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杀手 仇杀 毫不留情
    连着先前紧随在岳纤云后面追来,被林旭打晕的那四个黑背心青年,加上后来的这几人,对方一行共有九人。

    九人中,除了那个穿防弹衣战术马甲的人外,林旭眼下刚打晕的这两人中,那个反应较快,右手被打中掉了枪,左手又及时接住并迅速躲回墙角的这人穿着也与剩余的几人不同。

    剩余的另外三人,也是与之前的四个一样,都是穿着件黑色背心,胳膊与外露的其他地方上也都有刺青纹身。而这人则是穿着件深灰色的短袖衬衫,并且他年纪看上去也比其余几人大了许多。那几个穿黑背心的,看上去都是二十七、八岁,最多三十左右的年纪,而这人的年纪看起来,则有四十来岁。

    除了那个穿防弹衣战术马甲,枪法高超的人外,林旭猜测这个穿着、年纪都与其他几人有别的人,应该也是他们这一行人中的一个头目。甚至可能这人是总头目,而那个穿防弹衣战术马甲的人则是专门请来的厉害打手。

    不过究竟这人是什么身份,林旭却也懒得多问,只是看他穿着不同,年纪也比另外几人大,有着明显的区别,就随便猜测了一下。猜过之后,他又看了眼这人,便转身往回走去。

    才走回去一步,就见客厅里的灯忽然亮起,然后岳纤云持枪出现在门口,用枪指着那个被林旭卸了两只手臂肩、肘、腕三处关节,扒了身上防弹衣战术马甲的那人。

    这人现在两手完全不能动弹,被林旭随手扔在门口处后,一时也是爬不起来。在岳纤云出现之前,他本是奋力着一直想要挣扎爬起,但这时见岳纤云出现,拿枪指着他后,他便放弃了打算。将头仰靠在门槛处,他看着岳纤云,冷静地道:“别杀我,我只是被刘保魁专门雇佣来的杀手,他跟你爸之间的恩怨,与我无关。我可以花钱买自己的命,你说个数目,咱们可以谈谈。”

    林旭闻言一听,心想倒是跟自己刚才猜的大致不错。这人果然是被专门请来的打手,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这人的真实身份竟是个职业杀手。至于这人话里的刘保魁,他猜应该就是那个年纪比较大,穿着也与其他几人不同的那个头目似的中年人。

    “我不需要钱,再多的钱也买不回来我爸的命。你帮着他们杀我爸,就该死!”岳纤云闻言之后,想也没想便拒绝了这杀手的提议,说到最后,已是情绪激动地大声叫道,说罢便准备动手开枪。

    这杀手见状,眼中闪过抹惊慌,立马又道:“不需要钱,我可以替你卖命,帮你杀人。只要你这次放过我,我以后可以免费帮你杀三个人。”

    “去死!”岳纤云仍是不为所动,面色冰冷地直接宣判他结局,话落便扣动扳机,“砰”地一枪,正中其额头,将其一枪毙命。

    杀了这人后,岳纤云毫不停留地跨过门槛,向外面走来。

    林旭瞧了她一眼后,也并没拦她。虽然现在有许多学与影视作品中讲什么宽恕,让人放下仇恨,怨怨相报何时了之类的话题,但他却并不太认同。他所看过的许多武侠小说中,宣讲的都是快意恩仇。他这个年纪,也喜欢的是快意恩仇。对于怨怨相报何时了,宽恕自己的敌人这类,他理解不了。

    以血还血,以牙还牙。有人敢打自己,那就打回去。有人想杀自己,那就杀回去。如果被人杀死了自己的亲人,还讲什么宽恕,他不会把这种人当圣人,只会当懦夫。

    伟大领袖毛`主席都曾讲过,“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至于不报私仇,不动私刑,相信法律的公正与制裁那套,他也不是很信。法律在很多时候,并不是绝对公正的,也很多时候做不到公正的裁决。何况法律的制裁,又怎么比得上亲手解决自己的仇人。所谓快意恩仇,假手于他人,可就有点儿不痛快了。

    他现在是还做不到轻易杀人,但面对着背负杀父之仇的岳纤云,他却也绝不会阻拦她复仇。

    走出楼道,岳纤云没先理会楼道里被林旭之前打晕的那四个穿黑背心的青年,直接走到拐角处,然后看着被林旭打晕的那个年纪比其他人大,穿深灰色衬衫,疑似刚才那杀手口里所说的刘保魁的中年人,直接对着其腿上,便是“砰”地开了一枪。

    这一枪立即将其腿上打出一个血洞,刚晕过去的那人,又被这一枪给痛醒了过来。

    见其醒过来后,岳纤云将枪对到他额头上,冷声问道:“你为什么杀我爸?”

    醒过来略愣了一下,待瞧清楚了眼前情形后,这人冷笑一声,道:“为什么?很简单,岳向阳七年前杀死了我弟弟,老子这是回来找他报仇了。”顿了下,他翻眼看着岳纤云道:“可惜一开始没搜到你,后来发现你,又被你给跑了。不然的话,老子还要当着你爸的面儿上了你,那仇才叫报的过瘾!哈哈哈……”

    他似已不在乎生死,被岳纤云用枪指着头还敢说这番话。说罢还以淫邪的目光上下打量着岳纤云,放肆地张狂大笑。

    “去死!去死!去死……”

    岳纤云大叫着连扣扳机,“砰砰砰”地将枪里的子弹全部打光。当最后子弹打光时,那刘保魁的上半个头已被整个儿打烂。红的白的溅了一墙,刺鼻的血腥味充斥着整个楼道。

    林旭也没料到岳纤云竟直接把这刘保魁的头给打烂,忍不住惊讶地瞪大着眼。瞧着那刘保魁的血与脑浆溅了一墙,也是不禁瞧得有些不适地歪过了头去,楼道里一时大盛的血腥味,也是让他有些犯恶心地想吐。当下连忙先暂时闭住了呼吸。

    他以前倒也是有见过死人,有次曾路过一个车祸现场,当时那场面也很惨烈。不过他当时离得很远,也只是远远瞧了几眼后就离开了,远没有现在这近距离观看人的脑袋被枪打爆给他的刺激大。

    “叭”地一声,岳纤云打光手枪里的子弹,随手将枪扔开后,又返身从林旭怀里拔出他插在腰里一直还没动用的另一把枪。

    拔出之后,她转过身对准刘保魁身边另一个被撞晕的那人,对准其头部便是“砰”地一枪。打死这人后,她接着再又返回楼道里,将之前被林旭打晕的那四人也全部开枪打死,每一枪都是打头。(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