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 真中掺假 暂无漏洞
    “开枪杀死你爸的,具体是谁?在现在死了的这些人里面吗?”秦天明等到岳纤云缓过来后,开口问道。

    岳纤云闻言点头道:“在,就是外面楼道口处那个穿灰衬衫的。我后来从他们几人之间的对话里知道,他叫刘保魁。”

    “刘保魁!”秦天明闻言不由面上一惊,显然也是听过并知道刘保魁这个名字。

    岳纤云见状问道:“秦队长你认识这个刘保魁吗?”

    秦天明面上有些恍然地点头道:“认识。这个刘保魁当初也是平阳一个涉黑组织团伙的首领,后来在跟你爸的争斗中,被你爸赶出了平阳。他弟弟刘保壮据说当年就是被你爸亲手杀死的,不过当年…”

    说到这里,他才回过味儿觉着当岳纤云面儿这么说她才刚死去的父亲有些不好,便连忙住了口,没再继续说下去。顿了下,他轻咳一声,接道:“外面那人如果真是刘保魁的话,那他杀你爸显然就是回来寻仇了。”

    在当年刘保魁还是平阳地下世界的一个人物时,秦天明倒也与刘保魁有过几面之缘,认得这人。不过眼下外面的刘保魁上半个脑袋已被打烂,再加上他也没往这方面想过,却是难以认得出来了。

    岳纤云闻言点了下头,抽泣了一声,接道:“嗯,他也说过,杀我爸是为了报仇。不过具体是什么仇,我就不知道了。”流着眼泪又抽泣了一声,她接道:“我见到,他开枪打死我,我……”

    她说到这里,又哭泣着难以说出“爸”那个字。哭了几声后,便直接略过地道:“我当时忍不住叫了一声,就被他们发现了。然后他们立马就上来抓我,我又连忙跑回自己房里,从窗户里跳出去逃跑,他们就在后面一直追我。逃跑的过程中,我听见那个刘保魁说要把我抓住后,利用我再给宋叔叔上圈套杀死他,所以他们一直都没有开枪打我,想要把我活捉。”

    “我之前偷溜出来找林旭时,是骑着辆摩托车来的。我跑到藏摩托车的地方,又骑着摩托车逃跑,他们便又开车在后面紧追我。我当时心里很乱很怕,没多想别的,只想到了林旭,就过来找他。”

    那名记笔录的女警听到这里后,又忍不住插口道:“你这样很危险的,你当时应该先去就近的派出所或分局寻求帮助才是。”

    岳纤云摇头道:“我当时没想到,就只想到了林旭,而且我也知道他能帮我。他练过武功,很厉害的。”

    “武功再厉害,还能挡得住……”那女警扫了林旭一眼后忍不住道,但说到这里,忽然想起外面的犯罪分子都死了这个现实,又不由悻悻地闭住口,把后面的“子弹”两字吞了回去。然后低下头去,继续默默地作笔录。

    岳纤云瞧了她一眼,接着说道:“他们总共九人,开着两辆车,最先一辆上的四个人一路紧咬着我先追过来。我逃到这里后,林旭帮忙把他们四个打倒了。他们四人身上都有带着枪,不过并没机会拔出来,在打斗中,其中一人身上的枪还掉了下来,而且刚好掉到了我脚边,我就连忙捡了起来。”

    “我当时太紧张太害怕了,林旭当时虽然把他们四个都打倒了。但他们后来有人一动,我就吓的立即开枪,把他们四个都打死了。觉着只有打死了他们,我们才会安全。”

    “你以前学过开枪吗?”秦天明听到这里后问道。

    岳纤云点头道:“嗯,我爸和宋叔叔以前都教过我开枪。”说罢顿了下,接道:“打死了这四人后,我知道后面还有人追来,就把他们四个人身上的枪全取下来,然后我跟林旭一人两把,跟后追过来的那五人一起开枪对射。”

    “林旭你也学过开枪?”秦天明听到此处后,打断话转头看向林旭问道。

    林旭忙摇头道:“没学过,当时现学的。其实开枪也不难,就是扣扳机,电影里见好多了。岳纤云给我说下保险在哪儿,教我怎么样瞄准就行了。”他自然不会把自己学过枪练过很长一段时间,并私藏有两把枪的事说给眼前的这刑警队长。

    他跟岳纤云的情况不同,岳纤云父亲作为平阳的黑帮老大,她以前接触过并学过开枪,那是正常的。而他一个乡下的穷小子,也接触过轻学过,那就不正常了。

    “然后你们一个刚现学的,一个只是以前学过,两个人四把枪,就把对方五个精通枪械的犯罪分子全部杀死了?”作笔录的那名女警听到这里后,又是忍不住一脸难以置信地惊讶问道。

    林旭瞧着她道:“过程当然很不容易,但最后的结果就是这样。当时我们是占据着有利地形,有地方藏躲,而且对方对我们两个孩子也很轻敌,并没太把我们当回事,有些过于冒进。我们两个的枪法是并不太好,但当时双方离得也近,不超过十米远,所以我们许多枪都还是打准了。”

    这几个理由倒也有些说得通,秦天明闻言后点了点头,问道:“那具体过程到底如何,你们讲讲。”

    林旭与岳纤云闻言后,握在一起的双手又互相紧握了下,然后便把提前编好的那套交火过程讲述了出去。其中也并不全是虚构瞎编,大部分都是依据事实而来,只是小部分的在某些关键地方改动,七分实三分虚,有大半是真的,听起来倒也有模有样,并不会给人一听就感觉是假的样子。至少秦天明与那名记笔录的女警在初听过后,并没有过多怀疑,基本上信了。

    不过对于刘保魁被岳纤云连开数枪的把上半个脑袋打烂这么明显的报仇倾向疑点,秦天明自是不会轻易放过,在这个问题上多问了几句。

    岳纤云给出的回答是,刘保魁当时说了许多不好侮辱她的话,她情绪一时太过激动失常地控制不住,就忍不住多开了几枪。至于刘保魁具体说了什么,她则没说。

    但那名记笔录的女警却不放过,“请问下他到底说了什么话刺激到了你,我作笔录需要记清楚,不能这么含糊不清的。”

    “他说原本想要抓住我,当着我爸的面儿强奸我。行了吗!”岳纤云忍不住情绪激动地大声道。

    “抱歉!”那名女警闻言一愣,连忙道歉。随即则忍不住紧抓了下笔,低声骂道:“这家伙真是畜生,不,是禽兽不如。要当时是我的话,我也会控制不住地多开几枪的。真是对不起!”

    岳纤云闻言没作理会,瞧了她一眼,偏头靠在了林旭怀里。

    秦天明略有责怪地瞧了那女警一眼后,待岳纤云情稳定后,又接着把剩下的问完。

    在最后问完,作好笔录,给两人看过没有问题签字按手印后。秦天明站起身向两人道:“你们两个就先在这儿休息,待会儿等我们处理完后,你们跟我们一起回局里,然后等宋永华赶回平阳后再来接你们。”

    林旭听罢问道:“我们不能就待在这儿吗?”

    秦天明摇头道:“这里是犯罪现场,需要封禁几天,以防遗漏什么需要取证的。你们留下,可能会破坏现场。而且你们两人现在也并没有完全脱离危险,谁知道那个刘保魁还有没有别的没现身的同伙。所以你们待会儿还是跟我们一起回局里,接下来几天,我也会派人二十四小时保护你们,直到确认你们完全脱离危险。”

    林旭听罢,有些无奈地点点头,却也没再多问。(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