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流氓好打 来者不善
    “哎呀!”

    女人穿着高跟鞋,跑起来本就不得劲,再加上巷子里很暗,视线大受影响,而她慌乱之下也是慌不择路地没注意脚下,被巷子里路边的一块石头绊了一跤,摔倒在地。?网  ≥≤≤.≥≈≥≈≠.≥c≥o≠m≠

    后面追赶的三个男人本就比她跑得快,她这再一摔倒,三人很快逼近了她身边,瞧着她嘿嘿直笑。

    “你看你跑这么急干什么,摔得哥哥我都心疼了!来,我扶你!”一名男子得意地笑着。说罢话,便弯腰下去要扶女子。

    “不,你别过来,别碰我,滚开!”女人惊慌之下一时爬不起来,翻身坐到地面一边往后退着,一边带着哭声地大喊。

    但她这时怎么逃得开,旁边另两个男的已围住了她,一人正堵在她后面。她手脚并用地退了几下,就退到了那人站立的双腿上被阻住,而刚才开口说话要扶她的那人,已一个大步赶上,弯腰一把抓住了她细嫩的脚腕。

    “啊,放开我,别碰我!”女人惊慌哭喊地大叫。

    “你叫破喉咙也没有用!这胡同这么深,旁边连个亮灯的人家都没有,肯定早睡了。你不如还是留点儿力气,待会儿再叫吧!”堵在女人身后的那男的说罢后,便又是得意地一阵儿大笑。

    另外两人闻言,闻声会意,也是跟着一起笑。

    “放开那女孩儿!”

    正在这时,一声愤怒的娇叱响起,随即两道人影自旁边的屋顶上跃落下来。

    三人与被围在中间的那女孩闻声转头瞧去,便见是一高一矮的两个人影。高的那个是名男子,一身黑衣黑裤,脸上眼部以下蒙着个黑色面巾,一副电影里的蒙面人打扮。

    个子较矮的是女的,也是一身的黑衣打扮。不过却是穿着黑色的紧身衣,突显出已经育开的姣好身材。她黑色紧身衣的胸口处,有一只手掌大小的月白色蝴蝶图案,脸上也带着个遮了大半张脸的有白色纹路的黑色蝴蝶形面具。刚才的那声娇叱,正是出自她的口中。

    忽然出现的这两个都遮着脸的男女,自然是林旭与岳纤云。

    方一落至小巷,林旭便不禁有些微微皱眉,因为他已从那三个男的身上闻到了满身的酒气。他本人烟酒不沾,便也不太爱闻烟酒味。那种刚开瓶或刚开坛的酒香气,他倒是并不抗拒,还觉着挺有些芬芳好闻。但如被人喝下了肚子,尤其喝醉之后,那种酒香便有些变了味,成了酸臭的酒臭味。这种味道,他就很不喜欢了。

    夏季相对来说,是个犯罪率比较高的季节。尤其女性被侵害的案子,更是容易走高。一是夏天许多女性为了凉快与追求美丽穿的少,穿着上比较性感暴露,刺激男性的视觉与心理;二是夏天本来也就是男性荷尔蒙分泌旺盛的季节,容易冲动。在外部环境刺激与内分泌及心理的影响下,往往一时冲动就会忍不住做出错误的决定。

    眼前这三个男人,显然便是如此。尤其又还喝多了酒,本身理智下降,更容易冲动。但冲动却绝不是犯罪的借口,错就是错。

    “月蝴蝶,月女侠救我,快救我!”

    三个男的瞧着林旭和岳纤云的这副打扮,一时都不禁有些愣。倒是那个被围住的女孩却是一眼认出了最近在平阳声名鹊起的月蝴蝶女侠,一瞧到岳纤云的蝴蝶面具与胸口的蝴蝶标志,便连忙认了出来地大声呼救。

    “月蝴蝶是个什么鬼!”三个男的可能是之前没听说过月蝴蝶的事迹,又或是这时喝多了脑子糊涂一声想不起来。听到女孩叫出了月蝴蝶的名号后,三人还都是有些一脸茫然,其中一人更是出言不逊道。

    “月蝴蝶是专门收拾你们的人!”

    岳纤云闻言一声怒哼,话落便即纵身扑出,一下直扑到开口说话的那人身前。然后一脚踢出,“砰”地一声,正中其肚子,将那人一个踢得倒跌出去两步远外。

    那人根本毫无防备,一声闷哼倒地后,忽觉肚里翻涌得厉害,忍不住翻身“哇”地一声,一下便吐了出来。

    他本就酒喝的多了,这时肚子上再中一脚,实在是忍不住。只是这一吐出来,更是一股酸臭之气弥漫。让旁边的人都是不由大皱眉头地往旁退开一些,就连他那两个同伴也一时忍受不了、

    林旭也是更加受不了这股味道,但趁着围住那女孩的两人退开,他却是闭住呼吸一个闪身过去,将那女孩从地上拦腰抱起再返身退回来。不过这一退,也是比刚才的位置退的更远了些。脚落地站稳后,他松手将那女孩放下。

    林旭动作很快,那女孩根本没看清他的动作。只觉忽然间被人一把拦腰抱起,便是忍不住惊慌地叫了一声。叫声未定,已是被林旭抱着退了回来。待定下神来一瞧时,才现已是从那三个臭流氓被围的地方安全脱身出来,被月蝴蝶的这个蒙面人同伴所救下。

    “谢谢!”等林旭松手放下后,女孩连忙开口道谢。

    林旭则只点了下头,便没作理会。

    “真恶心!”岳纤云这时也是退了回来,还嫌有味道地拿手在鼻子前扇着。

    扇了扇后,她忽然自腰间的镖囊里摸出两只蝴蝶镖,然后一手持一把,左右两手同时一扬,向着剩余的那两个男的飞射而出。

    寒光一闪,便闻“啊”地一声,两人几乎同时中镖出惨叫。中镖的部位,则都是右手的大手臂近肩头处。

    岳纤云却是怕再动拳脚打这两人,也把这两人给打吐了,直接隔远了两镖。

    两人这一中镖吃通,不由一激灵,酒也醒了几分。然后看着被钉了一支蝴蝶镖的鲜血淋漓手臂,不由心中生怕,互瞧了一眼后,便各自抱臂转身向着巷子外面逃去,也顾不得他们倒地下的那同伴了。

    林旭与岳纤云见状对视了一眼后,便也任其逃去,没兴趣追。

    但两人还没逃出巷子,忽然“咣啷”声响,就见一人骑着自行车拐进了巷内。瞧到这两人后,那骑自行车的人略顿了下,然后向着巷内深处瞧了一眼,不退反进。在路过向巷外逃跑的那两人身旁时,他忽然双臂离把左右一横,“砰”得一声,拦臂撞在两人头部处。两人各自一声闷哼,便往后仰倒在地,直接晕了过去。(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