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 盗亦有道与没道的贼
    林旭对小偷这个古老的职业,倒也并没太多成见。他看过的许多武侠小说里,都有神偷侠盗这类的人物,而且还多是正面人物,是偷富济贫的好汉,专偷贪官污吏、为富不仁的商贾大户等。而且像不少小说里的主角,也都干过这种没本钱的买卖,身上没银子了,就夜入个贪官或大户人家,偷些银钱花用。

    这类人物,他看书时也是挺喜欢的。何况他现在身边不但就有个十分亲近的女飞贼李飞燕,也学了当年唐朝时的天下第一神偷空空儿的双偷技。所以,对于偷,他也并不抵触。但这个偷,却要分对谁偷。

    如果是偷贪官污吏、为富不仁的商贾,那就是侠盗之举,这个他是支持的;而如果不问青红皂白,逢人就偷,只是为了不劳而获地窃取别人的财物以获利,就像刚才公交车上的那两个小偷,这种偷盗,他是绝不支持的。若有遇到\\\小说 .u.c,也是要坚决打击的。

    而且那两个贼子,不但肆意偷盗公交车上乘客的财物,在被人后,还极其嚣张地拿出刀来威胁失主,简直就是强盗行径。一经被,就改为了明枪,行为与态度十分恶劣。像这种遇谁都偷,只为不劳而获,毫道德底线之辈,只配称之为贼。

    像李飞燕所在的燕子门,以及燕子门的前身神偷门,虽以偷盗之技立派,但却是以侠义为先,门中都立有许多规矩。比如就有不偷穷人、不偷清官、不偷鳏寡孤独、盲哑疯瘫等,这便是所谓盗亦有道。

    而林旭自从学会这手本事后,还没真的偷过谁。也就刚开始学会,在学校练习时,曾在身边的同学身上下过手。不过那只是用来练手,不被发觉地成功偷取后,他又会声息地再还,并不会占为己有。就连之前在向阳大酒店,他以偷技偷了岳向阳与其身边两个保镖的枪后,最后也都是还了,根本没要。

    所以,偷他不抵触。真到必要时,他也会下手比谁都快。但毫原则地滥偷,只为获取私利,那就如同过街的老鼠,是人人喊打的对象了。

    一路步行而进,林旭也走的并不快。他既没要紧事,也不赶,所以这时便只是散步般地悠然前行,路上不时转头打量着左右两边的店铺与景致。

    走了约摸有二十来分钟后,他也不过才将将赶到了原本所乘坐的那路公交车要到的下一个站点。走到公交站点处时,忽然后面“呜呜”声响,就见一辆摩托车从后面开到了身旁。然后一个刹车停下,那开摩托车的青年以脚支地,转头向他招呼道到哪儿,上来吧!”听他这招呼,应该是辆摩的。

    林旭摇摇头,并向路旁让开一步,示意不坐。

    那青年见状又道放心吧,不乱要你钱,公交车多少钱,我收你多少钱?”

    “我真不坐!”林旭又摇头道了一声,迈步继续往前走去。

    “那我不收你钱了,就当做好事捎带你一截!”那青年又不死心地道。

    林旭却又只是一摇头,不理会地继续往前走去。

    “哎,我坐,你捎我一截儿吧!”林旭没理会,公交站点处正在等车的另一男的闻言却连忙凑道。

    “滚!”那开摩托车的青年闻言,却是转头瞪眼骂道。骂过之后,他转身向着后方五十来米外的一条胡同里连连招手。

    林旭听到这青年对他与对别人反差极大的态度后,也是不禁回身转头望去。一望之下,便见这青年向着后面招手。只招了两三下,就见后面那条胡同里一辆接一接的摩托开了出来,竟是接连开出了七、八辆,每辆上面都是两个人,有两辆上面,还挤了三个人。并且这些人手里还都挥舞着砍刀、棍棒、钢管等物,一看就是来者不善。

    林旭见状,不禁嘴角牵出个冷笑。看样子,这帮人就是冲他来的。刚才那个装作摩的拉客的青年,只是想把他给骗上车,然后带往他们选好的地方。所以才对他不断招呼,甚至愿意免费让他坐。只是他本来就不想坐,打算步行前往中心广场,所以也没深想一层地懒得理会对方为愿意为他免费。而现在不需问,答案就已经摆在眼前了。

    被装作开摩的的青年骂了一句“滚”的等公交那人,莫名其妙就被骂了句后,本正要发作地回骂,但见到青年回身一招手,后面就来了一大群人,立即被吓得再不敢吱声,转身匆匆就走。公交站点处等车的另外几人见状,也是不约而同地转身就走,有的还撒腿开跑,生怕慢了一步,被后面那些人围上来后受牵连地一起遭殃。

    刚开始的时候,林旭还以为这些是岳向阳手底下的人。以为是岳向阳不甘心,认为双拳难敌四手,要仗着人多来收拾他。但当他仔细向着后面那正疾速赶来的七、八辆摩托车上的人打量过,在其中了两个熟悉的面孔后,才知是误会了岳向阳。这帮人,原来却是小偷团伙。他瞧到的那两个熟悉面孔,正是方才在公交车上遇到的那两个小偷。

    只是那个第二回被他逮到,并捏断了对方右手腕骨的那个小偷,他却是想不出来又被这家伙逃脱了。按照他走的时候那阵势,这小偷被他捏断了只手,又被七、八个被他偷了的失主围着,应该论如何都逃不掉才是。

    “可能是另一个逃走的小偷,后来又带人救他了吧!”皱眉想了一会儿,林旭也只能想到这么个合理的解释。不然那种情况下,这小偷都能独自逃脱,就有点儿说不了。除非是其运气特别好,或者一张嘴特能忽悠人,把黑的给说成白的。

    不过现在这情况,对方逃走的也不重要了。林旭想到个解释后,也就懒得再去深思细究。

    “小子,你这叫吗,你这就叫‘敬酒不吃吃罚酒’!”

    见到后面藏着的人被招出地赶了,那装作开摩的的青年这时回过头来,向着林旭嚣张得意地笑道。

    林旭收回打量向后面的目光,瞧了他一眼,一个跨步到了摩托车旁,抬脚一记鞭腿扫出,“砰”地一声,正中其胸口,将其从摩托车上一下踢得倒飞出去了两米开外,再又“砰”地一下狠摔在地上。与此同时,摩托车没了他以脚支撑,他又没放下撑子,也是横着摔倒在地,发出一声大响。(未完待续。)

    第七十八章 盗亦有道与没道的贼

    第七十八章 盗亦有道与没道的贼是 由会员手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