过后,又瞧向郭静单独问道:“郭静,你不是又想要跟我比武了吧?”

    郭静摇头道:“不是。我只是过来看看你有没有事?”

    林旭笑道:“我能有什么事,你瞧我现在不是很好吗?”

    黄容仰头道:“我们担心今天通背门的上门来找你麻烦,所以过来看看。”

    “谢了!”林旭道谢一声,轻身一跃,从平房顶的门楼处轻巧巧地直跃而下。落下地后,点尘不惊,声音都没出多大响,看得郭静和黄容不由吃惊不已。尤其郭静更懂一些,算得内行,也更能看得出来林旭跃下的这一下不凡。

    林旭没理会她们的惊讶,轻松地道:“不过,通背门的事情我已经解决了。”

    “解决了?怎么解决的?”郭静闻言吃了一惊,满脸不信地问道。

    林旭笑了下,没有直说,而是道:“你跟通背门的关系不一般,我想你很快就能知道。我就保留个神秘,先不说了。”(未完待续。)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