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百密一疏 亡羊补牢
    平阳警方接到的报警电话里,报警人说这边枪响的跟电影里打仗似的。如此严重的交火事件,警方自是十分重视。不但刑警大队的队长秦天明亲自带队,连武警都派了出来。所以这个时候,来的自然不是只有进来客厅的秦天明与两名武警这三人。后面剩下的还有不少,只是并没全进来。

    这时从岳纤云口里知道了岳向阳被杀的事,秦天明大惊过后,立即转身出去下达命令,分出所带来的一半人手,前往岳向阳的别墅去察看情况。

    这座小区也是临近市郊,离岳向阳家的别墅并不太远,所以从这里分派人手前去,却是要比从警局另行派人过去要快。这边行凶的罪犯都已死,也不会再出什么状况,剩下的也就是勘察现场,询问当事人做笔录这些,也用不着太多人。

    将人手分派完毕后,秦天明便带着人重新返回客厅。这回带进来的,便用不着全副武装的的武警了,而是现场勘察人员与记笔录的。

    客厅里还有两具尸体,一个是死在门口的那名杀手,另一个则是之前被岳纤云开枪打死后又被那杀手利用当作肉盾的那个倒霉鬼。现场勘察人员进来后,便各围向两具尸体旁边勘察与做记录。

    秦天明则带着一个记笔录的女警员过来,坐在林旭和岳纤云斜对面的沙发上,重新向两人问话,正式做笔录。坐下后,他看着两人轻咳一声,问道:“我先问一下,你们两个人是怎么认识的?”

    等他话音一落,林旭率先开口答道:“我们两人是五一期间到壶口旅游时,在景区里撞见认识的。当时撞见后聊了几句,觉着很谈得来,就互相留了联系方式。是现在网上很兴的那个扣扣,之后我们就一直在网上聊天,聊的时间长了就成了好朋友,今天我就是来平阳看她的。”

    果然是第一次没经验,再加上时间紧想不到多么周全完善,关于两人认识的过程,林旭在之前便忘了跟岳纤云统一口径。两人真正结识的过程,有他在小宁县的公路上制伏一伙拦路强收过路费的车匪路霸与他后来假扮岳纤云男朋友这两节,岳纤云最初想结识他的出发点也是想要找他来假扮自己男朋友。

    关于这两件事,他都不想提,更不想在这种时候说出来,被公然记到警方的笔录上存档,所以这时自是不想照实说。但两人认识的过程,他却是之前没想到会被问这个,没跟岳纤云通气,统一两人的说辞,所以这时自是不能放任岳纤云问答,他抢着先答了这个问题。

    不过他这一番话却也不全是谎话,只是隐瞒了部分事实没说。说的那些,实际上也都算是真的。

    他说话之间,抓住了岳纤云放在底下的手,并轻轻捏了下她的手示意。岳纤云会意,在听他说完后,便立即跟着附和点头道:“嗯,就是这样。这所房子实际上是我宋叔叔名下的,但他平常都是住在我家,这里并不住,所以我就安排林旭晚上住在这里……”

    “请问下,你这个宋叔叔的具体姓名是什么,你们之间又是什么关系?”那名作笔录的女警听到这里后,停下笔插言问道。警方笔录自然是要记得清楚明了,不能随手记个“岳纤云的宋叔叔”就完事。

    岳纤云闻言答道:“宋叔叔叫宋永华,他是我们家的保镖。”

    女警听罢点了下头后,又接着记下去。

    秦天明听她提起宋永华,问道:“宋永华怎么样了?以他的本事,有他在,你爸应该……”

    岳纤云黯然叹气道:“宋叔叔他这两天有事回老家去了,那伙人肯定是提前打听到了这事,专门趁着宋叔叔不在杀上门的。”

    “哦!”秦天明闻言跟着叹了口气后,又问道:“那这事你通知他了吗?”

    岳纤云点头道:“通知了,在你们来之前刚打电话通知他了,他说会用最快的办法赶回来,中午之前应该就会到。”

    秦天明点了点头后,道:“行,你接着说吧!”

    岳纤云转头看了林旭一眼,便又接着说下去,“林旭是上午十一点多来的,我们在广场碰的头。中午一起吃过午饭后,我就带他来了这里。我在这儿一直待到了下午六点后,才离开回家。回到家里后,家里还是一切如常的。后来到晚上十点多,我因为想林旭,又偷偷从家里溜出来过来找他。”

    秦天明与作笔录的那个女警听到这里后,都忍不住有些怪异地看了林旭与岳纤云一眼。虽然他们两个现在看起来就已经挺亲密了,坐得那么近,还手拉着手,但大半夜的岳纤云还偷偷跑过来找林旭,可就有点儿出格了。这两人才多大,看起来都还没成年,这么小的年纪也不知两人大晚上的在一起干吗。

    不过这就是属于人家两个的**了,秦天明与那名女警虽都有些好奇,这时却也并没就此多问。

    林旭之前就猜到,说到这里的话肯定会被误会。所以对此也是早有准备,这时应对着秦天明与那名女警怪异的目光,虽心里也略觉有些尴尬,却仍是面色如常。不过岳纤云到底是女孩子脸皮薄,这个时候在两人怪异目光的审视下,终究还是难免有些脸红。

    顿了下,轻咳一声略作掩饰,她接着说下去,“过来后,我又在这里一直待到了凌晨两点,才离开回家去。然后回到家,我就正撞见了那伙人在我家行凶。我因为是偷溜出来的,所以回去也是偷偷溜回去,从外面窗户爬回的自己房里。刚回去,我也并没发现什么异常。直到后来听见了枪响,才出来查看。然后我一出门,就闻到了家里满是血腥味。到了楼梯口处,我往楼下客厅里看去时,就刚好看到他们开枪杀死了我爸……”

    说到这里,岳纤云回想起当时的情形,又忍不住伤心地失声哭了出来。哭了两声,又转头趴伏在林旭怀里痛哭。

    秦天明见状,也连忙劝了几句,并且没再跟着追问。直到等她哭声轻了,稍缓过来后,才接着问下去。(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