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天煞孤星 好生狗血
    开枪打死最后一人后,岳纤云随手扔掉手里的枪,然后迅速跑进房门,冲至卫生间,“哇”地一声,吐了出来。一边大吐着,一边放声大哭。

    林旭随后跟进去,瞧了眼趴在卫生间里马桶处一边大吐一边大哭的岳纤云,忍不住既无奈又怜惜地叹了口气。

    果真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混江湖的,也真是过得刀头舔血,脑袋系在裤腰带里的生活。即便是坐到了岳向阳这个一座城市地下世界龙头老大的位置,也是难保某一日会被人杀死。

    不过那刘保魁这次的复仇行动,看起来却也是经过精心密谋策划的。正好选在岳向阳家里最厉害的保镖宋永华不在的时候,这肯定不是巧合,而是经过提前打探的。为了确保行动的顺利,他还专门花钱请了一个职业杀手。那名职业杀手也确实很厉害,枪械方面非常精通,还经过专业的军事化训练,行动起来干脆利落。

    而对于宋永华,他们这次避过后也没忘记。因为他们知道,宋永华若不死,对他们日后就始终是一个威胁。宋永华一定会对他们报复回去,而以宋永华的厉害,这个威胁也会是巨大的。所以,他们专门针对宋永华做了一个后续计划。就是抓住岳纤云后,利用岳纤云来给宋永华布置一个圈套,引诱他入局上当,然后再合力杀死他。

    可惜的是,他们却没抓住岳纤云。这次行动中,他们唯一漏算的也就是岳纤云。更准确的话,则应该是林旭。因为如果不是上午遇见林旭,岳纤云也不会兴起地要今晚出来与他一起扮演超级英雄。而如果她晚上没出来,像平常一样在家里睡觉的话,恐怕也是免不了当场被抓。而之后岳纤云回去,刚好遇到他们行凶,如果不是及时跑来了找林旭,也还是免不了会被抓。

    所以,这其中最大的变数还是林旭。以致他们最终不但功败垂成,还惨死于此。一报还一报,让岳纤云当天就报了杀父之仇。

    “呜……呜……呜……”

    远处响起了警笛声,并由远及近地渐渐接近着。

    林旭在听到警笛声后,不禁又摇头轻叹了口气,这真是跟电影里演的一样,警察总是在事情结束后,才最后赶过来。至于谁报的警,也可以想见。这小区里又不是没有住人,之前枪声响成了那样,简直跟拍枪战大片似的。如果还没有人报警,那才奇怪了。

    吐了好一会儿,直到把胃里翻空,吐不出东西后,岳纤云按了马桶冲水,然后站起身,在洗手池处漱了漱口,洗了把脸,这才重新走出卫生间。

    这个时候,才是凌晨四点多。而之前她从这里离去回家的时候,是凌晨两点多。短短的两个小时内,她经历了父亲被杀、公路上被追赶时险象环生的飚车、打斗、枪战、杀人等一系列重大变故,再加上刚才那一番吐空了胃里的东西,她这时再出来时,面上已是惨白一片,白得都有些瞧不见血色了。

    恻隐之心,人皆有之。瞧着这时的岳纤云,林旭心里已是早无以前对她的成见,走过去主动将她抱在怀里,安慰道:“好了,没事了!”

    听他一说,岳纤云又伏在他怀里哭出声来道:“怎么会没事?我爸死了!”哭了几声,又道:“我妈在我九岁的时候死了,现在我爸也死了,我成了无父无母的孤儿了!我以后怎么办,我在世上成了孤伶伶的一个人了!”

    “不是还有你宋叔叔吗?”林旭道。

    “对,还有宋叔叔!”岳纤云闻言道了句,又哭道:“可宋叔叔再好,也不是我亲人,我以后再也没有一个亲人了……以前有个算命的跟我说,说我是什么天煞孤星,克父克母,克身边一切亲近的人,我当时还当他是胡说八道,想骗我钱。可现在我爸也死了,是不是我真的就是这种命,生下来只能注定孤独一人!”

    “不会的,怎么会?那算命的就是胡说八道。你还有爷爷奶奶、姥爷姥姥、叔伯姨妈这些亲戚啊!”

    岳纤云闻言在他怀里大哭地摇头道:“没有的,我没这些亲戚。我爷爷奶奶在我没出生前就早死了,我爸那边没什么亲戚。我妈这边,她说当年为了嫁给我爸,跟家里闹僵,断绝了关系,这么多年一直没什么往来,我长这么大都没见过我姥爷姥姥,也不知道他们在哪儿。连我妈过世的时候,他们都没来。这么狠心,连亲女儿都不认,更不会认我了。我一定是那个天煞孤星的命,注定要孤独一辈子的!”

    林旭闻言,有些无言地不知该说什么了。他以前没多了解过岳纤云的家事,还真不知道她竟是完全没亲戚的。母亲那边虽有,却也是有等于无。不过她妈为了她爸跟家里闹翻断绝关系这种情节,还真是有些许多烂情电视剧里翻版似的,简直一模一样。

    这个时候他心里虽觉着有些不应该,但还是忍不住觉着,岳纤云父母的结合,简直完全就是某些电视剧里老套狗血情节的翻版。好姑娘爱上了坏小子,然后家里不同意,姑娘坚持,最终为了嫁给心爱的人,跟家里闹翻,断绝了关系往来。按照这种情节推论的话,说不定岳纤云的母亲也是个什么有钱大家族的富家小姐出身。

    略摇头甩去了这些不合时宜不该在这时候想的东西,林旭暗叹了声,轻拍拍岳纤云的后背道:“不会的,一定不会的。”除了这两句,他也不知该劝什么了。

    “林旭,你今天别走行不行?”又哭了一阵儿后,岳纤云反手紧紧搂住他道。

    “嗯,我不走,我留下陪你。”林旭闻言没多想,便点头答应。

    其实他觉着自己今天就算要走,怕也是走不了。死了一地的人,虽然不是他杀的,但等警察来了后,怕也是要被好生询问地记一大番笔录,问起来也肯定要夹缠不清地问好长时间。

    至于赶在警察来之前就离开,他也不是没想过。但死了人是大事,尤其在他们这种犯罪率很低,也很少出什么大案的城市,死一个人都会成为重案,更别说死一地的人了。

    在这种案子里逃走,虽然人不是他杀的,但如果最后被查出来的话,也是会有些解释不清。所以,既然人不是他杀的,留下等警察来后,好生解释过去就是了,顶多就是可能被问得麻烦一些而已。

    至于岳纤云,他也不觉着会有什么事。反正岳纤云动手时没人看见,完全可以说是正当防卫下杀人至死,顶多就算个防卫过当而已。(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