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相遇意外 何事烦忧
    (卡了,抱歉!)

    饱餐一顿,吃完饭出来后,但见外面的雨却是已经停了。 学迷ww w.ㄟ.

    这时仍是晚上七点多,没到八点。夏季天长,像平常这个时候,天还没完全黑下来。但现在雨虽停了,天却还是阴着,因此这时的天却也是很暗了。

    借着饭店门口的灯光仰头望了眼阴沉的夜空,林旭正要往回走去,忽然见到路对面处,黄宗正在桥头的路边散步般地踱步走着。而且令他意外的是,黄宗手里还正夹着根烟在抽。

    以他所了解的情况,黄宗虽然并不是烟酒都不沾,但却也很少碰。酒有时候还会自酌几杯,但抽烟,林旭则几乎就没遇见过。虽然从黄容那里所听来的,也知道黄宗有时会抽烟,但眼下这情况,却还是他第一次亲眼见到黄宗抽烟。

    若是换做别的老师,林旭这时多半会装作没看见地扭头往回走去。但黄宗却不同,这是他在学校里最为尊重与喜爱的老师,而且两人私下里的关系也很不错。尤其这时十分意外地竟见到黄宗在抽烟,心里对此也是颇为好奇,不知是什么原烟引起了他抽烟。是有什么烦心事,还是忽然就想来这么一根?

    当即脚下略作一顿后,他便往黄宗处走去。走到近前后,他开口叫道:“黄老师。”

    “林旭啊!”黄宗见到是他,含笑回了一句,然后将手里的半截烟深吸一口。吐出一口烟雾的同时,他将剩下不多的烟蒂扣指轻轻一弹,烟头燃烧的火光在黑夜里划出一道不断旋转的显眼抛物线,被他准确弹落到路边两米开外一个因下雨积水的小水坑里。

    “嗤”地一声轻响,烟头落水后熄灭,黄宗则与此同时又接着向林旭道:“才吃过晚饭啊?”

    见黄宗将烟头弹得这么准,林旭并无太多意外,他可是早在课堂上见识过许多回这位黄老师精准的弹粉笔头手法了。那一手“弹指神通”的绝技,别的地方不敢说,至少武乡中学可说无出其右。他能在学校里得了东邪的名号,也是多有仗了这手绝技之功。

    自从上次宋永华开车带着岳纤云来武乡中学接林旭,宋永华在校门口处恰巧见到黄宗,惊讶地对黄宗叫出“是你”显出一副明显认识的样子,但随后却又立即否认借口是认错人后,林旭在当时也在场的情况下,却是对此一直有些生疑,认为以宋永华的眼力,应该不至会认错人。因为这个疑点,他对黄宗的身份也由此开始产生了怀疑,认为自己的这位黄老师并不像表面那么简单,猜测其可能是个隐藏的武学高手。

    只是之后他虽一直都对黄宗有特别留意关注,希望能现点什么,窥破其隐藏的身份,但到现在为止两个多月过去了,他仍是并没现任何蛛丝马迹,能够证明黄宗真的会武功,并且隐藏着另一个不为人知的身份。

    当时他还曾想过,是否要假扮个蒙面人,出手向黄宗去试探。相信到了生死之际,黄宗如果真的有隐藏什么,那也一定会被逼出来。不过后来再仔细剘酌一番后,他却又放弃了。

    主要原因有两点:一是黄宗如果真不是他所想的那边,不是隐藏高人,也不会武功,那他在出手时就有可能会误伤黄宗;二是如果黄宗真的被他试探出来,确实身怀上武功,并且还隐藏着另一个不为人知的身份,那被他试探出来后,两人的关系怕也就无法再维持原状了。严重点儿的,黄宗因此都有可能对他大打出手,甚或因被他窥破秘密而想将他杀人灭口。

    虽然事实上他认为黄宗绝不会这样,但凡事提前往最坏的结果打算,却是需要做好这样的准备。在毫无线索理解的情况下,他又哪里知道黄宗隐藏的究竟是什么。如果真是一个什么很宝贵的惊天大秘密,那被他探得窥破后,黄宗也就真有可能会为此不惜一切地什么都做得出来。世事无绝对,谁又能完全料得准呢?

    基于以上两点,林旭觉着还是不要轻易采取这有些过于激进的手段。如果黄宗真隐藏有什么秘密,那接着隐藏就好了,自己又何必非要一定知道。如果他真的身怀上乘武艺,那他不愿显露就接着随他好了,自己又何必非要逼迫他显露武功。

    目前这样就挺好,林旭并不想因为自己只是出于好奇的举动,而把两人间的关系弄得太糟糕。只要双方互无威胁,那就继续各做各的好了,又何必非要横插一杠?他的好奇心,还真没那么大。

    “嗯!”林旭闻言点了下头,回问道:“您吃过了吗?”

    黄宗道:“早吃了。我见雨停了,所以出来散散步。”

    “您是不是想黄容了?她什么时候回来?”林旭想了下,试探性地问着黄宗可能抽烟的原因。但只是想女儿的话,应该也不至于会让他忽然抽烟,以前他想的时候也见他抽过。不过林旭猜不到究竟是什么原因,这时也只能暂作试探地一问。

    黄宗点了下头,道:“今天就是月底了,她说过两天回来,最迟会在下个月的五号前。”

    虽没有言明,但他说话的动作与语气显然就是承认了他是因为这个才吸的烟。但林旭总觉不是这个理由这么简单,想女儿也不至会心烦啊!不过想了下后,他却也没有再多问。

    “你这会儿有事吗?没事的话陪我去下两盘棋?”没等林旭开口接话,黄宗又忽然道。

    他所说的下棋并不是象棋,而是指围棋。

    他们这边没什么人下围棋,村子里也没几个人会。林旭以前小时候只跟自己爷爷学过下象棋,围棋他在上初中前是不会的。现在会下,那却是黄宗后来教他的。

    相对来说,黄宗更喜欢下围棋。但可惜的是,学校及附近也没什么人会,让他经常难得棋友。有次林旭在他家里见到他有围棋感兴趣后,他心头一动地便就教了林旭下围棋。既然找不到棋友,那他就自己培养。

    这念头其实他以前便早就有过,也曾找过几个人教。但围棋却是易学难精,他教了几个都学得不怎么样,而且对这东西感兴趣的人也不多。这不像象棋,定胜负会很快,下一盘差不多要几个钟头,没耐心的人根本连坐都坐不住。就连他女儿黄容,也对此没多大兴趣,倒是喜欢拿围棋当五子棋玩。

    不过林旭却对此很有兴趣,也好静坐得住,而且在这方面还颇有些天分,在学会了不久后,便能跟黄宗有来有往地勉强做得他对手了。黄宗对此自是大喜,更加对他用心教导,务要培养出一个棋鼓相当的棋友对手来。

    两人的私下关系不错,黄宗对林旭比他以前的历任数学课代表都亲厚,却也是有着这方面的原因在内。

    “好。”林旭闻言,没作多想,便点头答应。(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