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四章 十万到手 有多恨就有多怕
    (求订阅!)

    送走黄容和郭静后,林旭接下来的几日,便是6续采购和添置自己新宿舍的各种家俱与需用物品。   中Δ┡网 .

    广厦千间,不过夜眠七尺。

    林旭对居住的条件,要求倒不是很高。除了干净舒适,最主要的,就是希望有个独立私密的空间,现在终于有了。另外还附送了张床,有了睡觉的地方。但生活所需,却也不是只一张床就足够。他尽管要求不高,但一些必须的东西,还是需要添置。

    比如,起码还需要张供学习、吃饭用的桌子,配套所坐的椅子,以及打扫的笤帚、箥箕等工具。反正杂七杂八,还是需要添置不少。

    不过他并没像李飞燕布置宿舍时一样,什么都买全新的。他身上现在也就几百块,可不像李飞燕那么有钱。虽然以他现在的能力,要想弄钱的话也十分容易,另外李飞燕临走时也给他留了不少钱,就在其宿舍里放着,但他觉着并不需要动用,也不需要在布置自己宿舍上面花费许多。

    他从小生长在农村,家里也并不是太过富裕,所以从小就一向节俭惯了。哪怕身上有钱,也并不会胡乱花用。就像李飞燕最开始给他的那几百块钱,他在身上装了一个多月也是没怎么花。直到买需用的传呼机时,才花出去大半。

    他现在这个年纪,以及所处的环境,还并没有什么太多必须的花销。烟酒他向来不沾,零食也不是很爱偷嘴吃。在学校里除了买些学习用品外,基本就不怎么花钱。

    要他买些什么精致的新家俱添置,一来他舍不得,二来也觉着没必要。旧的、粗糙的,也一样能用,他要求并不是那么高。何况这只是个学校的宿舍,又不是自己家,最多也就再住一年多,毕业后就会离开,没必要在这上面太过浪费。

    他最终用来给自己新宿舍添置东西,花钱最多的一件,也就是趁周末开车到县城买了个布衣柜。其余的,则是大部分把家里多余、闲置或废旧的拿来一些。桌子也是找了张学校教室里坏了的课桌,然后自己简单修补了下,搬了过去用。

    最后基本添置完东西后,虽大部分是旧的,但收拾干净些,摆放合理整齐些,瞧起来也是窗明桌净,井然有序。

    一周后的周六,公历五月十五日,农历四月初一的这天,林旭终于接到了通背门掌门范志邦给他打来的传呼信息,说已把十万块钱准备好了,约他见面交付,叫他回电话定好时间和地点。

    他收到这个传呼信息时,是在上午的第二节课上。到第二节课下课,趁着做完课间操后的时间,他抽空到了李飞燕的宿舍,给范志邦回了电话。

    电话打通,确认是范志邦接的后,林旭便直接问道:“范掌门,你现在在哪儿?”

    范志邦回道:“我现在还在汾县,我打算带海龙给你道过歉,把钱交给你后,就带他回洪洞养伤。”

    林旭闻言问道:“那就是说,范海龙现在还在我们县医院?”

    范志邦道:“是。”

    林旭道:“那正好,也不用找别的地方了,就在医院吧,也免得你带着受伤的儿子出门麻烦了!”说罢一顿,又接着问道:“你们还是在5o7吧?”

    范志邦道:“是的,还在5o7,没换过。”

    林旭道:“那你们就在病房等着,我会在下午三点之前赶过去。”

    “三点,好的,我们一家会在病房恭候大驾!”

    “那就这样,我挂了!”

    “好,再见!”

    听范志邦说完再见后,林旭便放下听筒挂断了电话。接着出了李飞燕宿舍锁好门,赶回教室。

    上完接下来上午的两节课,便到了这周末的放假时间。放学后,他回到自己宿舍收拾好东西锁好门,便又赶往李飞燕的宿舍。在这里等到妹妹林彤赶过来汇合后,他们在李飞燕的宿舍里看着电视多等了会儿后,这才出门开车回家。

    多等这一会儿,是为了要等其他回家的同学走得差不多后。不然的话,刚放学那会儿,学校门口堵满了人与自行车,拥挤一片,他们开着车也是一时出不去,还是得等。与其坐在车里干等,还不如在李飞燕的宿舍看会儿电视,消停地等人走差不多后,他们再走。

    这也是他们经历过一次后得来的经验,在第一回坐在车里挺无聊地干等了一回后,他们之后凡是像周末这种情况开车回家,都是会等人走差不多后再行上路。

    开车回到家后,一切如常。

    在下午两点左右,林旭假装收到了李飞燕的传呼信息,跟父母说要回学校给李飞燕回个电话后,以此为借口,开车出门。出门之后,他自是没去学校,而是赶往了县城。

    半个小时左右赶到县城,再十来分钟后,赶到县人民医院。到了之后,他熟门熟路地前往住院部的5o7病房。

    到得病房门口后,林旭举手敲门。顺带从房门上的小窗户玻璃里往里瞧了眼,就见病房里面,这回只有范志邦夫妻、范海潮,与躺在病床上,胳膊腿都还打着石膏的范海龙一家四口在。

    听见敲门声,房间里的四人同样从房门的小窗户玻璃处瞧来。见到是林旭后,范志邦亲自起身过来开门。

    而在瞧到是林旭后,病床上的范海龙则不禁面色一变,眼中闪过抹又怕又恨之色。

    “林旭,你来了!”打开门后,范志邦让开门口,向里面做个请的手势。

    林旭没说话,只是冲他一点头后,迈步而进。进去后,瞧了眼病床上的范海龙与坐在病床旁的范海龙母亲以及范海潮,也只是冲三人点了下头,并没多说。

    范志邦在后面闭好房门后走过来,然后拿过病床床尾处放着的一个皮制手提箱打开。打开后,就见里面是一叠叠整齐码放着的满箱百元大钞。伸手指着手提箱里的这些钱,他向林旭道:“这是十万块钱,你点下!”

    林旭低头随意瞧了一眼后,便移开目光道:“不用了,我信得过你。”

    他确实相信范志邦不会在这十万块钱上动什么手脚,这钱既然是范志邦当初主动非要给的,那就不会到了这个关头处,还会生出反复地弄虚作假,动什么手脚。

    范志邦见林旭对这十万块钱丝毫不为所动,面色如常,更点都不点,眼中也是不禁闪过抹赞赏。林旭不点,他也不再多说,接着重新把手提箱扣好后,双手拿起递了过去。

    林旭接过后提在手里,转头看向病床上躺着的范海龙。

    范志邦见状,向长子范海潮吩咐道:“海潮,把你弟弟扶下床,让他给林旭诚恳地道个歉!”

    范海潮闻言点头答应,走了过去。

    林旭见状出言阻止道:“下床就不用了,床上躺着也一样,我只需要他道个歉就行。”

    范志邦闻言,便也没再坚持,略带感谢地瞧了林旭一眼后,他转头瞧向病床上的范海龙,向其吩咐道:“海龙!”

    范海龙这时也并不是直挺挺地躺着,而是坐起地半躺着。闻言瞧了父母一眼后,他便瞧着林旭,低头认错地道歉,“林旭,对不起,跟你之间的事全是我的错,尤其更不该开车撞你,请你原谅!”

    林旭闻言点点头,道:“希望你能记住这次教训,不要再有下一次。而且不止对我,对任何人也都应该以礼相待,不要仗势欺人。”

    “你放心,我一定会记住这次教训的!”范海龙仍是低着头道。

    他话虽说得诚恳,但低着头的目光里,仍是不免流露出了屈辱记恨之色。只是,他心里越恨,越加不敢抬头,生怕被林旭现。

    他有多恨林旭,也有多怕林旭。从小到大,他从来都没受过这么严重的伤。两条胳膊一条腿外加一根肋骨,全部被林旭给踩断。那天的疼痛与记忆,深深刻印在了他脑子里。

    原本他还想着,回头直接请自己父亲出手,把林旭这乡下的野小子抓来,然后当着他面儿的,让人把这小子的浑身骨头全都打断,以报此仇。不曾想,当他从昏迷中醒过来后,就被告知,林旭当天便找来医院地堵到了他这间病房,然后一番出手下,竟是连父亲范志邦也落败在其手里,整个通背门被这乡下的野小子给压迫的无奈屈服。

    昏迷之前,他还曾怀着报仇的希望,但当醒来后,却是面对了这更加无情的事实。对他来说,实在是不啻晴天霹雳。这说明什么,说明以后岂非都报仇无望了。他对此十分不甘愤恨,但事实如此,他却也无力做出改变。

    在今天之前,他虽然被父母说通地答应了要给林旭道歉,但心里还是对这个仇人十分怀恨在心,时时刻刻都想着有朝一日能把这仇报回去,十倍百倍地加之于林旭身上。

    但到这一刻再次面对林旭后,他才现,自己心里除了恨,还隐藏着对这乡下野小子忍不住所生出的惧怕。当真的是有多恨就有多怕,此时此刻他不但不敢抬头看林旭,以免自己的目光暴露。就连心里一时也不敢再多想如何的报复林旭,仿佛生怕被林旭现地,现在就当场再对他动手。而林旭真要动手的话,这里则没人能挡得住。(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