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如同闭关 飞燕再离
    (抱歉,晚了点儿!)

    晚上修炼内功,白天练习拳脚。

    虽然没有了上学期间学校所规定的硬性作息时间安排,但林旭现在每天的生活,仍是基本过得很规律。尤其现在正处假期,没有了上学期间光上课就要占去大半时间,他现在哪怕某天会有事情耽搁,却也从不会落下修炼,顶多是白天的练习时间,有事时会减少一些。但这种情况却也不多,他大部分时候每天都是照常练习。

    全校师生离去了九成九,学校显得非常幽静。尤其林旭宿舍所在的这排宿舍区,现在整个一排也就只有他这一间住着人。全天大部分时候,他都是一人独处。这种幽静无人打扰的状态,让他一人独处的时候,感觉像是小说里描写的那种闭关。

    每天不用上课,不用跟同学间说话交际,家人不在身边,朋友也很少来访。在这种类似闭关的状态下,让他能更专心地用到练武上,不用再分心于其他事。

    而在这种专心投入的状态下,他感觉自己的进步也颇大。内功方面《青冥诀》的修炼,一直都颇为顺利,没有遇到什么练功瓶劲之类。拳脚功夫方面,他现在早已把太祖长拳练成练熟,开始练起了他最早在家里找到的那几本武术相关书籍中,认为招式最多、难度也最大的《三路华拳》。空空儿所留传下的《妙手十三式》他现在也越练越熟,十三式手法他已全部学全。但限于这十三式手法每一招都是变化繁多,他最后几招的变化还不算练得很熟。

    轻功方面,他现在《浮光掠影》的轻功,也是越练越熟。空空儿所留传下的四门武功中,他到现在只剩下了那门《猿公剑法》还没学。不过他却已有打算,要在这个暑假结束前开始学起。

    每天专心用功之下,也是不觉时间流逝,很快的,便又是将近一个月过去,到了七月底。

    这日入夜时分,林旭正在自己宿舍前的空地上,练习《妙手十三式》。现在他这排宿舍区就只有他一人住着,平常也很少有人来,所以他每天的练习,基本就是在自己这宿舍前。

    进入七月,便已是盛夏时节。到得现在七月底,更是入了伏里天,到了一年中最热的时候。

    林旭现在虽已修炼内功有成,但还做不到完全的寒暑不侵,只能说比起普通人来,抵抗力更强一些。但在这一年中最热的时节,白天最热的午后,也是觉闷热得不行。所以他最近已把每天下午的练习时间,改在了入夜后气温有所下降开始。

    但拳脚功夫的练习,本就运动量很大,他平常练的时候也是要出一身汗,更何况是这大夏天了。哪怕晚上的气温比起白天来,稍微凉爽了些,他练不了几招,也仍是出了满头汗。

    整排宿舍区就只有他一个人,现在又是到了晚上,更是少有人来,再加上黑夜的遮挡,他为了更凉快一些,也免得每练一次就要换身衣服,所以现在就干脆赤着上身练习,下身也只穿了条短裤。

    他没练武之前,长得很矮小瘦弱,脱了衣服后也显得没几两肉,肋骨都隐约可见。说句不好听的,原本的身材就是个标准的排骨男。但自从练武之后,不但身体开始重新育长高,到现在为止,已是有了一米七出头,就连身材也是开始育地大有变化。尤其经过几个月的拳脚功夫练习,每天都有很大的运动量,他现在浑身上下,也都是练出了肌肉,显得很有男子汉的阳刚之美。

    不过他身上的肌肉,却也不像是外国电影里的那种大块头肌肉男那么达,只是突显隆起,显得修长有力。穿上衣服遮起来的话,整个外表看去,还是显得有些瘦弱,只有脱了衣服后,才会显出浑身肌肉的好身体。属于那种“穿衣显瘦,脱衣有肉”。

    有着黑夜的遮挡,林旭这时练习《妙手十三式》也是放开了练习,施展内力摧动,手法如幻,快得浑身上下都尽是手影。换个普通人来看的话,根本连眼睛都跟不上他的手。

    “呼呼呼……”

    双手快运动之下,手影破风,身周响起凌乱的风声。身上的汗水,也在他的动作中,不动地向四周挥洒开来。

    正专心练习之际,忽然他双耳一动,收招停了下来。然后转头往这排宿舍区的最前面看去,就见前面有个人影走了过来。

    空空儿在当年的大唐时代,乃是天下第一神偷。他所传下的武功,更加讲究“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这一特性。而《青冥诀》的内气,在这方面也有些特别的功效,他在使用青冥内气时,会感觉对五感的加强能力,更有些加化。

    所以他这时虽是专心练心,却也不忘“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这八字,并且这本来也就是属于《妙手十三式》的练习要求之一。

    转头打量一眼,不需细看,林旭便已认出了来的是李飞燕。略喘息了几口,他转身走到自己宿舍外的窗户处,拿起窗台上的毛巾擦着头上的汗,擦了几下,又拿起旁边的水壶,为自己倒了杯水,一口气灌下。

    做完这些没过多久,李飞燕便也来到了近前。擦着头上的汗迎上去几步,林旭向她一笑,问道:“你怎么来了?”

    这个时候,两人早已一起在前面饭店吃过了晚饭。吃完回来,各回了宿舍后,通常都是各干各的,互不打扰。李飞燕在这时候过来,确实是与平常不同,让他颇有些意外。

    李飞燕走近到与他相隔两步远,往他赤着的上身处瞧了眼,这才移转到他脸上,含笑答道:“我又接到了件师父给我的任务,需要出趟远门。明天吃过早饭后,你再开车送一下。”

    “行!”林旭闻言,自无二话地点头答应。

    他在李飞燕面前光着上身也不是头一回了,被看的多了,也是早已经习惯成自然,不然头几回那样,还会显得局促、紧张与脸红。(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