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 孤高特立 一场睡
    许多武侠小说中的主角都是浪子,从不为某个人、某件事或某个地方过于留恋,始终浪迹江湖,四海为家。』 』Ω学 Δ 迷..

    这样的人生可能也有些过于理想化,现实中并不存在,是小说中虚构的,并且这种人生也显得有些孤独。但林旭对这种人生,却还是挺向往与喜欢的。而且他从小就不喜欢说话,不爱与人交流,本来也就是个落落不群,很孤独的人。

    有些人会受不了孤独感,觉着找不到人交流的生活非常孤单苦闷加寂寞无聊。但孤独对他来说,却不算什么,反而还有些喜欢,他就喜欢没事一个人待着。反而与人接触交流,会让他有些不自在与不适感。这不止是针对陌生人,即便是自己的家人与相熟的朋友,他也不喜欢与他们过多交流。他在自己家里时,也常是一个人待着,选择做自己的事。有时候一天下来,也跟父母说不了几句话。

    他看过一些关于心理类的书籍与影视,有时觉着自己可能是有交流障碍甚或自闭。但自闭就自闭吧,自闭并不代表就一定不好,他反正觉着自己挺好。他有自己的追求,有自己的快乐,没人分享,也能独享独乐。何必又一定要与人交流,去分享自己的事情与心情。

    想到可能要跟关落雪分手,他心里某个时候不知为何,竟反而觉着有些轻松。他也不知是为了什么缘故,是为了有时候约会前不得不先提前做准备想好约会时要谈什么话题,说些什么话,免得因为自己的无话可说让关落雪冷场而尴尬;还是因为别的什么。但另一方面,他心中对这份恋情的被迫无疾而终,却又感到十分不舍与可惜。对关落雪姐姐强行插手逼迫地拆散他们,也很有些生气。

    “人果然是矛盾的集合体!”

    想着这些,林旭忍不住心中暗叹地道了句。人在许多时候,确实是充满着矛盾,一边想这样,一边又想那样。又或者,他对这件事两极化的矛盾想法,只是缘于他因为这段感情的被迫结束而所产生的彷徨心情的胡思乱想。

    不得不说,这件事还是让他产生了烦恼,影响了心情。从这方面而言,他对于跟关落雪的这段恋情,自己的初恋,显然还是投入了不少感情在内。

    长叹口气,摇头甩甩脑袋,他借此暂时甩去脑中这时既充满矛盾又有些混乱的想法。然后从沙上站起身来,往门口走去。

    “哥,你干啥去?”林彤见状转头问道。

    林旭在门口站住道:“车还在校门外停着,我去把车开进来。”说罢,便掀帘走了出去。

    他确实是打算把车开进来,出了门后,便径往校门处走去。到了校门口,向门房柴大爷借了钥匙打开大门,把车开进学校后,他一路开至李飞燕的宿舍,将车重新停放在外面。

    开门下车后,他走到宿舍门口,掀起门帘向里面看电视的妹妹林彤道:“我回自己宿舍了,中午饭你自己去吃吧,别叫我了。”

    林彤闻言问道:“你这就茶饭不思没胃口了?”

    林旭道:“我不是没胃口,是昨晚换了地方没睡好,补会儿觉。”

    他昨晚何止没睡好,是根本一整夜都没睡。不过以他现在的修为而言,就算连着三天三夜不睡觉也都不算什么,到时仍是精力充沛。但他话里所说的并不假,确实是打算回自己宿舍补会儿觉。

    他现在并不犯困,但要睡的话却是也能睡着。他是想要借睡觉睡着后,暂时不去想关落雪的事,放空一下思绪,让自己的身体与精神都好好放松下,睡醒后换个心情。一个好的睡眠,是有助于让心情愉悦的。

    另外,就是睡眠本身的作用——休息。以他现在的修为,是可以做到三天三夜连着不合眼都不算什么。但他目前的修为,却还无法完全违逆人体的生物本能,必要的休息还是需要的。不睡觉实际上是在透支自己身体的精力,而且连着不睡,更会加剧这种消耗,所以能事后补觉恢复些,还是要尽量恢复。

    “你这种时候还能睡着?”林彤闻言又转为了惊讶地问道。

    “有什么睡不着的,又不是天塌了?没了女朋友,我难道还不活了?”林旭不由反问道。

    “电视里演的,失恋不是都会伤心难过吗?”林彤不解问道。

    林旭摇头叹道:“难过对事情一点儿帮助也没有。另外,我也确实不觉着有什么难过的。”顿了下,接道:“电视里演的你也能信,许多都是瞎编的。那么演,只是为了骗观众的同情跟眼泪。”

    “你是不是就根本没爱过雪姐姐?”林彤质疑地问。

    林旭道:“爱确实谈不上,只是喜欢。我们都还没成年呢,哪儿就整天爱来爱去的?你就是言情剧看多了,别老把电视里演的当真。”

    林彤道:“那你们平常约会谈什么,我怎么觉着你们一点儿也不浪漫?”

    “哪有全是电视里演的那么浪漫的?”林旭笑着摇了摇头,道:“好了,我走了。”说罢,不等她再接话,便放下门帘转身离去。

    下了台阶,他走回到车旁,打开后排车门探身进去拿了自己所买的那两把刀剑。岳纤云那个装着她月蝴蝶服装的背包,他则仍留在车里。不过换了个位置,由后排座位上转移塞到了后车窗处。

    拿出刀剑锁好车门后,他便回转自己宿舍。回到宿舍将刀剑放下后,他舀水洗了把脸,然后便关好宿舍门,躺到了床上去睡觉。

    不过一躺下后没事干,还是难免胡思乱想地去想心事,一时却也是难以入睡。

    想了下后,他干脆施展了呼吸入静法,以入静的功夫帮助睡眠。

    像他现在这种思绪杂乱的情况下,并不适合修炼内功,怕入静后还起反复,会有可能造成走火入魔。但现在他只是入静,并不练功,倒也不必担心杂念生起时导致内气跟着走岔。

    只是保持入静,杂念或有反复下,并不要紧。当他渐渐摒除杂念完全入静后,接着再继续放松身体地沉寂念头,没过多久后,便呼吸平缓地陷入了沉睡。(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