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 到警局 关落雪来电
    又再经过一个多小时,到了早上六点多,将近七点的时候,犯罪现场的勘察终于完毕,所有尸体也都装入尸袋收了起来。

    林旭与岳纤云这时已不在客厅里的沙发上,而是到了主卧室内。那帮罪犯没有进来过主卧室,也没有哪个死在主卧室,就连子弹也都没打进来半颗,所以这里不属于犯罪现场。

    两人进来主卧室,是借口换衣服收拾东西。

    岳纤云之前从她家里逃离时很慌乱,因此衣服在逃离中弄得有些皱乱,而且她后来近距离下开枪杀死刘保魁等人时,衣服上也有溅到了些血迹。之前是没空儿换,现在得空,她便进主卧室内换了一身。

    林旭身上没有沾到血迹,并不需要换。他在等岳纤云换过衣服后,便进去帮她收拾东西。主要是他守着门口,让岳纤云把她那身月蝴蝶的服装收起来。

    秦天明说要把这里封禁几天,以防之后遗漏什么,警方再过来取证。既然警察还有可能随时回来,自是不能让岳纤云月蝴蝶的服装任留在这里,免得有可能会被警察找到。

    岳纤云把服装收拾起来,装在一个背包里,上面再装几件普通的衣服遮盖掩饰,便也不用担心被发现。这些又不是现场证物,警察没道理搜她的包。

    收拾好东西后,外面警察还没忙完,两人便也就干脆在主卧室里待着。到这时外面警察忙完,听到有人敲门叫他们后,两人便跟着一起出来。

    出来客厅后一瞧,就见客厅里的两具尸体已被装运带了出去,原来的尸体位置只留下些血迹与警方所留的尸体位置标记。从开着的客厅门里往外面楼道一瞧,便见楼道里的尸体也是一样,都已被装运带走。现场的勘察取证人员也离去了许多,客厅里的都已走光,只剩下秦天明与之前为他们作笔录的那个女警,刚才也是这女警叫的他们。

    这名女警,两人后来有听秦天明称呼过她叫小张,应该是姓张。

    “走吧!”见到两人出来,秦天明向两人偏头道了一声,便率先走了出去。

    林旭转身走到茶几旁,拿了茶几上自己昨天买的那两把刀剑,这才陪同岳纤云一起出去。张姓女警跟在他们后面最后出来,待走出楼道后,秦天明让人把整个楼道拉警戒线封了起来。

    这座小区住宅楼每个单元内的每层,是门口相对的两户。宋永华这所房子的对门那户,却是还没有卖出去,一直没人住。秦天明在了解了这情况,一行人走下楼梯后,干脆又让人在楼梯口处拉了一道警戒线,把整个六层都划为了现场。

    对于林旭手里拿着两把刀剑,秦天明只是略加奇怪地多看了眼,便没多问,也没去查看那是不是属于管制刀具。他连林旭在笔录供词上的疑点都放过了,完全没必要再追着这点小节不放。

    下楼之后,林旭不等秦天明给他们做什么安排,便指着自己停在楼下的车问道:“我们能开自己的车去吗?”

    秦天明随他所指瞧向那辆红色宝马车,以为可能是岳纤云的车,便也没多问。只是瞧着想了下后,点头道:“行。”顿了下,又道:“让小张也上你们的车。”却是怕两人有可能半路开车离队,给他们加个监视的。

    林旭闻言倒也没什么异议,点头答应了。当下带着岳纤云向自己的车走去,那个张姓女警又随后跟上他们。

    走到车旁,林旭刚掏出车钥匙,张姓女警向他伸出手道:“我来开吧,你们两个有驾照吗?”

    秦天明让她跟着两人一起,虽没向她点明,她却也领会了秦天明的意思。由她开车的话,车处于她的掌控下,林旭与岳纤云更加不可能开车脱队。而且她说的事实,两人这年纪估计连身份证都没有,更别说驾照了。不过她又不是交警,在这种时候也没细究这问题。

    林旭闻言,也没跟她纠结这个,伸手将车钥匙放在她手里,道:“行,你想当司机随你。”

    张姓女警闻言一笑,也没反驳,接过车钥匙开了车门。既然是她开车,林旭与岳纤云便一起坐了后排座位。

    看着他们上车后,秦天明过去上了一辆警车,当先开车离去。不过他先走却并不是回警局,而是要赶往另一个犯罪现场,岳向阳家的别墅。

    等他离去后,后面的警车才跟着发动地出发。张姓女警也随后发动车子,在两辆警车开出后,她开上去插入其中,后面的陆续跟上,把他们这辆车保护在内。不过一行警车中插入一辆唯一不是警车的,一路前面警车鸣笛开道,看上去倒像什么领导来访似的。

    车行大半个小时后,到了平阳市警察局。下车后,张姓女警将他们两人安排到一间没人的办公室待着,并在门口安排了两名佩枪的警察保护。

    坐在这间办公室后,岳纤云仍是紧挨着林旭而坐,并依偎在他怀里,总觉着在他怀里才安心并有安全感。不过在这么坐了一会儿后,她却是靠在林旭怀里安心地睡着了。

    想想她昨晚基本一晚没睡,又经过了一场激烈紧张的逃亡与打斗,后来还开枪杀了人,又在之后大吐了一番。即便她是练武的,但武功还没练到什么高深地步,在连番经历了这些后,现在身体肯定是又累又困的,这个时候安下心会睡着,也并不奇怪。

    见她睡着后,林旭便没打扰她,就这么抱着她静坐着。没多大会儿后,那名张姓女警开门回来,进门刚要开口说话,林旭便先向她比个噤声的手势,指了指他怀里睡着的岳纤云。

    张姓女警见状连忙放轻声音,然后过来向他轻声道:“我们局里食堂开饭了,我想着你们还没吃早饭,就过来叫你们。”说罢抬手指下他怀里的岳纤云,问道:“要不要叫醒她?”

    林旭摇头道:“不用,就让她睡吧,我也不吃了,留到中午再一起吃。”

    “还挺有情义的吗!”张姓女警笑着夸赞了一句,便也没多留地告辞离去。

    但随后却还是打了两份饭菜给他们送过来,林旭谢过后,却还是任其放着,一时没吃。老实说,他这时也并没多大胃口。

    待张姓女警再次离开后,约有半小时左右,林旭怀里的呼机忽然发出了震动。他抽出腰间的呼机拿起一看,但见是关落雪呼的他,问他在哪儿,叫他速回电话,说有急事找他。

    信息最后所附的电话号码,则是李飞燕宿舍的,想来关落雪现在应该是跟妹妹林彤在一块儿,因为李飞燕曾给过林彤一把她宿舍的钥匙。现在李飞燕离去不在,他也不在学校,也就只有林彤有钥匙了。

    他于假期留校后,却也是方便了跟关落雪的约会。学校里没什么人,只要关落雪能得空儿,就可以随时来学校找他。今天想必是跟林彤一起来学校找他,发现他不见,因此便到打电话呼他。

    看完信息后,林旭按了返回键,然后顺便看了下呼机上显示的时间,见这时已是到了早上八点多,都过了八点半了。

    做为警察用的办公室,自然是装有电话的。而且这间办公室内的电话还不止一部,而是每张办公桌上都有一部。他现在身旁的办公桌上便也同样有,将呼机收回腰间后,见一时没人进来,岳纤云也还在他怀里睡着,他便不客气地拿起旁边办公桌上的电话给关落雪拨打了回去。(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