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最坏打算 底线
    该说的都说了,话已谈完,林旭确实没兴趣再陪着关落雨。Ω 学┡ Ω迷..虽然她跟关落雪长得很像,甚至因为身子完全长开育成熟的原因,某方面显得比关落雪更漂亮,更吸引人,但林旭对她跟关落雪的观感却是完全不同。对于关落雨,他可实在谈不上喜欢。

    “再见!”

    回了声再见后,林旭见关落雨竟是转身向着学校里面走去,看起来还真的一副要继续游览母校的样子,便也没有多留,转身回李飞燕的宿舍。

    他这时跟关落雨并没有走出李飞燕的宿舍太远,也就才出了那排宿舍区一小段路。很快回到李飞燕的宿舍后,妹妹林彤一见他回来,便立即起身迎上来问道:“哥,怎么样了,她是不是要你跟雪姐姐分开,不准你们再见面?”

    林旭摇了下头没回答,而是问道:“你先跟我说下怎么回事,我不是叫你帮忙劝小雪的吗,你怎么把她姐给弄来了?”

    林彤一脸委屈抱歉地道:“我是听你的去劝雪姐姐了,又回村里上她家找到的她,但正劝她的时候,被她姐姐在门外面偷听到了。然后她姐姐进来一逼问,雪姐姐瞒不住,就把你们俩的事都说了。”

    林旭也不知道究竟是林彤和关落雪谈话时太不小心,还是关落雨太狡猾,故意去偷听的。但这时再追究是谁的问题也于事无补,忙又问道:“那她们爸妈知道这事了吗?”

    林彤摇头道:“没有,现在就只有她姐姐知道了。她姐姐也是用这个威胁雪姐姐的,说不准她再偷偷见你,不然就把这事说给她们爸妈知道。雪姐姐怕这事被她爸妈知道了后弄得更大,也就不敢再跟我走,听了她姐姐的话,留在了家里。然后她姐姐说要找你谈谈,就跟我一起来学校了。”

    听到关落雪的父母还不知道他们的事,林旭先松了口气。要是她们父母也知道的话,那这事确实就弄在了。过去走到沙上坐下,他又问林彤道:“那小雪听了我之前说给你的那个解释,把对我的误会解开了吗?”

    林彤跟着坐到沙上,道:“这个雪姐姐倒是信了,她当时也就是一时生气。可现在解开这个误会也没用了啊,她姐姐知道了这事,不准她再见你了。而且暑假完了,她就要被安排到省城去读初三,以后你们也很难见得着了。哥,你们俩是不是就这样完了,被她姐姐给拆散了。”

    林旭摇摇头,道:“我是不会轻易放弃的,不过她我说不准。她姐很强势,我怕她真会听她姐的。”

    想起之前关落雨所表现出的对于说服关落雪的自信,林旭真的是对此没把握,觉着关落雪会受不住她姐姐的压迫而妥协。在关系亲近与影响力上来说,现阶段他一定是比不过关落雪这个姐姐的。毕竟她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一家人,而他跟关落雪相好不过才几个月。

    凡事做最坏打算的话,那他就得做好关落雪真的被她姐姐劝动说服的准备,亲口跟他说“分手”,结束他们的这段早恋关系。

    有些烦恼无奈地叹了口气,林旭往后靠在了沙上,闭目想着这事是否还有别的解决与挽回的办法。

    林彤瞧他的样子,也没有再多问烦他,又转过头去独自看电视了。

    回想与关落雪之间的关系与过往种种,如果这段恋情最终的结果只能是被迫结束地分手,那他会很可惜与不舍。但事情如果真到了那一步,关落雪主动站到了他面前提分手,那他也会保证像跟关落雨所说的那样,拿得起放得下,绝不会死缠着不放。

    跟关落雪在一起时的感觉虽然美好,但毕竟两人都还是懵懂少年期的早恋,再加上确定关系后的交往时间还不久,关系也真没到深得不可分隔的地步。

    林旭的世界观、价值观等,多有受一向喜欢的武侠小说所影响。但他的爱情观,却则是与学作品中所描述的相反。他的爱情观比较务实,向来不觉着“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的那种才是爱情。他觉着爱情应该是欢乐与美好的,而不应该是痛苦的。如果非要弄到什么生生死死的地步才是爱情,付出一切就只为求爱,那这种爱情的伟大他不懂,也理解不了。

    他以前在书上看到过一从外国翻译过来的诗挺喜欢,诗是这样的,“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

    这诗句描述的有些夸张,但内里的精神他却很喜欢并欣赏。本质上来说,他是个比较倾向于自我的人。爱情并不是生活的必须品,自己才是。如果需要一段爱情,那也应该是为了自己,是满足自己的需求,服务于自己的,而不应该是自己服务爱情,成为爱情的奴隶。

    这么说,可能有些自私自利,自我为中心。但事实上来说,其实大部分人都是如此。有句话叫“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句话流传千古不是没有道理。当然,这话也有些太过绝对。林旭也不是那种绝对自我,只知为自己,而完全不顾别人感受,不懂得对人好、为他人所付出的那种人。

    只是他觉着,这种对他人的付出,应该有一个度量与底线。不能是从不利己,专门利人。那种一心为别人的人,他觉着只能是传说中才存在的圣人。相应的,那种从不考虑自己,一心只为了对方付出与奉献的伟大爱情,他觉着也只是一种传说,是属于学、影视等作品中虚构所描绘出来的完美爱情。真正的现实世界中,并不存在。反正,他是不太相信这种爱情。

    对于爱情的投入,他觉着同样有一个量与底线。至少,他是做不到完全付出一切地去投入。又或者是,可能他还没遇到那样的爱情,与那个对的人。

    但反正现阶段,他是做不到,也很难想象这样的自己。他觉着在任何时候,都应该保持自我,不应该为任何事而失去自我。在爱情上,也是一样。

    就像他跟关落雪的这段恋情,他会对她好,会为她相应投入与付出自己的一些东西。但在任何时候,他都会保留一个自我,不会去为了这些完全投入地失去自我。(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