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徒手被虐 解决战斗
    不等闪光弹的刺眼强光完全消去,穿防弹衣战术马甲的这人,便将头藏在怀中肉盾的身后,挟着肉盾一个大步跨进门内。一跨进后,他立即转身将枪指向林旭与岳纤云躲藏的门口墙边。

    只是指向后,他从肉盾身后探头一瞧,便见此处已没有了两人的身影。不过这厅门的旁边间隔一墙,却是还另有一个房间门。以其所处的位置来看,这房间看起来应该是个次卧,或是间书房。这间房离厅门这么近,他立即便怀疑两人是躲进去了里面。

    当下面上冷笑一声,便又挟着怀里的肉盾向这间房的房门口跨过去一步。因与厅门离得很近,他只一步跨过去,便到了这间房的房门口处。

    这间房的房门并未关闭,敞着口。不过里面的灯却是关着,实际上房里所有的灯包括客厅里的,也都是一起关着。林旭在修炼中被岳纤云惊醒后,便过去开门,并没有来得及开灯。这时厅里有的光亮,是外面楼道声控灯的灯光所照射进来的。

    不过外面的灯光照射进来的有限,厅里仍是显得颇为昏暗。而厅门隔壁这间房,因转了个弯,楼道内的光并不能直射进来,却也是比外面客厅里显得更暗。

    他睁大眼睛瞧去,也只是大致瞧到些轮廓。不过从轮廓来判断,这间房应该是次卧,因为里面正中间摆的是床。林旭与岳纤云的身影自是不在他视线范围内,他怀疑两人仍是躲在门口旁的墙边,或是躲在门后面。

    “砰砰砰”几声枪响,他持枪先向着门后面从上到下接连打了几枪,将木门射穿地打出几个枪洞。开枪过后,见门后没响动,他确认了两人不是躲在门后。接着调转枪口,侧身指向门旁的另一边墙后。

    可惜的是,受角度所限,他如不探身进去,站在门外却是怎么也打不到这一边紧靠墙位置的。

    想了下后,他伸手将怀里的肉盾斜着往里推了进去。但刚一推,还未完全离手,便见房里一人斜刺着向他与挡在前面的肉盾急冲过来。

    这人的速度极快,他刚准备调转枪口开枪,这人便已冲至地缩身藏在肉盾后面。然后不等他再接着调转枪口,便已连着肉盾一起,向他合力一撞。

    他本是打算向着里面推出肉盾的,这时另一只手在后面也呈推的姿势。察觉到来人连着肉盾一起撞来,他这只手便也立即用力,打算与其对抗性地一推,然后等两方的力量互相作用下稍作僵持时,他另一只手便已然调转了枪口地开枪射击,把来人击毙或击伤。

    但当他方一用力时,却是不由立即大惊地面色一变,因为他发现对方的力量竟是大得超乎寻常。

    他本身的力量便已算是很大了,而以前在部队里当兵时,也有接触到拳法武功,练过门真传的桩功,本身力量在此基础上又有很大的增长。他现在浑身的力量已有五、六百斤,一人的力气便能抵得过寻常四、五个成年壮汉。

    但这么大的力量,在此时与对方比起来,却仍是显得天与地般差距那么大。他几乎毫无抗手之力,方一用力,便被对方把肉盾给反推了过来。然后“砰”地一下狠狠撞在他身上,让他忍不住闷哼一声,直被撞得往后飞退,身上的力量也一下被撞得散去,自是再顾不得调转枪口开枪。何况人都被撞飞,这时再调转枪口也是没用了。

    飞退之势未落,忽见肉盾后面藏着的那人身影一闪,速度极快地从他身旁闪了过去。他想要跟着调转枪口去开枪打那人,但一时却是提不起力来。而且那人速度也太快,他即便现在还处于完好状态,调转枪口的速度怕也是难以跟上那人。

    出手之人自然是林旭,将这穿防弹衣战术马甲的人撞飞,从其身旁迅速闪了过去后,不等对方落地,他便已后发先至地到了其身后。然后伸手在其背上一推,停住对方的后退之势,接着双臂往前一绕,缠住对方的双臂。再往后用力一扳,“咔啦”声响,立即把这人的双臂扭断脱臼。

    扭断其肩关节不算,接着又顺而将其肘部与腕部关节也相继扭断。在这过程中,对方手里的双枪自是早已掉落在地。将其手臂关节全部卸去后,林旭又接着伸手一扯,将他身上的防弹衣战术马甲扯下来放在一旁。这上面还挂着几枚手雷炸弹,他可不想因为什么意外而将炸弹弄爆,还是整个弄下来,不让其有机会接触比较放心。

    做完这一切,林旭随手将这人扔在门口处。然后便闪身跃出外面楼道,他一跃便跃过了外面的墙角,转身一瞧,就见墙角后还有两人躲着。一个是被他第一枪打中手背的那人,另一个就是之前走出来的三人中枪后又及时躲回墙角的那个。两人都已受伤,而一块儿的另两个则后来又被岳纤云各在胸口打了一枪,现在死活不知。

    穿防弹衣战术马甲的那人,是他们一行人中战力最高的一个。在两人全部受伤,另两个被打得多半已死的情况下,他们现在心里很是害怕,所以这时虽见到穿防弹衣战术马甲的那人在一轮连环快枪地火力压制下杀了进去,他们两个却也还是不敢轻易跟进去。都指望着靠那人能够独力解决战斗,然后等其解决后,他们再跟进去不迟。而万一他们这最高战力也不行,那他们躲在这里一来安全,二来也能及时逃跑。

    但可惜的是,里面战斗解决得太快。他们还没搞清楚里面状况如何,林旭便已飞身而出地又杀了出来。两人只觉眼前一花,一条人影便自眼前闪了过去。还未曾来得及看清,接着便闻“砰”地一响,各自头一痛,被撞得耳鸣眼花,两眼金星乱冒,随即各自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

    其中那个出来三人中及时退回去,还反应快及时用左手捞住右手掉落枪的那人,这时也是再来不及做什么反应,毫无反手之力地同另一个被林旭抓着头一起撞晕了过去。(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