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五章 能好好聊天吗 开卷有益
    (求票求订阅!)

    “你跟个黑帮老大的女儿谈恋爱,这也叫很好??22??一点儿也不正常好吧?另外,你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是脚踏两只船,还是有了新欢抛旧爱?”黄容闻言,立即怒目反驳地质问道。

    林旭挺不喜欢她的这种语气与态度,闻言并没解释,而是也语气强硬地道:“我要做什么和怎么做,都跟你一点儿关系也没有。我的事轮不到你管,你也管不着!”

    黄容闻言又是不禁一怒,刚想要张口反驳却又不禁一愣,因为就事实上来说,林旭做什么,确实跟她没有关系,她也没有任何权力与立场来管林旭。

    想了下,她才想到个切入点地强道:“谁说跟我没有关系,我也认识小雪的,她跟我也是朋友,我是替她打抱不平。”为了显得她跟关落雪之间是朋友,她也用了个亲切称呼叫“小雪”。

    林旭闻言忍不住失笑道:“我倒不知道,你跟她才只见过一面,就成了朋友?”

    黄容道:“谁说不能的,这叫一见投缘,我跟小静就是第一面见了,就成为好朋友的。”说着话,转头看了眼郭静,郭静连忙给她作保地点头。

    “那好!”林旭点了下头,问道:“郭静生日是多会儿?”

    “六月十九。”黄容立即答道。

    “那小雪呢?”林旭又问。

    “这个吗……我还没来得及问她!”

    “多管闲事就多管闲事吧,你还何必拿小雪当借口?”

    “我就多管闲事了又怎么样?我就是看不惯你这种人,见一个爱一个,欺骗纯洁少女的感情。我这是在替天下的女人仗义执言。”

    “多管闲事的话,那我就无可奉告。再见,不送!”

    “砰!”黄容一拍茶几,抬手指向林旭就要开骂。

    郭静见状,连忙一把拉下她的手劝道:“行了,你们俩之前不是挺好的吗,干吗现在一见就吵?不就为一点小事吗,何必呢?”

    黄容道:“之前是小事,现在就不是了,我最讨厌这种花心的男人了。”

    林旭道:“我就算花心也跟你没关系,我又没花你!”

    “哎呀,你这臭小子,还想花我!”

    “你耳朵有问题,还是理解有问题,没法跟你正常沟通了!”

    “你才有问题,你从里到外都有问题!”

    “行了你们俩,能不能好好聊天啊!”郭静大声打断他们道。

    “是他(她)的问题。”林旭和黄容闻言,不约而同地一齐指向对方道。

    两人都没料到,竟然会不约而同地说出同样的话,做出同样的动作,话落都是不禁一愣。郭静见状,也是不禁一愣地来回看向两人。

    一愣过后,林旭和黄容连忙各自收回手。

    黄容收回手后,端起桌上的水,仰头一口气将一杯水全部喝完。

    郭静回过神儿后,向黄容道:“容儿你先别说话,我来问。”

    黄容放下水杯道:“行,你问。”

    见她答应后,郭静转头看向林旭轻咳一声,平心静气问道:“林旭,你跟岳纤云是怎么认识的?不知道这个方便跟我们说吗?”

    林旭拿起茶几旁边的暖水瓶,为黄容喝光的杯子又倒了杯水后,向郭静点了下头,道:“我们是五一那天到壶口旅游时,我跟她在景区凑巧遇见认识的。”

    “哦!”郭静闻言点了下头,又小心地问道:“那你跟她现在,真的在谈恋爱?”

    林旭道:“假的。”

    “还狡辨,你身上这身衣服就是那姓岳的给你买的吧?”黄容闻言,忍不住插嘴道。

    林旭闻言瞧了她一眼,向两人道:“行了,我能说的就这么多,到此为止。我跟岳纤云就只是碰巧认识,然后帮她办了件事,以后不会再有什么来往,你们放心好了。就算真出什么事,也跟你们无关,我能应付。”说罢站起身送客道:“好了,没别的事你们就请回吧,我打算要睡觉了,坐了一天车也很累。”

    郭静闻言有些怨怪黄容插嘴地瞧了她一眼后,无奈地站起身,并将黄容一块儿拉起来道:“好,那我们就不打扰了,你好好休息!”说罢,拉着不太情愿的黄容出门。走到门口处,又回身向林旭挥手道:“再见!”

    “再见!”林旭道了声,将她们送出门外。目送两人走远后,他回房关好房门。

    其实他说要睡觉,也并不是借口。左右无事,他确实打算早睡。当下他将袋子里买的东西掏出来收拾好,然后打水洗漱一番,便脱衣服上床睡觉。

    不过上床后,他也并没立即睡着。先定了电子表的闹铃后,他当下拿出新买的那部《抱朴子》从头开始细看。

    一手翻看着书,他另一只手则拿出了那块令牌,在手里转来转去地把玩着。这块令牌的正面中间既然有着“昆仑”两个篆字,他决定以后便将之称为“昆仑令”。

    《抱朴子》这本书分为内篇与外篇,其中内篇有二十篇,外篇有五十篇,合共七十篇。不过这只是现今保存留传下来的版本,据说还有些遗失的篇章,这在其开头最前面的简介出版序里有提到。

    林旭先看过简介与目录后,便开始从内篇第一章的《卷一畅玄》开始看起,“抱朴子曰:玄者,自然之始祖,而万殊之大宗也。眇眛乎其深也,故称微焉。绵邈乎其远也,故称妙焉………或倏烁而景逝,或飘滭而星流,或滉漾於渊澄,或雰霏而云福………”

    看到“或倏烁而景逝,或飘滭而星流,或滉漾於渊澄,或雰霏而云福”这几句时,林旭忽地心中一动地暗道:“从这几句的描述来看,不就是形容气吗?气在体内时,就是可以处于变幻不定的状态,时而如光影浮动,时而如星流飘滭,又或是像渊水荡漾,像云雾弥漫。反正就是始终处于不断变幻的状态,而且是在不受意念主动控制的时候,也会按照某种奇妙的规律自形变幻。总之,始终是动着的,不会一直静止不动。这其中,倒不知是否有蕴含什么奇妙的玄理?”(未完待续。)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